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杀鸡儆猴
涡流域。
  
  以种种空间缝隙闻名的此域,如今局势复杂,人满为患。
  
  水月宗的谢谦,血灵子,景飞扬等圣域者,纷纷抵达,一个个神情肃穆地,望着那艘太始天宗的星河古舰。
  
  以金骨头陀为首的,太始天宗的圣域者,态度极其傲慢。
  
  金骨头陀言明,在规定的时间内,陨星之地、垣天星域和天莽星域,所有的宗门、家族首脑,都必须亲临。
  
  不论是否闭关,都要来面见,他们太始天宗的宗主。
  
  陨星之地的董丽,华暮、李琅枫、祁白鹿、樊锴、赵洛峰等人,都已悉数抵达,天莽星域那边钟离坚,董奇松等五宗三家的首脑,也被迫赶来。
  
  天莽星域的三大势力,更是早早地,在涡流域聚集。
  
  “太始天宗现在的力量,并没有多么可怕。”血灵子在神符宗的宫殿处,一身浓郁的气血,返璞归真般收敛,不显露一丝,他阴沉着脸,眼瞳猩红如血,“什么金骨头陀,不过境界和我相当,也圣域后期罢了,我有信心能胜他。”
  
  “别冲动。”谢谦安抚,“金骨头陀可不是太始天宗的真正厉害之处,动了金骨头陀,后面就没办法缓和了。”
  
  “游奇邈,段弘文……”董丽眯着眼,气息幽暗,如黑暗女神般,脚下还蹲伏着,那只懒洋洋的黑玄龟,她凝望着那艘大大咧咧地,停泊在涡流域的星河古舰,说道:“那两位神域,才是非同小可,不知何时会来。”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日左右吧。”华暮叹息,“聂天去了寒渊星域,久久没有消息。寒渊星域那边的极寒宫,等等宗门反叛,还很难探察。碎星古殿那边,在这个时刻,自顾不暇,也没有力量援助我们。”
  
  “碎星古殿,自身难保啊。”谢谦道。
  
  众人低声议论着,都不知道等太始天宗的段弘文,还有游奇邈抵达后,该何去何处。
  
  难道,真的向太始天宗臣服?
  
  不服软的话,太始天宗的两位神域者,谁能去抗衡?
  
  “轰!”
  
  一阵异常明显的,空间波荡,从那艘太始天宗的星河古舰中,传播开来。
  
  “副宗主!”
  
  金骨头陀的惊喜声,由高空响起,众多太始天宗的炼气士,都在恭候着,迎接着一人。
  
  那人身穿长衫,灰白长发披肩,身材颀长,一步就从星河古舰走出,站到了涡流域的天穹。
  
  “呼!”
  
  他身形一震,节节拔高,瞬息间胀大千米。
  
  硕大的躯身,缭绕着灰黄色的气流,有灿灿神辉,从他的法相流溢下来,令涡流域的地心结构,像是隐隐生出变化。
  
  “神之法相!神域!”
  
  “段弘文!”
  
  “大地之力!”
  
  涡流域各方区域,从三大星域而来的众多炼气士,仰望着太始天宗的副宗主,段弘文展露出来的神之法相,都油然而生敬畏。
  
  神域者,除了四大古老宗门外,只有极少数底蕴深厚的大宗,才能出现。
  
  而太始天宗,不仅有神域者,还有两位之多!
  
  段弘文先一步抵达,将他的神之法相祭出,就是要震慑三大星域的所有宗门强者,要他们乖乖就范,不要生出反抗之心。
  
  “神域……”
  
  先前叫嚣着,要对金骨头陀下手的血灵子,因段弘文的到来,神之法相的祭出,都忽然变得沉默下来。
  
  他内心衡量了一下,以他目前的修为,在他没有踏入神域前,是没有丁点可能胜过段弘文的。
  
  “蓬!蓬蓬蓬!”
  
  一束束神光,被段弘文挥手,随手坠落下来。
  
  千剑山、金瀚宗和神符宗所在地,有十几个灵境级别,还有虚域修为的长老,被神光击中,如遭万丈高山碾压!
  
  那些人骨骼爆碎,鲜血喷涌,西瓜落地般炸裂开来。
  
  “段宗主!”
  
  水月宗的谢谦,圣域后期的修为展开,裹着圣域冲天,喝道:“你这是何意?离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各方宗门的首脑,都陆陆续续抵达,你为何要提前造下杀孽?!”
  
  底下,因亲人、同门死亡,一个个义愤填膺的炼气士,都怒视着天穹,那威严入神的段弘文。
  
  “谢谦……”
  
  段弘文嗤笑一声,他那巨大的神之法相,陡然一变,竟凝为一座万丈高,犹如实质的神山。
  
  神山的威势,浩浩荡荡,令人生出只能仰望,不可企及的卑微感。
  
  神山之巅,有绚烂的神辉,洒落下来,渗透向谢谦的水之圣域。
  
  谢谦怪叫一声,全力动用灵力,可他的躯体,包括圣域,还是沉重到难以抵御,从半空般,被压的又一点点回归陆地。
  
  很快,谢谦不仅落地了,圣域收敛了,他的腰肢都被迫弯曲,呈鞠躬的架势。
  
  谢谦的脸上,满是屈辱。
  
  “嗯,你就应该以这样的姿态,和我讲话。”段弘文的声音,从那凝为的神山的山巅,轻飘飘地传来,“为什么大开杀戒?那是因为,被我杀的那些人,以让我不舒服的言辞,来议论我,他们触犯了我。”
  
  血灵子收敛的气血,骤然汹涌如潮。
  
  猩红的血雾,猛地弥漫开来,那种浓郁的,类似于异族气血海的力量,让很多人都为之动容。
  
  “咦,还有一个圣域后期者。”段弘文的惊讶声,从高空轰隆隆传来,“血灵宗的人,没想到这个宗门,还有传承者存活于世。”
  
  “镇!”
  
  万千符隶,从那段弘文法相衍变的神山,闪耀而出。
  
  神山,被神秘的符隶点亮,符隶像是神山的山体,自发孕育出来的,镌刻着道则法文,大地力量的玄奥真谛。
  
  血灵子长啸一声,才打算冲天而起,立即感觉似被一座座巨山,压在背脊,压在圣域。
  
  “轰!”
  
  他也未能支撑太久,猩红的血之圣域,雾气就挥洒开来。
  
  他也和谢谦一样,被迫曲腰弓背,以一种屈辱的姿势,去面对太始天宗的段弘文。
  
  “两个圣域后期者,应该就是那位星辰之子下方,最强大的战力了吧?”段弘文冷哼一声,神山又变幻为法相,如一尊古老的神祗,俯瞰着下方芸芸众生,“可还有谁,要挑选我们太始天宗的神威?我丑话说在前,圣域者,对我们还有大用,圣域以下者,我会直接痛下杀手。”
  
  底下,最强大的谢谦和血灵子,都被压制的弓腰,垂头。
  
  血灵子哀嚎着,又在动用磅礴的血之灵力,可还是不能站起来。
  
  段弘文的神之法相,兴致勃勃地看着他,每当他强势挣扎,有一点点可能性时,就抬手挥洒出更多符隶,再次将血灵子镇压。
  
  “别白白费尽了,这样消耗的,只是你自身的血之灵力。”神符宗的景飞扬,低叹一声,说道:“没想到这位太始天宗的副宗主,对符隶之术,也如此精通。那些符隶中所含的力量,来自一座座巍峨巨山,是他炼化万千座山川,形成的符隶。”
  
  “每一枚符隶,看似极小,可都有亿万斤重。众多符隶压下来,如果不是在你和谢谦身上,而是在涡流域。”
  
  “连涡流域,都可能承受不住,地底炸裂开来。”
  
  血灵子面色通红,咬着牙,发出困兽般的嘶吼,“我不服!待到我突破到神域,和他境界一致,我定会令知道,我血灵宗的秘法,也能压的他喘不过气!”
  
  众多三大星域的炼气士,看着此刻的局面,都垂着头,叹息不止。
  
  连董丽,都劝说血灵子,还有谢谦,要他们不要那么倔强,该服软,就服软一下,没必要和段弘文死磕。
  
  “你们两个,屈从于第七位星辰之子,我是无法理解的。”段弘文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依我看,你们还是在我们宗主抵达后,主动地跪下来,诚心地请求,成为我们太始天宗的人好了。”
  
  “你们两个,有资格成为我们太始天宗的长老,未来等太始天宗成就古老大宗,兴许还能帮助你们两个,突破到神域。”
  
  “聂天能给你们的,我们太始天宗能给更多。毕竟他依仗的碎星古殿,就要从人族天地,慢慢地沉落下去了。”
  
  段弘文没有下杀手,就是想要让血灵子、谢谦,还有那些圣域者,都变成太始天宗的一份子,增强宗门战力。
  
  他所杀的灵境、虚域,在他来看满世界都是,死了就死了,不值一提。
  
  “聂天,聂天何时会来?”
  
  “他,会不会回来?”
  
  “碎星古殿那边,究竟有没有人,来我们天莽星域啊?难道,就任由太始天宗这样的宗门,欺凌我们?”
  
  底下,三大星域的炼气士,低声呢喃。
  
  有的人,连呢喃都不敢,只能在心里默念。
  
  “咻!”
  
  涡流域外域,又有一条隐秘的空间缝隙,被硬生生挤的撑开来。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响,由那裂缝中传来,让段弘文都愕然。
  
  他看向金骨头陀,诧异道:“我宗还有别的战舰,要赶赴过来吗?有了空间传送阵,我们根本不需要,再借助这样有点麻烦的空间缝隙啊。”
  
  “应该没别的战舰了。”金骨头陀也费解。
  
  这时,一艘巨大的银色巨船,终从那条裂开的空间缝隙,慢吞吞地显现出来,竟然比太始天宗停泊的那一艘,还要庞大一截。
  
  “玄清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