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降临
太始天宗的炼气士,纷纷惊呼。
  
  段弘文,还有金骨头陀等圣域者,则是皱眉,神色不悦。
  
  “依照划分,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和玄清宫有关吗?”段弘文轻哼一声,询问金骨头陀,“还是说,你另外邀请了玄清宫,一起对这边下手?”
  
  “不敢!”金骨头陀赶紧摇头解释,“我没有私下里,和玄清宫有任何的来往!以我太始天宗的力量,拿下这三大域界,是十拿九稳的,何必和玄清宫多说什么?”
  
  段弘文转念一想,也觉得金骨头陀,不至于那么愚蠢。
  
  这么一来,玄清宫不是被他们邀请的,因何突然降临?
  
  段弘文困惑起来。
  
  “那艘星河战舰,又是太始天宗的来人吗?莫不成,是太始天宗的宗主,游奇邈亲临?”董丽蹙眉,征询景飞扬、瞿明德。
  
  “不像,不像是太始天宗。”景飞扬摇头。
  
  “是玄清宫!”依旧被压制的,弯着腰的谢谦,艰难地抬头,看了一眼那艘银色巨船,绝望地说道:“这艘船,名叫‘玄银清神船’,乃玄清宫的宫主出行外域星河,专属的星河古舰!”
  
  “玄银清神船!”
  
  有陪同谢谦一起来的,水月宗的炼气士,惊呼出声。
  
  “这一艘星河古舰,传言乃是玄清宫的一位宫主,历时千年打造而成。镌刻着无数法阵,以世间罕见的万种银和秘铜,反复淬炼出来的。”
  
  一位水月宗的炼气士,用极其凝重的语气,向众人解释。
  
  “玄银清神船能配合玄清宫,种种精妙灵诀,发动超绝攻势。船体的诸多阵法,也具备超强的防御力,传言连神域中期者的一击,都能承受下来!”
  
  此言一出,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的炼气士,愈发绝望。
  
  一个太始天宗,已经令他们焦头烂额,没有一点抗衡的能力,怎会又突然间,再冒出另外一个玄清宫出来?
  
  “碎星古殿,难道成为众矢之的了?”
  
  “太始天宗,玄清宫,还有什么强大宗门,也想染指碎星古殿的地界和星域?”
  
  “我们,该何去何处?”
  
  声声哀嚎,在众人心间、脑海中缭绕不散。
  
  各大宗门的圣域、虚域强者,神色凝重如水,惶惶不可终日,甚至要开始考虑后路了。
  
  “呼!”
  
  玄清宫的俞素瑛,从银色巨船缓缓走出,仪态万千。
  
  “俞宫主,你们玄清宫此趟过来,意欲何为?”段弘文迎上,同辈论交,神色古怪,“依照约定,你们玄清宫要攻伐的领地,并不在此吧?”
  
  俞素瑛没立即讲话,眼睛扫了扫下方。
  
  入目所见,三大域界炼气士脸上的沉重、急切和绝望,她尽收眼底,也看到不少人,哭哭啼啼地,围着一具具尸体。
  
  “有人,已经被你们太始天宗所杀?”俞素瑛道。
  
  段弘文的神之法相,骤然一缩,化作常人身态。
  
  血灵子,还有水月宗的谢谦,在他收回神之法相霎那间,就觉得令他们要窒息的压力,一下子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两人瞬间恢复了活动力。
  
  “不杀点人,如何震慑他们?”段弘文满不在意,“俞宫主,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是我们早就商议好的,属于我们太始天宗的战利品。你们玄清宫,不论因何原因过来,都请早点离去。”
  
  “唔!”
  
  恢复过来的血灵子,瞳孔中,一道赤红电光,倏地闪过。
  
  他惊奇地,看向那艘银色巨船,脸上充满了期待。
  
  “怎么了?”董丽奇道。
  
  “呼哧!呼哧!”
  
  讲话间,她注意到她脚下的黑玄龟,变得异常雀跃,也高高仰着头,盯着那艘银色巨船。
  
  要不是董丽嗅到不对劲,一把按住它,它都要忍不住冲天而起了。
  
  “这异兽,果真是非凡。”血灵子惊叹,以极低的声音,说道:“没想到它,竟然能感应到主人的气息,如此的嗅觉敏锐。”
  
  “那家伙在船上?”董丽霍然反应过来。
  
  “嘘!”
  
  血灵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董丽别大呼小叫,惊动了太多人。
  
  ……
  
  银色巨船内部。
  
  一间以矽银,还有十几种秘银,揉炼而成的独特密室中,有几百道银色的纹线,绽放出灿灿的银亮光泽,于一晶莹的冰球中汇聚。
  
  韩清,就在冰球旁,以指尖拨动冰球。
  
  冰球,将涡流域的一片片区域,神符宗、金瀚宗、千剑山的宫殿,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的来人,每一张脸,都给照的秋毫毕现。
  
  聂天、莫千帆和尹行天,包括副殿主储睿,都在冰球处,静静地看着。
  
  “这间密室,连神域者的气息都能隔绝。”韩清脸色冷傲,“别说是段弘文,就算是太始天宗的游奇邈亲临,也不能感应出你们的存在。”
  
  看着冰球的聂天,浓烈的杀伐气息,一点点地攀升着。
  
  涡流域的各个区域,都有尸体,都有人围着尸体哭泣,不需要仔细去看,他都明白那些尸体,必然是太始天宗的所为。
  
  何况,段弘文和俞素瑛的交谈声,如此响亮,他们在密室都听的清清楚楚。
  
  “段弘文,为太始天宗副宗主,这些年负责帮太始天宗开拓疆土,手段一向狠辣。”储睿负手而立,哼了一声,道:“游奇邈常年闭关,很长一段时间内,段弘文都代表着太始天宗。以前的时候,段弘文见到我,还有碎星古殿的船舰,都是远远绕开,这次……”
  
  “咻!”
  
  一道光柱,突从神符宗的方向,飞逝向天。
  
  光柱为金黄色,像是黄金铸造而成,透出令金骨头陀,都惊奇不已的气息,“这么的纯粹!”
  
  金色莲台,突从光柱中变幻出来。
  
  莲台上,端坐着金宗的皇津南,他身披一件黄金战甲,威风凛凛。
  
  “我乃五行宗,金宗的皇津南。”他暴喝一声,无惧地迎向段弘文,还有那玄清宫的俞素瑛,说道:“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和我是莫逆之交!你们太始天宗、玄清宫,来他的领地作祟,是不是连我们五行宗的面子都不给?”
  
  “金宗神子,皇津南!”
  
  “是聂天的挚友!”
  
  众多认得他的,都嚷嚷起来,像是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呼!”
  
  一团燃烧的火焰,也从神符宗的方向飞出,赫然为火宗的娄红烟,“聂天,曾经有恩与我。还望太始天宗,能给我们火宗一个薄面,退出这一方星域。”
  
  “聂天,也助我突破圣域。”木宗的候初兰,同样从那片区域飞上天空,朝着段弘文还有俞素瑛叫嚷。
  
  皇津南、娄红烟和候初兰,分别为金宗、火宗和木宗的神子神女,在五行宗绝对是有分量的大人物。
  
  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的炼气士,本来已绝望,如今都忽然振奋。
  
  连本欲出来的聂天,在那冰球中,看到皇津南、娄红烟和候初兰现身,都一下子镇定了,心中有了一丝暖意。
  
  关键时刻,这三位同辈好友的到来,还是令他欣慰了一些。
  
  “只是他们,没有用的。”玄清宫的韩清,轻轻摇头,说道:“他们的境界太弱了,就算是来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照我看,太始天宗的段弘文,未必就给他们什么面子,该怎么还是怎样。”
  
  “他们三位,虽然境界未达神域,可他们背后的师傅,皆是人族巨擘啊!”莫千帆道。
  
  “我们玄清宫,决定加入时,就得到了消息,五行宗的那五位,还有虚灵教的屈奕,通天阁的楚源,这类我们人族最强的人物,都同一时间,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似被同时邀请。”韩清解释。
  
  “什么意思?”聂天愕然。
  
  储睿、尹行天,也都觉得莫名其妙,显然都不清楚。
  
  “人族所有神域后期者,暂时,可能都不在我们人族的域界天地。”韩清细说。
  
  储睿骇然:“为什么,我们碎星古殿,没有得到这个消息?”
  
  “那我怎么知道?”韩清奇怪地看了他一下,“反正我们玄清宫,被说动对你们下手时,就知道不会有五行宗、通天阁、虚灵教,去干涉我们的行动。而且,最巅峰的强者,暂时都不在的话,那三方想干涉,自己也要掂量掂量。”
  
  “究竟是什么事,什么人,能将那些人族最巅峰的强者,都给从人族域界天地撤走?”尹行天都觉得惶恐。
  
  “这就不知道了。”韩清摇头。
  
  ……
  
  “面子,你们三位神子神女的面子?”
  
  涡流域天穹,段弘文哈哈一笑,很嚣张地说道:“如果来得是,你们三位的师傅,不论哪一位,只要丢下一句话,我们太始天宗掉头就走,绝不敢逗留。”
  
  “可惜,来的只是你们,而不是你们三位的师傅。”
  
  略一停顿,段弘文的脸色,就转冷了,不客气地说道:“你们三位师傅的面子,只够让你们置身事外,我们太始天宗,顶多不会拿你们下手,就当是给五行宗薄面了。”
  
  皇津南一脸错愕,“太始天宗,何时变得如此猖狂跋扈了?”
  
  “从我们决定,要取代碎星古殿,成为新的古老宗门起,就是这样了。”段弘文很认真地说道。
  
  “凭你们?”娄红烟也被惹怒了,“凭游奇邈吗?我知道,他是成功进阶到神域中期了,可难道以为真以为,神域中期的他,能够和我们任何一个师傅抗衡?能去挑战屈奕,还是楚源?”
  
  候初兰也插话,“你们真的坚信,碎星古殿的季苍,还有莫珩,不会归来吗?他们任何一个,一旦返回人族域界天地,知道了你们太始天宗的做法,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无需你们担忧,我们既然敢做,就什么都考虑到了。”段弘文哼道。
  
  “那你们,有没有算到,就算是游奇邈亲临,也拿不下涡流域,更不要提,能不能攻陷碎星古殿了。”聂天的声音,终于从银色巨船内,响了起来。
  
  星光一闪,他和储睿两人,倏然凝现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