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剑意无匹
拥有黑暗魔石,黑暗光轮的董丽,能通过黑暗之王的气息,压制一众妖魔。
  
  大尊,一样被黑暗之王的残存之力,弄的惊惧不安。
  
  可邪冥族的邪风大尊,因并非妖魔,自然不受影响。
  
  “嗖嗖!”
  
  邪风大尊一出,万千亡魂煞灵,从众多雪域的域界呼啸而出。
  
  亡魂煞灵,竟汇聚为一条虚幻的,如冥河般的奇异河流。
  
  那条河流,是邪风大尊在冥域祖地,参悟冥河奥妙以后,以自身的血脉,对灵魂的认知,加人族的亡魂演化出来。
  
  “啊!”
  
  就见所有注目那虚幻冥河的生灵,眼瞳深处,都浮现出痛苦绝望。
  
  那种痛苦绝望,是能传递给所有观望者,只要看过来,都会被影响。
  
  莫千帆,俞素瑛,还有叶文翰等神域者,看向那虚幻冥河时,灵魂都有了绞痛感。
  
  以人族族人亡魂煞灵凝聚的河流,他们注视着,能深刻地感受到,那些人死亡前,遭受的折磨和痛苦。
  
  这种绝望痛苦的感觉,从河流渗透,弥漫到他们灵魂深处,让他们难受的想要疯狂嘶啸。
  
  “董丽!”
  
  尹行天一声惊喝,通神剑阵在他背后,如孔雀开屏般释放开来。
  
  通神剑阵一显现,尹行天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气势悠远古老,剑意铺天盖地,如剑道至尊。
  
  他的高喝,是因为他注意到,被邪风大尊变化而出的那条虚幻冥河,流逝的方向,正是董丽的那片黑暗地带。
  
  “咻!”
  
  虚幻冥河,途径天幻宗傅雨森的圣域。
  
  他的圣域,似被那条虚幻冥河给轻易凿开。
  
  数不尽的灵魂光烁,竟在霎那间,就融入了那条虚幻冥河,傅雨森的圣域,顿时分崩解体。
  
  他凄厉惨叫着,一簇灵魂本源,亡命地逃到姬元泉旁的空间缝隙。
  
  圣域后期,一心想要在短时间内,冲击神域的天幻宗宗主,就这么圣域爆灭,只有一簇灵魂逃生。
  
  他那幻象丛生的圣域,在冥河掠过时,竟脆弱到如此地步。
  
  “傅兄!”
  
  “傅雨森,就这么破碎了圣域?高阶大尊的力量,当真不同寻常!”
  
  “大家小心,避开那条虚幻的,并非真实的冥河!”
  
  “邪风大尊,在跨入到高阶血脉后,已经不一样了!”
  
  众多人族强者,大呼小叫地,都尽可能地,远离那飘逝的虚幻冥河,有多远躲多远。
  
  然而,在董丽旁边,俞素瑛、莫千帆、尹行天和血灵子,则是一个未退。
  
  “剑道通神。”
  
  尹行天一声轻啸,品阶提升后的破穹剑,朝着那条以邪风大尊的力量,变幻出来的冥河,一剑斩去。
  
  其背后,孔雀羽毛般色彩斑斓的通神剑阵,顺势而动。
  
  一束剑芒,似穿透了时空,似从无尽虚无而来,斩向虚幻冥河。
  
  雪域的外界星河,因这一束剑芒,如一块巨大幕布,被一分为二。
  
  通神剑阵内,传来“叽叽喳喳”的剑灵细语,达到神域的强者,以灵魂触感,仿佛看到那些剑芒,变成了一个个有灵智的孩童,欢快地叫嚷着,在嬉戏玩耍,将剑道最初的奥妙,最极致的意境,以最淳朴的方式展现。
  
  叶文翰呆呆看向尹行天,看向变幻莫测的通神剑阵,突然失神。
  
  “那些剑灵的形态,竟然,竟然是这样的。我通天阁,一代代阁主烙印的剑意、剑灵,在尹行天的手中,似乎反倒是开启了灵智!”他表情怪异。
  
  “咻!”
  
  绚烂夺目的剑芒,拖曳着,五彩缤纷的神辉华光,终斩落下来。
  
  一剑如辟地开天,斗转星移,令时光都仿佛变迁了。
  
  仿佛有通天阁的一位位阁主,人族参悟剑道真谛的第一人,还有一位位剑道奇才,都从遥远的时代出现,以雀跃剑灵的形态,出现在游奇邈这一剑。
  
  “哧啦!”
  
  以邪风大尊的血脉,混杂亿万人族凡人凶魂煞灵,烙印灵魂秘术的那条虚幻冥河,竟被尹行天的那一剑,斩为两截!
  
  数不尽的虹芒,剑意,残魂碎片,从中迸射。
  
  尹行天气息一动,神之法相陡然祭出,如太古时代第一个,将金铁制成剑状的剑道至首。
  
  “轰!”
  
  他凌厉至极的剑意,精纯的灵力,在其神之法相的头顶百丈,凝为一柄模糊的小剑。
  
  那柄剑,乃他的神魂所化!
  
  最纯粹的剑意,就从那柄小剑内释放,在御动着通神剑阵,在指使着破穹剑,去切碎那条分开的虚幻冥河。
  
  “唔!”
  
  刚晋入高阶大尊的邪风,飞出晶雪域之后,倏然顿住。
  
  他惊诧地望着尹行天,感受着通神剑阵在此人手中,绽放出来的恐怖威力,一下子仿佛没有反应过来。
  
  “尹老怪!”
  
  “这老怪,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那邪风大尊,明明已经是高阶大尊,是能够和炼狱大尊比肩的异族巨擘啊!”
  
  “他,竟然能挡住邪风大尊的血脉奥妙!”
  
  眼看傅雨森被虚幻冥河,穿透了圣域的众多人族强者,躲的远远地,生怕被虚幻冥河,被炼狱大尊的力量波及。
  
  此刻,看到尹行天挥出一剑,以破穹剑调动着通神剑阵,一剑就那条虚幻冥河给撕裂,都兴奋地大呼小叫。
  
  他们知道尹行天破境之后,得到通神剑阵的认可,一定是战力恐怖。
  
  可现在,他们发现他们还是错估了尹行天的力量!
  
  执掌通神剑阵,且跨入神域后的尹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简直匪夷所思,恐怕连先前被炼狱大尊重创的储睿,都未必是其对手。
  
  “我们合力,拦下邪风大尊,让董丽能通过黑暗力量,去制衡妖魔,帮游奇邈一把。”尹行天的声音,在俞素瑛、莫千帆和血灵子的心间响起,“邪风大尊,血脉提升到高阶,似乎有些勉强。以我来看,他是远不及那位真正的冥河大尊的,所以我们一起的话,并非没有胜利的可能。”
  
  一剑过后,尹行天突然敏锐地察觉出,邪风大尊展现的力量,和传说中邪冥族的族长,那位本名为渡魂大尊的冥河大尊,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同为高阶大尊,实力之间的差距,有时都一天一地。
  
  这让尹行天,突然自信心大涨。
  
  “好!”
  
  俞素瑛等人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