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骸骨族遗老
“骸骨族,灰骨大尊!”
  
  神符宗的景飞扬,轰然巨震,大惊失色地喝道:“赵先生,速速回来!还请尽快传讯雪域那边,让俞宫主,或尹行天前辈,来七星界海抵御强敌!”
  
  “灰骨大尊!竟然是灰骨大尊!”
  
  七星界海内,有别的宗门势力魁首,对异族知之甚祥,如今也纷纷惊叫,脸色苍白。『→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反倒是赵山陵,因出自陨星之地,加上灰骨大尊非这个时代的骸骨族强者,倒是没有听过灰骨大尊的名号,神色茫然。
  
  “赵先生!”
  
  一位圣域初期,从流云剑宗而来的炼气士,忙道:“灰骨大尊,乃是骸骨族现任族长,晶骨大尊曾经的师傅。灰骨大尊,在竞夺上一任骸骨族族长失败后,专心致志地培养晶骨大尊。”
  
  “可不清楚什么原因,灰骨大尊还没有等晶骨大尊成长起来,就被上一任骸骨族族长镇压。”
  
  “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过,灰骨大尊的消息。”
  
  “灰骨大尊没被镇压前,就是中阶大尊,他曾经和五行宗的庞擘有过一战。庞擘在神域中期时,击败过灰骨大尊。时间过了那么久,庞擘早就陨灭,这个被镇压了三万年的灰骨大尊,竟突然冒头。”
  
  流云剑宗的炼气士,为赵山陵解惑,不断地示意赵山陵动用空间异力。
  
  他要赵山陵,凿开空间缝隙,建立起和雪域的联系。
  
  “呼哧!呼哧!”
  
  灰白色的死亡气流,从那灰骨大尊的一截截骨头流逸而出,极短时间内,灰骨大尊的周边,就形成一片死亡领域。
  
  他诡异的眼瞳,越过赵山陵,落向七星界海。
  
  “和墟界相通的界门,就在界海的海底。”灰骨大尊明显有些激动,“多少年了?要不是我被镇压,我应该早就去了墟界,依仗墟界的同族,我早就应该成就高阶大尊。甚至,我都有希望,去追逐那位大帝的脚步!”
  
  一柄缭绕着无穷死亡力量的白骨巨刃,倏地在他手中出现。
  
  “碎骨刀!”
  
  “骸骨族的重器,碎骨刀,怎么会在他手中?”
  
  “骸骨族内部,怕是有了什么惊天变故吧?”
  
  很多和骸骨族族人打过交道的,在那白骨巨刃出现霎那,就一眼认出,此刀,就是骸骨族最著名的利刃。
  
  只是,碎骨刀不是被帕格森持有吗?
  
  “我倒要看看,虚空灵族打造的界门,能不能被劈开来。”灰骨大尊狞笑,其巨大如山的骨身,猛地射向七星界海。
  
  那碎骨刀,则是化作一半弧形的死亡光带,落向七星界海。
  
  浑浊的,由数十种不同能量、气血、残魂汇聚的七星界海,海水在那一刀下,竟被分离为两片。
  
  挥刀断水!
  
  灰白色的死亡能量,如隔膜,将海水截断而分开。
  
  灰骨大尊神态傲慢地,一步步地,向海底沉落。
  
  他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看向赵山陵,还有那些聚集于此的人族炼气士,似压根就没有将眼前的人族族人,当一回事。
  
  “裂!”
  
  赵山陵御动着虚空境,镜面内,一幕模糊的画面,就要变清晰。
  
  那画面,赫然就是雪域的空间坐标,是他打开空间阵法,和雪域互通的关键。
  
  奇怪的是,他明明动用了空间异力,锁定了雪域,可本该绽裂出来的缝隙,并没有顺利地敞开来。
  
  以他圣域初期的修为,加上虚灵塔,他要通往雪域,本该易如反掌。
  
  “赵先生?”景飞扬急促道。
  
  “雪域那边,空间怕是出现巨变。”赵山陵脸一沉,“我没有办法,在七星界海和雪域之间,将空间通道敞开来。眼前的灰骨大尊,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要打开海岛界门。他,是准备……将墟界的三大奇族释放。”
  
  灰骨大尊的气势,浓郁的死亡之力,说明他是中阶大尊。
  
  离介入高阶,只差半步。
  
  这般力量,在七星界海没有神域者坐镇时,真要放开手大开杀戒,恐怕除了精通空间之力的赵山陵,其他人很难活着脱离。
  
  可灰骨大尊,偏偏没有那么做,而是亟不可待地,进入七星界海的海底。
  
  很明显,打开界门,令墟界和灵界互通,才是他首要的目标!
  
  几乎同时。
  
  雪域那边,嗜血大尊、荒魔大尊、通幽大尊,众多异族的十阶、九阶强者,骑乘着巨大的魔兽,配合邪风大尊,向尹行天、俞素瑛等人下手。
  
  所有妖魔族族人,依然被董丽的那块黑暗魔石,释放的黑暗光轮限制了部分力量。
  
  可深知,此战关乎整个种族未来的他们,还是强行动手。
  
  “杀!”
  
  姬元泉、叶文翰、祖光耀和窦天辰等人族神域者,还有不少人族圣域级别的强者,一看眼前的架势,突然醒悟过来。
  
  炼狱大尊和游奇邈的一战,说是两人交战,可在炼狱大尊给出三日期限,允许所有人来观战起,异族就心思不纯。
  
  若不然,邪风大尊这位新晋的高阶大尊,不会潜隐在晶雪域突然冒头。
  
  异族,汇聚了族内大部分强者,众多十阶、九阶的族人,在雪域可不是为了见证炼狱大尊和游奇邈的战斗。
  
  他们,是打算一锤定音地,在雪域解决和人族的战斗!
  
  很快,姬元泉就发现,雪域的无边疆域,都被炼狱大尊的气血禁锢,连他动用空间法力,都撼动不了空间。
  
  空间,如铁板般坚实!
  
  “我们人族,能不能够继续在人界生存,能不能不被异族奴役,就看这一战,我们能不能挡住了!”姬元泉的吆喝声,响彻在各方区域,还留在雪域的所有人族族人,意识到局势的严峻,都突然变得悍不畏死。
  
  本缩在后方,等候尹行天、俞素瑛他们和邪风大尊战斗结果的,主动的走上前。
  
  各类稀奇古怪的灵器,如璀璨的日月,逐个飞向高空。
  
  一个个暗含不同奇妙的圣域,或炽烈如火海,如雷霆汹涌,或厚土深沉,或冰川林立,一一祭出。
  
  妖魔,邪冥、幽族和骸骨族的血脉战士,嘶吼着,眼中都是暴戾的杀戮光芒。
  
  残酷血腥的战斗,突在雪域的每一方星穹,每一个域界,每一块陨石处爆发开来。
  
  同时,临近的极炎星域内,浮陆飘忽着,在撕裂巨兽的力量下,向雪域飞逝而来。
  
  “就快到了。”聂天不时地,在浮陆眺望着远方,能看到雪域被一片深紫色气血淹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