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神火来历
“深紫色气血,妖魔!”
  
  浮陆上方,聂天脸色深沉,以灵魂催促。
  
  “呼!呼!呼呼!”
  
  浮陆上层大陆和下层大陆之间,突有四个气旋,涌动着,以纯粹的天地灵气凝现出来。
  
  四个大气旋内,灵气如海满溢。
  
  浮陆飞逝的速度,骤然加快一截,变得比所有已知的星河古舰,都要快十几倍。
  
  只是,比起裴御空在时,动用空间血脉异力,速度还是慢一些。
  
  “应该是炼狱大尊。”
  
  撕裂巨兽发出的,不再是魂音,而是字正腔圆的人族语言,“唯有这种级别的大尊,才有可能将一个域界,以气血暂时笼罩。妖魔族的高阶大尊,乃无上美味啊。”
  
  “传说,异族的高阶大尊,是不惧怕你这样的生灵的。”聂天道。
  
  “如果是妖魔族的元魔大尊,即便是我,都没办法拿下来。”撕裂巨兽回应,“同样是高阶大尊,这位炼狱大尊要弱元魔大尊太多。我听说过他,他当年晋入高阶大尊,依仗的,乃是墟界魔族的馈赠。”
  
  “没有墟界魔族的帮助,他这位大尊,是不能顺利跻身到高阶大尊行列的。”
  
  “墟界魔族,是通过血脉的连系,在墟界那边发动古老魔阵,强行助他的血脉印记一一觉醒。就是因为这样,他成就高阶大尊以后,一心想要带领妖魔族族人,回归墟界魔族,追溯血脉的本源。”
  
  聂天惊讶,“居然还有这么一段隐情。”
  
  “我在浮陆多年,和你们碎星古殿的一代代殿主,都有深厚的交情。”撕裂巨兽解释,“这一代的,上面几代的,还是星辰之子时,都来过浮陆历练。他们成为殿主时,也会秘密地来浮陆拜见我,告诉我很多事情。”
  
  此言一出,聂天愈发好奇,“你如此帮我,难道是因为我出自碎星古殿,为星辰之子?”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撕裂巨兽答话,“最重要的原因,是你和任何人都不一样。在将来,你应该能帮助到我。”
  
  突然间,撕裂巨兽沉默。
  
  一股炎热的灵魂意识,倏然降临浮陆,令它和聂天,都瞬间嗅到气息。
  
  “是你?”
  
  聂天轻声一笑,“你不是应该坐镇炎陆吗?我这趟途径极炎星域,只是为了前往雪域,不是特意来见你。”
  
  灵魂延伸而来者,乃极炎星域的那一簇神火。
  
  神火询问聂天,是否需要帮助。
  
  “不必。”聂天摇头,“雪域那边,我应该能解决麻烦。有你在极炎星域,那些异族的强者,恐怕也不敢在极炎星域胡来。”
  
  神火的讯念缓缓消退。
  
  很快,在聂天的灵魂感知中,便没有一丝一毫神火的气息。
  
  浮陆依旧飞逝,离被炼狱大尊的气血封禁的雪域,越来越接近。
  
  待到,浮陆脱离极炎星域,那头撕裂巨兽突然道:“在人界,令我都看不透,令我都觉得可怕的,它算是一个。”
  
  “那簇神火?”聂天惊奇。
  
  “对,就是它。”撕裂巨兽给予答复,“它,并非灵界和人界的生灵。我猜测,它来自于墟界的某个神秘禁地。你们人族的很多巅峰强者,古灵族的高阶大尊,去墟界找寻的地方,有可能就是诞生它的地方。”
  
  “什么?”聂天忍不住尖叫,“它的来头,这般神秘?从墟界的某个禁地而来?它究竟是什么?”
  
  “总之,它不是人界和灵界的生命种族。”撕裂巨兽也给不了答案“你能够得到它的认可,是非常幸运的。这极炎星域的炎族,或许在千万年后,能够成为妖魔族、骸骨族、邪冥族般的,强大的种族。“
  
  聂天怔怔出神。
  
  “到了!”
  
  浮陆突剧烈摇荡,撕裂巨兽暗中发力,有一道道以天地灵气集结的虹光,忽地轰击向雪域的深紫色气血层。
  
  被炼狱大尊释放的,暂时封禁了雪域的气血结界,被轻易洞穿开来。
  
  “呼!”
  
  浮陆霎那间穿过,直接就在雪域的内部天地内,呈现出来。
  
  “浮陆!”
  
  “撕裂巨兽!”
  
  不论是人族,亦或者妖魔、邪冥、幽族、骸骨族族人,都猛地惊叫。
  
  不久前,发生在通天星域的惨案,还历历在目。
  
  就是因为浮陆突然冒出来,撕裂巨兽向古灵族和那些异族展开吞食,导致古灵族和异族联军,溃败后分散撤离通天星域。
  
  撕裂巨兽,在饥饿状态下,被游奇邈唆使,还摧毁了通天域。
  
  人族,古灵族和众多异族族人,看到浮陆,想到里面的那头撕裂巨兽,都头痛不已。
  
  这三方,其实都惧怕撕裂巨兽。
  
  “聂天!”
  
  下一刻,众人忽然注意到,一道身影从浮陆飞出,纷纷惊叫。
  
  从浮陆走出的聂天,凝神一看,就发现董丽那边,被众多异族大尊,配合着邪风大尊围击,看到数十个异族的九阶大君,攻击人族的圣域强者。
  
  异族造型奇古的星河古舰,喷涌着魔光、酸毒汁液,令几个圣域都崩灭了。
  
  董丽所在的黑暗之地,邪风大尊动用邪冥族的血脉秘法,里面有千万鬼魂哭泣尖啸的声音。
  
  他甚至能听到,那进入十阶的黑玄龟,正痛苦的尖叫着。
  
  祭出通神剑阵的尹行天,以头顶的剑魂,御动着破穹剑,还有通神剑阵,乃对付邪风大尊、嗜血大尊的关键。
  
  可尹行天此刻,脸色森白,眼角似有鲜血流溢。
  
  被他剑魂御动的,通神剑阵的剑灵剑芒,被通幽大尊以腐蚀剧毒,加以精血秘术污秽。
  
  本晶亮的剑灵剑芒,皆黯淡无光,神力和灵性,都似被玷污。
  
  “聂天!”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深处,董丽听闻他的到来,忽扬声高呼。
  
  呼声,充满了虚弱感。
  
  “蓬!”
  
  聂天眼瞳深处,忽然点点星芒汇聚,其眸如纳入一片璀璨星海。
  
  忽然间,他看到有千万条细若游丝的暗绿色气血,从通幽大尊掌心,一团似腐朽了亿万年的肉块飞出。
  
  那气血,恶臭难闻,逸入董丽的黑暗领域,正荼毒着董丽和黑玄龟。
  
  “异物臌肶的血肉余力!”
  
  聂天脸色阴沉,瞬间明白董丽的虚弱,都是因为通幽大尊的使坏。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