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力挽狂澜
幽族九阶大君,于如今聂天眼中,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
  
  “哧啦!”
  
  赤红色的光芒中,突有万千纤细如发的晶丝,绽放出熠熠辉光,蛮横地冲入那些惨死的八阶、九阶的幽族族人体内。
  
  “生命净化!”
  
  聂天在心中默念,神情冷硬。
  
  忽然间,众人就注意到那些幽族族人的尸身,挥发出多彩的烟雾。
  
  烟雾,都是幽族族人尸体中鲜血内的剧毒精华。
  
  其中,有一丝丝纯净的血肉能量,则是结为绿莹莹的光珠,被聂天随手一拉,竟如蓬蓬细雨般,洒落到他巨型化的躯身。
  
  聂天眼中满是享受。
  
  “幽族,天地间最毒的生命种族,都被他炼化掉毒素,汲取着血肉之力?”
  
  看出不对劲的异族强者,为之哗然。
  
  那正享受着幽族族人气血精华,沐浴在绿色水滴中的聂天,落入他们眼中,简直就是恶魔鬼怪。
  
  “聂天!”
  
  幽族的通幽大尊,野兽般地怒吼着,他握着的那块臌肶的腐肉,流逸出来的剧毒烟雾,疯狂地流失向那片黑暗之地。
  
  “嘿!”
  
  聂天咧嘴一笑,以灵魂识海内,和那截骨头互通的分魂,去御使着骨头,将骨头内诸多血脉奥妙激发。
  
  他本人,忽被熠熠星辉包裹。
  
  星辰圣域自然而然形成,天星花也在星辰圣域浮现,如将雪域更远处的星辰光芒,尽数纳入到聂天的领域。
  
  “哗啦!”
  
  似有千万颗晶莹剔透的星辰,在天星花的力量作用下,同一时间闪耀光亮。
  
  所有在雪域战斗的生灵,无论人族和异族,都觉眼前一亮。
  
  雪域,似沐浴在亿万星辰的神光中,秋毫毕现。
  
  “星烁!”
  
  光亮,只持续一霎。
  
  之后,被星辰光幕裹着的聂天,就在董丽的那片黑暗天地出现。
  
  神光瞬间敛尽!
  
  “生命净化。”
  
  再一次地,聂天发动了血脉天赋。
  
  无数条暗含生命真谛的晶丝,犹如开启了智慧的光蛇,在黑暗深处,去搜刮着臌肶腐肉,渗透进来的酸毒气息。
  
  异物臌肶的那块腐肉,流溢而来的剧毒烟雾,只要碰触暗含生命真谛的晶丝,毒素都被洗练净化。
  
  化为,纯粹的轻烟,消散于天地。
  
  其中还有不菲的气血精华,洗涤后遗留,被聂天顺理成章地接受,融入自身。
  
  “妙!妙哉!”聂天大喜,“未曾料到,那异物臌肶一身世间最恐怖的硫酸剧毒,可在剧毒炼化之后,还有如此惊人的血肉之力产生!”
  
  他清晰地感应出,一条条气血之力,净化掉臌肶酸毒,带入体内的血肉精气,比幽族八阶、九阶的血脉战士,浓厚太多!
  
  他的生命血脉进阶到九阶,觉醒的生命净化天赋,玄奥神秘至极,不仅能配合生命汲取,吸纳幽族的血肉精气,还能对中剧毒者进行疗伤。
  
  他在浮陆时,之所以有底气和撕裂巨兽说,兴许能帮到裴御空,就是因为生命净化的奇特。
  
  但要炼化臌肶的剧毒,他本没有太多信心,因为臌肶在灵界众多生灵中,都恶名昭彰。
  
  连幽族族人,都对臌肶充满恐惧,连季苍、屈原那些人,都拿臌肶没辙。
  
  可如今,他尝试了一下后,惊喜地发现,生命净化对臌肶残存的酸毒,同样有效!
  
  这就意味着,他要是早一步跨入到九阶血脉,觉醒生命净化,就不需要什么虚态古符,不需要他师傅巫寂的时间之力,直接能通过生命净化对付臌肶。
  
  臌肶每释放出一缕酸毒精华,他就能以生命净化,将其中毒素恢复,只吸收最纯粹的血肉力量。
  
  很快,被臌肶的酸毒侵蚀的董丽,就在浓郁的黑暗中,重聚力量。
  
  十阶的黑玄龟,也停止了呼救,不再叫嚷。
  
  聂天在黑暗中,则是一脸满足,连连叫好。
  
  就这么一阵子,他通过净化黑暗中的臌肶酸毒,获取的血肉精气,居然抵得上三个九阶的幽族大君气血!
  
  “若是,是那异物臌肶真身,其能供应的血肉精气,怕是无比可观!”
  
  他突然觉得遗憾,遗憾臌肶被他师傅巫寂,弄到墟界不知名的异地,被什么强大的存在,切成了一截截。
  
  如一段段被分尸的七彩大虫子。
  
  “通幽大尊!”
  
  董丽妙曼的身姿,忽从黑暗中缓缓飞出,她踩着浓稠的黑暗深海,瞪着幽族的通幽大尊,纤纤玉手遥遥点来,喝道:“黑暗,侵蚀!”
  
  黑暗光轮忽地飞出,就在通幽大尊所在地,骤然化作一漆黑巨洞。
  
  黑洞一成,似吞没着世间的一切光源和生灵!
  
  围绕着通幽大尊的,一位位幽族族人,嘶啸着,恐惧着,求饶着,都被黑洞扯入,一闪而逝。
  
  被通幽大尊紧握着的,那块来自异物臌肶的腐肉,离手而出。
  
  “呼!”
  
  那块腐肉,竟然也消失在黑洞内,霎那无迹。
  
  连通幽大尊本人,暗绿、灰青、浅紫色的气血海,也不受他的控制,被那黑洞牵扯着,化作娟娟溪河般,逸入黑洞。
  
  暗绿、灰青、浅紫色三种气血,乃通幽大尊历经万年时间,以灵界三大剧毒域界的界壁气层,耗费莫大的心血,炼化到自身血脉。
  
  三种气血,分别含有酸毒、冰冻和麻痹作用,也是他血脉觉醒出的核心天赋。
  
  每一种气血,都由万滴精血,一年年凝炼而出。
  
  此刻,这三种不同颜色的气血,竟同时流向那黑洞。
  
  最令通幽大尊惊惧的是,消失在黑洞的气血,他无从感应。
  
  以他一贯的经验,他以精血凝结的气血之力,就算是和他分刮两界,他人在灵界,气血在人界,都能清晰感应。
  
  可现在……
  
  通幽大尊生出虚弱感,不要命地,要将辛苦凝炼的气血留住。
  
  然而,以黑暗光轮衍变而成的黑洞,在董丽以灵魂和黑暗力量的发动下,就是如此的霸道。
  
  连他,都无法阻止气血的流失。
  
  “呼!”
  
  巨型化的聂天,从黑暗中,闪耀而出。
  
  他四处张望,立即发现因那条虚幻冥河,被五大邪神撕碎后,吞没入腹,导致雪域的战局,有了极大的变化。
  
  人族炼气士,再也不受虚幻冥河的影响,终于能将真正的实力发挥。
  
  “聂天!”
  
  妖魔族的嗜血大尊,猛地挣脱了俞素瑛的净天神芒,从灿灿银色光点内,暴烈地冲出。
  
  嗜血大尊的巨臂,虚空抓动,那柄魔月般的弯刀,仿佛从第一魔域的秘密禁地内,被他硬生生扯出来。
  
  魔月弯刀跨界而来,从中透出的气息,令雪域的空间都“喀喀”地碎裂。
  
  那柄魔刃,似被嗜血大尊温养在妖魔族秘地,他在雪域战斗至今,都没有想过动用,如今终忍耐不住。
  
  “哧啦!”
  
  碎裂的空间,将炼狱大尊的气血封禁,都给震裂。
  
  一条令聂天熟悉的空灵气息,忽然在这边传来一丝,“聂天,七星界海这边,被骸骨族的灰骨大尊进入了!”
  
  赵山陵的急促叫声,从震裂的空间内,传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