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灰岩族、翼族、黑鳞

      “喀嚓!”
  
      飞雪域,一道恢弘光柱,突冲入星穹。
  
      光柱中,一位灰褐肤色,体如岩石山川的异族大尊,咆哮而出。
  
      他似乎缩在飞雪域许久,一开始,他们任凭妖魔、邪冥和幽族族人,和人族厮杀,并没有参与其中的意思。
  
      直到此刻。
  
      他从飞雪域冲离时,立即就有一位位灰岩族的族人,气势汹汹而来。
  
      本停格在雪域一角的,雪花飘零的飞雪域,竟似受他的影响,如化作他的武器,随着他滚动开来。
  
      “血脉!域之引动!”
  
      那位灰岩族族人,捶胸嘶啸,他的气血激发独特天赋。
  
      飞雪域宛如以巨大雪球,突然撞击向最近的一位人族神域通天阁的叶文翰。
  
      叶文翰的剑之领域,有一柄金光灿灿的神剑,以他的神念御动,拉扯出条条金色光河。
  
      可那飞雪域,撞击而来时,叶文翰的剑之领域,顿时解体。
  
      “灰岩族!岩川大尊!”
  
      木族的原木大尊,别头一看,目显惊色。
  
      “岩川大尊!”
  
      人族中,很多认得这位的炼气士,也同时惊叫。
  
      “正是在下!”
  
      岩川大尊傲然地,如古老的神川,出现于众人眼帘。
  
      灰岩族族长,初阶大尊岩川!
  
      “岩川!”
  
      原木大尊哼了一声,呵斥道:“你们灰岩族,为什么和他们搅合在一块儿?岩川,你身为灰岩族族长,应该知道妖魔、邪冥和骸骨族的血脉来头!他们一心想要打开墟界,引墟界三大奇族降临,你岩川和他们一道儿,有什么好处?”
  
      “咻!”
  
      雪域另外一域,一位体态优美的翼族女子,展翼而出。
  
      她面容典雅,眉目如画,一对羽翼绽放出圣洁的神光,雪白脖颈处,有细致的纹身,似暗含血脉神妙。
  
      “翼族,神翼大尊!”
  
      原木大尊又是一声惊叫,旋即喝道:“既然你们两个都出现了,黑鳞族的那位,应该也来了吧?”
  
      “我确实在了。”又有一个异族大尊,操作拗口的古老语言,从和神翼大尊临近的域界内,缓缓显现于天空。
  
      那是一位满身漆黑鳞甲,如深海鱼怪般的异族族人黑甲大尊。
  
      岩川大尊,神翼大尊,黑甲大尊,分别为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的族长,都是初阶大尊的血脉层次,且成为大尊的时间并不太久。
  
      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相比较妖魔、邪冥、幽族、骸骨族、木族,算是较为弱小的种族。
  
      一直以来,他们都和妖魔等族共进退,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然而,他们和妖魔、邪冥、骸骨族不同的是,这三个种族都是灵界本土种族,和木族一样,世世代代在灵界生存。
  
      以前元魔大尊、冥河大尊、晶骨大尊在时,从没有想过和灵界互通,只是和人界、古灵族战斗。
  
      在原木大尊来看,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应当如自己那般,不与妖魔族为伍。
  
      他没想到,连这三个小族的族长,也被说动了,加入了炼狱大尊、邪风大尊的行列。
  
      “原木。”
  
      灰岩族的岩川大尊,一出来,就以血脉天赋,掌控着飞雪域,去冲击叶文翰,已表明态度,“灵界的天地能量逐渐枯竭,我们祖祖代代生存的天地,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我们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必须要另寻一处适合的繁衍之地。”
  
      “你原木,和古灵族一道儿,和人族达成默契时,并没有想到我们。”
  
      “而我们,以自身的力量,在人族的天地内,是没办法生存下来的。所以,既然你没有理会我们,我们只能和他们一道儿。”
  
      “不管他们血脉的源头在何处,不管他们会不会引发墟界的种族入侵,只要给我们安身之地,让我们能生存下去,我们就愿意为此去战斗。”
  
      岩川大尊、神翼大尊和黑甲大尊,相继开口。
  
      “咻!咻咻!”
  
      三位初阶大尊飞离之地,更多的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的血脉战士,一一冲了出来,去合力围击人族的圣域者。
  
      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的血脉战士,绝大多数血脉等阶,只是七阶、八阶。
  
      九阶者,已极其罕见稀少。
  
      可他们的数量众多,当数十个八阶的血脉战士,攻击一位人族圣域者,连番以血脉秘术,搅乱圣域的灵气流向,还是令人族圣域者头痛不已。
  
      尤其是灰岩族族人。
  
      他们奇特的血脉天赋,令他们能够在外域星空中,调动游离不定的陨石。
  
      将陨石,还有星空残渣,大量地涌入人族圣域中,令圣域内的灵力运转不顺畅。
  
      更强者,岩川大尊还能以血脉神力,调动域界,攻击叶文翰的神域。
  
      原木大尊看着他们出来后,坚决地配合着妖魔、邪冥和幽族族人,对人族展开攻杀,也突然犹豫起来。
  
      他心中明白,千万年来,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都视人族为洪水猛兽。
  
      他们从小到大,接受的知识,就是抵御人族的入侵。
  
      人族,一次次冲击死星海时,灰岩族、翼族和黑鳞族,都在妖魔、邪冥的安排下,和人族次于四大古老宗门的宗门势力战斗。
  
      他们有太多的族人,因人族而死,他们对人族充满了仇恨。
  
      “哎。”
  
      原木大尊长叹一声,知道事已至此,就算是他恐怕也没有办法,说服灰岩族、黑鳞族和翼族了。
  
      他心中充满了犹豫,人在雪域,都不知道该站在什么立场了。
  
      “聂天!”
  
      嗜血大尊一击后,气血调整过后,又再次挥舞魔月弯刀。
  
      聂天咧开嘴,忽地疯狂怪笑起来,“嗜血大尊,我不动用任何器物,倒要看看你妖魔族的妖魔不灭体,是不是当真不灭!”
  
      话落,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被他抛之脑后。
  
      嗜血大尊一怔,旋即怒极反笑,“嘿嘿,我也想知道,你这位混血的杂种,血脉有多厉害!”
  
      “轰!”
  
      两具崇山峻岭般的雄伟躯身,各自舍弃器物,竟如最原始的凶兽般,贴身残斗在一块儿,以纯粹的气血、骨头、爪牙、拳脚蛮力,去厮杀。
  
      “嗤嗤!”
  
      晶雪域之上,百万丈虚空深处,炼狱大尊的气血海,和游奇邈的金银两股能量气流,已进行千万次的碰撞。
  
      每次碰撞,从虚空高处,都飘洒出明熠的光点。
  
      每一光点,所含的恐怖冲击力,坠落到人族强者的圣域时,都令那些人鬼哭狼嚎。
  
      有更倒霉的异族八阶战士,不慎被那些溅射的光点碰触,立即就蓬地一声,化作了血雾,死的不能再死。
  
      高阶大尊,神域后期者,每一波攻击,溅射而出的力量,都能灭杀八阶和虚域者。
  
      他们的战斗余波,都可能会影响战局,令弱小者,不明所以地就死了,还死的不明不白。
  
      很快,妖魔族的炼狱大尊,率先嗅到不妥,主动挪移着,偏离雪域这边战场。
  
      因为人族这边,最弱者,都是圣域,且是后期修为,还能稍稍抵御一些,他和游奇邈溅射的能量粒子。
  
      异族这边,八阶、七阶的血脉战士众多,自然被波及的多。
  
      在激烈的厮杀,有冷眼旁观者,始终在注意着战局动向。
  
      譬如木族原木。
  
      “唔!”
  
      他观战了一会儿,突然惊叫,他发现带着聂天过来的,一直没动静的浮陆,又开始晃晃悠悠地,向异族族人较多的区域漂浮。
  
      原木大尊的嘴角,满是苦涩,“人族,气血太弱,永远不是它的食物。”
  
      “啊啊!啊啊!”
  
      灰岩族的岩川大尊,还在以血脉之力,掌控着飞雪域,骤然惨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