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界门之争
浮陆灰白色气旋深处,有一触手,巨蟒蛟龙般延伸而来。
  
  单单撕裂巨兽的触手,就数千米长,气血如神彩霞辉,光芒璀璨。
  
  撕裂万物的血脉天赋,顿时激发。
  
  初阶血脉的岩川大尊,还没有被触手碰到,就被从中喷涌的神霞光芒,携带的撕裂之力,裂开了气血海。
  
  岩川大尊的气血海,衍化出来的山川林立奇地,瞬间解体。
  
  “咻!”
  
  这时,那绵长而又粗壮的触手,才重击到岩川大尊。
  
  坚若磐石的岩川大尊,被那触手一击,其堪比神石的躯身,居然霎那间,裂为一块块。
  
  宛如一巨大的石像,落地后,被砸成了一地碎石。
  
  灰岩族和古灵族的石人族,有极深的血脉渊源,灰岩族体内的气血,也是世间最奇妙的一种。
  
  对撕裂巨兽而言,岩川大尊的气血,并非他进食所需的美味。
  
  他之所以需要岩川大尊的躯身,是因为,能用来构筑浮陆!
  
  “呼!”
  
  碎裂为一地的,岩川大尊的碎石残肢,受撕裂巨兽力量的牵扯,一块接着一块,都落入浮陆。
  
  岩川大尊的碎石之躯,在浮陆的上层大陆内飘动着,令一块块本分裂的上层大陆,竟奇异地粘合在一块儿。
  
  零碎的大陆碎片,竟然因岩川大尊的尸体块,组成了一大块辽阔陆地。
  
  那陆地灵气充沛,大地的脉络,仿佛就是以岩川大尊的气血凝炼,玄奇诡异,不可思议到极点。
  
  就连原木大尊,都看的呆若木鸡。
  
  他都不明白,为何灰岩族的族人,血脉跨入到十阶,成为为大尊后,其血脉、尸体的力量,还能导致破碎的大陆,重新组合在一块儿。
  
  “碎灭战场,石人族的祖地,一块块碎片……”
  
  原木大尊不由深思,忽然觉得可能有更多石人族的高阶血脉者,亦或者如岩川大尊般的灰岩族族人,兴许能够令碎灭战场,都恢复原状。
  
  “石人族,灰岩族,血脉的奥妙,竟对域界修复有效?”
  
  “岩川大尊!”
  
  “有一位大尊,被撕裂巨兽袭杀了!”
  
  “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它,为何单单只是对付我们?”
  
  岩川大尊在撕裂巨兽下手时,几乎是被秒杀,令在场的所有异族族人,再次回想起被撕裂巨兽支配的大恐怖。
  
  曾经发生在通天星域的,撕裂巨兽的血腥杀戮,噩梦般重现。
  
  “炼狱大尊!”
  
  “嗜血大人!”
  
  “邪风族长!”
  
  妖魔、邪冥和幽族、骸骨族族人,纷纷发出求救的呼喊,面对着天敌克星——撕裂巨兽,他们连反抗的念头,都无法形成。
  
  他们唯有将希望,寄托在炼狱、嗜血和邪风大尊身上。
  
  只可惜,这三位被他们视为依仗的首脑,都分别面对着强敌,根本抽不出余力,去对付撕裂巨兽。
  
  “呼!”
  
  浮陆在灰白色气旋中,漂泊在雪域。
  
  不断有异族族人,或尸体,或鲜活状态,被浮陆内的能量给带动着,一闪而入浮陆。
  
  活着的异族族人,不由自主地,进入浮陆时,哭天喊地,声声悲痛恐惧的叫声,令人听的都头皮发麻。
  
  人族的族人,没有一个被撕裂巨兽攻击,他们那弱小的气血,连给撕裂巨兽塞牙缝的资格都不够。
  
  浮陆飘逝着,陆陆续续的,又有大批的异族族人被吞没。
  
  得不到炼狱大尊、嗜血大尊和邪风大尊回应的异族,终于崩溃,历史又一次重演。
  
  邪冥、幽族、妖魔、骸骨族族人,和当初在通天星域那边,在雪域四散窥探,只为了不被撕裂巨兽抓住,成为它的口中餐。
  
  溃败,还是因天敌撕裂巨兽,没高阶大尊去针对。
  
  “星空巨兽,才是战争利刃啊!”姬元泉环顾四周,看着被迫逃离的异族,感慨万千,“我终于明白,在始源时代星空巨兽横行的年代,为何墟界的三大奇族,不敢去灵界乱来了。这种吞食域界的,最庞大生灵,果真是恐怖绝伦。”
  
  七星界海的海底。
  
  被虚空灵族筑造的,那座奇异的红铜界门,骸骨族的灰骨大尊,一次次地,挥动其碎骨刀。
  
  碎骨刀的每一击,都斩向界门。
  
  界门,本只有具备虚空灵族血脉的裴琦琦,或聂天以五大邪神的力量,强
  
  (本章未完,请翻页)
  
  行推开。
  
  可此时,碎骨刀内残存着的,碎骨大帝的死亡精芒,随着一刀刀的划动,似乎正破坏着,虚空灵族构筑的精妙空间阵图脉络。
  
  碎骨大帝,毕竟乃墟界白骨族,有史以来的至强者。
  
  手持碎骨刀,曾在灭星海短暂活动过的灰骨大尊,在那逝去的年代,以碎骨刀的玄奥,沟通过墟界白骨族强者。
  
  通过白骨族强者的指引,他从而得知,碎骨刀的余留力量,死亡精华,也有将界门破坏的可能。
  
  几乎同时。
  
  墟界。
  
  紧闭着的,和灵界沟通的矗立界门,有斑驳的,点点灰白颗粒,在界门内浮现,渐渐密集。
  
  此处,囤积着墟界的魔族、冥魂族和白骨族众多强者。
  
  一股股雄霸天地的气血,如滚涌的狼烟,冲入云霄深处。
  
  狼烟般的气血,竟然有十几股之多,或残暴嗜杀,或寒魂森森,或死气缭绕,皆是十阶血脉的大尊等阶。
  
  单单此地,三大奇族的大尊,就有十几个!
  
  这些大尊,一旦在界门打开后,涌入七星界海,进入人界,定然是所有人族的噩梦,可能连灵界的古灵族、木族,也一并遭殃。
  
  “快了!”
  
  “是碎骨大帝的死亡精芒,在另一端,默默消磨众多空间法阵!”
  
  “我们的后裔,在人界那边奋战,帮助我们开启界门!”
  
  “再等候一阵子,等他们成功将界门打开,我们就征服人界!”
  
  声声嚎叫,从墟界的三大奇族强者口中嘶啸出来,震的这方天地,都像是扭曲变了形。
  
  ……
  
  “灰骨大尊!”
  
  流云剑宗的尹行天,越过被赵山陵敞开的空间缝隙,倏地冲向七星界海。
  
  “呼啦!”
  
  旋转着道道霞光,孔雀开屏般的通神剑阵,先一步向界海沉落。
  
  海底,灰骨大尊还在动用着碎骨刀,将碎骨大帝的死亡精芒,一点点地,融入那界门内,令虚空灵族刻印的空间法阵扭改。
  
  “斩!”
  
  碎骨刀,又挥洒出数十点死亡精芒,逸入界门。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