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再次开启?

      雪域一角。
  
      妖魔族的嗜血大尊,和巨型化后,近八千米高的聂天,厮杀在一块儿。
  
      那数不尽的紫色闪电,交织着聂天的生命气血,或绽放出古老的魔族符印,或一段段蕴含生命奥义的烙记。
  
      “哧啦!”
  
      嗜血大尊巨臂划过,锋锐如寒刀的指甲,拉扯出魔力虹芒,从聂天胸口闪过。
  
      聂天胸口,骤然绽现出深可见骨的伤痕,那一截截红莹莹的,赤红神晶的骨头,内部闪烁着耀目的血光。
  
      宽阔的胸腔,伤痕如大地的裂缝,却没有一滴鲜血流溢。
  
      这是因为,一层暗红色血膜,在他生命精气的凝炼下,几乎瞬间形成,牢牢庇护着脏腑。
  
      “生命精血,天木重生术!血肉重铸!”
  
      随着聂天的低吼,从他粗如溪河般的筋脉血管中,飞出条条纤细的赤红血线,在其胸腔,后背、腰腹处,十几条伤口飞逝。
  
      如有众多具备生命意识,微小至极的生命,正在帮助他将伤口缝合。
  
      他一边战斗,一边添加更多伤口,还在一边恢复。
  
      这便是聂天突破到九阶血脉,生命真谛激发,且动用天木重生术之后,肉身恐怖无比的恢复力。
  
      就连妖魔族的嗜血大尊,单论血肉的修复能力,都不及他。
  
      “蓬!”
  
      聂天掌印一按,掌心中,众多星辰光烁组合的星辰阵法,就在嗜血大尊的腋下爆裂。
  
      “星辰爆!”
  
      如天地混沌时,硕大星辰发生的大爆炸,无数璀璨的星辰碎片,溅射到嗜血大尊腋下。
  
      嗜血大尊的妖魔不灭体,也在星辰爆灭时,血肉横飞。
  
      一片片,深紫色,满是褶皱或硬如甲胄的皮肉,从嗜血大尊腋下飞离,每一块都是数百斤沉重。
  
      嗜血大尊被炸裂的碎肉,绽放着魔光,仿佛紫色魔石。
  
      还有一滴滴鲜血,突传来嗜血大尊的咆哮,和来自于灵魂的吆喝。
  
      旋即,就见从他魔躯飞离的血肉块,诡异地蠕动着,居然化作一个个常规形态的嗜血大尊。
  
      肉块变成的嗜血大尊,气血虚弱,只有数米大小。
  
      可他们都有灵智,仿佛是嗜血大尊的分身,有灵魂,还能娴熟地运用血脉秘术,并主动地,重新融入到本体。
  
      数秒后,一个个小号的嗜血大尊,就重新构成了祭出妖魔不灭体的嗜血大尊。
  
      嗜血大尊又变得生龙活虎。
  
      下一霎,聂天再次动用生命血脉力量,并运转星辰、火焰之力,和嗜血大尊又撕扯在一块儿。
  
      众多血脉符印,星辰奥义规则,火焰神文,立即和嗜血大尊的狂暴魔力,激荡震动起来。
  
      “呼!”
  
      聂天随手一抓,就有一团团炽烈光球,似微缩后的太阳,轰在嗜血大尊身上。
  
      嗜血大尊爆吼着,深紫色的气血海,铺展开来,有紫色的雷电,将光球殛灭开来,他那霸道雄阔的魔身,一步越过燃烧爆裂的光球,以硬如天外陨石的头颅,撞击向聂天伤痕累累的胸口。
  
      “擎天之怒!”
  
      聂天挥拳,星辰、火焰、草木和气血之力,玄奥齐现,砸向嗜血大尊的头颅。
  
      如古老巨神捶打滚圆域界。
  
      “蓬!”
  
      厚重、狂暴、凶蛮的气血,一叠接着一叠,从嗜血大尊透露动荡开来,令轰出一拳的聂天,躯身都在摇晃。
  
      嗜血大尊的眼瞳,溅射出星光、火光,似也头晕眼花。
  
      一人族混血,一妖魔大尊,未动用魔兵利刃,竟拼个势均力敌。
  
      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聂天灵魂识海,分魂璀璨,对着着火焰、草木、星辰灵丹,五大邪神,还有那截星空巨兽骨头。
  
      此刻,他和嗜血大尊战斗中,还能一心多用。
  
      五大和邪神互通的分魂,密切地,关注着邪神和邪风大尊的战斗。
  
      邪冥族,高阶血脉的邪风大尊,以灵魂、气血、人族魂灵衍变的那条虚幻冥河,被五大邪神分而食之以后,邪风大尊已经胆怯。
  
      后面的战斗,邪风大尊变得极其被动。
  
      一段段,晦涩难懂的魂音,化作一片片古老的冥魂族魂文,结出印记,沟通三界共存的冥河,被邪风大尊变化为灵魂秘术。
  
      燃魂血咒,幽暗魂界,魂之大寂灭……
  
      就见,众多奥妙无穷的灵魂秘术,被邪风大尊随意地施展出来。
  
      可那五尊邪神,在诸多的灵魂杀招下,竟岿然不变,依旧狰狞凶恶地,去抓捕邪风大尊。
  
      五种极致的负面情绪,汇聚为深海,竟从五个方向,渗透到邪风大尊的灵魂深处。
  
      邪风大尊的魂魄,都生出颤栗不安。
  
      “不!”
  
      他嘶啸着,根本无法相信,为什么聂天能御动他们祖祖代代供奉的邪神,为什么能唤醒并复活他们。
  
      得到冥河认可的他,自然明白所谓的五大邪神,真实的来历。
  
      依附于天魂大尊的五大扈从,没有帮助他,去抵御强者,偏偏在聂天的驱使下,带着聂天的灵魂气息,来围击自己。
  
      这让邪风大尊极其愤怒而又不解。
  
      “叩门!”
  
      其心脏处,一滴滴青玉般的精血,顿时燃烧。
  
      数百个灿若繁星的魂文,刺目地,从那一滴燃烧着的精血中显化而出,每一个魂文,都只有蚂蚁般大小。
  
      可在魂文内,突然又闪现出,许许多多人界和灵界,从未有过的生灵魂魄。
  
      那些生灵魂魄,分明属于墟界,属于消亡在墟界的弱小种族。
  
      那些魂魄,就是祭品,是墟界的冥魂珠族人,和邪风大尊沟通的关键。
  
      他内心的困惑,通过“叩门”,横跨界之壁垒,通过玄之又玄的方式,落入墟界冥魂族的那条冥河。
  
      又通过那条冥河,被冥魂珠现任的族长——千魂大尊洞悉。
  
      一缕魂念,由千魂大尊释放,瞬入邪风大尊脑海。
  
      “冥魂珠!”邪风大尊神色一震,“只是因为冥魂珠吗?区区一枚珠子,就能够御使五大邪神?冥魂珠的主人,曾经的冥魂大尊,也只是一位高阶大尊啊。何况,他湮灭了多久,魂海都成为珠子内的清濛世界了。”
  
      邪风大尊依然困惑。
  
      然而,下一霎,他又收到一缕魂念。
  
      这魂念一传来,他顿时激动开来,“界门,界门即将开启!我们的血脉源头,我们的发源地的族人,就要降临人界了!”
  
      此言一出,雪域的所有人族强者,都大惊失色。
  
      “尹行天,还有古灵族三位大尊,拦不住灰骨?”姬元泉尖叫着,第一时间撕扯空间,将七星界海和雪域畅通。
  
      所有人都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