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鏖战到底!
七星界海。
  
  灰骨大尊手持碎骨刀,从海岛界门飘逝出来,就悬浮在界海上,仰天嘶啸。
  
  那柄碎骨刀,横亘在他胸腔,如一匍匐着的白骨苍龙。
  
  死亡席卷天地,湮灭众生的恐怖气息,从那碎骨刀释放。
  
  蒙蒙中,似有一尊脚踏星河,以亿万块碎骨,堆砌而成的巨大至极的骸骨踪影。
  
  那踪影,乃是以碎骨刀的死亡气息,幻化而出。
  
  “碎骨大帝!”
  
  擎天巨灵查特维克,雷龙斯科特,还有古兽族的金羽雀神,端详着碎骨刀气息,幻化出来的碎骨踪影,失声惊叫。
  
  三位,皆古灵族的中阶大尊,在灵界和人界,都是声名赫赫之辈。
  
  然而,待到那恐怖的,以碎骨堆砌的踪影浮现,他们仅远远观看,都止不住的颤栗。
  
  那是血脉的颤栗和恐惧!
  
  墟界白骨族的一代大帝碎骨大帝,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已不知多少年。
  
  逝去的碎骨大帝,一截枯骨制成的碎骨刀,如白骨苍龙,横亘在灰骨大尊胸腔,竟令他们血脉如此惊惧不安。
  
  看着那碎骨大帝的虚影,三位古灵族大尊的心神、气血,甚至鲜血内的精气,都似在流失。
  
  “蓬!”
  
  雷龙斯科特的龙鳞底下,一团暗含雷霆真谛的气血,骤然爆炸。
  
  一片银白色的鳞甲,也因此炸碎,并喷涌出一股精纯的龙之气血。
  
  可那气血,在斯科特的龙眼,瞪着碎骨大帝的虚影时,居然匪夷所思地消逝了气血精华,如被一股死亡意志影响。
  
  由生,至死!
  
  斯科特轰然巨变,喝道:“别再去凝视,碎骨大帝残存气血,变幻出来的虚影。这位卓绝的大帝,即便死了,他参悟的极致死亡力量,依然能通过死亡气息,去荼毒我们的心智和灵魂!”
  
  “啊!”
  
  擎天巨灵查特维克,在斯科特一句话后,发出震天动地的叫嚷。
  
  他那巍峨的躯身,突现一片片灰白斑点,那些灰白斑点缭绕着死亡气息,如死去很久的生灵,肌肤自然生成的尸斑,看着就瘆得慌。
  
  查特维克怒啸着,连番动用血脉力量,一滴滴精血爆发,去洗涤,去冲击那些灰白斑点。
  
  他感应出,他的气血,似乎没有办法,轻易地炼化那些斑点。
  
  不止是他。
  
  只要在七星界海的,不论是人族,还是异族,谁敢长时间地注视碎骨刀,去看碎骨大帝的虚影,都纷纷受其遗留死亡血脉的荼毒。
  
  董奇松、景飞扬,等等圣域者,望着碎骨大帝的虚幻身影,生命气息都在不知不觉流失。
  
  他们还浑然不觉。
  
  直到,斯科特的一声惊叫,才让在场的众多强者,醒悟出蹊跷。
  
  所有还敢端详碎骨大帝踪迹者,立即第一时间,将目光撤离。
  
  他们欣喜地发现,只要不去看那碎骨大帝虚影,似乎就不算是冒犯,然后……也就摆脱了死亡气息的荼毒。
  
  “剑鸣!”
  
  尹行天轻喝,孔雀开屏般的通神剑阵,叽叽喳喳地欢快交谈着,飞向灰骨大尊。
  
  碎骨刀的死亡气息,变幻出来的碎骨大帝的虚影,骤然一变。
  
  碎骨大帝的虚影,幻化做一片灰白色的死亡异界,内部白骨堆积,有一座座埋骨之地,将尸体内的力量,转化为死亡之力。
  
  通神剑阵的万千剑鸣,在那死亡异界内,竟短暂迷失。
  
  这柄,骸骨族的重器碎骨刀,落在灰骨大尊的手中,威力似乎才真正释放出来,连通天阁最神奇的通神剑阵,都能限制一二。
  
  灰骨大尊的眼瞳,骨碌碌地转动着,道:“来不及了。”
  
  他降临七星界海,没有立即大开杀戒,没有将七个死星上的人族炼气士,一个个灭杀,只是尽可能地以碎骨刀的余力,去破解虚空灵族构筑的界门,如今来看,真正是最明智的举动。
  
  他在尹行天抵达,在古灵族的三位大尊降临前,已破开界门的防护。
  
  “哗!哗哗!”
  
  七星界海的海水,掀起惊人的浪潮,海底影影绰绰,似有墟界的生灵,即将透过界门,踏入到人族的天地。
  
  “糟了!”
  
  “裴小姐不在,聂天也在雪域战斗,谁都阻止不了界门的开启了。”
  
  “界门一旦开启,墟界的三大奇族,不是顺势涌入了?”
  
  依附于聂天的,知晓墟界三大奇族厉害的,垣天、陨星和天莽星域的炼气士,都惶恐不安,都无所适从。
  
  反观,还有不知墟界深浅的,一心想要界门开通,去墟界搜刮涤魂源液的炼气士,则是喜悦参半。
  
  他们一方面担忧墟界的三大奇族,一方面,又暗暗期待。
  
  七星界海的海水,急剧变浅。
  
  汇聚在海水的能量,尽数流逝向界门,帮助海底的界门,一点点撕裂开来。
  
  一阵子后,海底的界门,竟若影若现地,在众多强者眼底露出。
  
  而此时,尹行天和古灵族的三位大尊,都被灰骨大尊御动着碎骨刀,拼命地攻击。
  
  “界门!”
  
  “看样子,界门就要开启了!”
  
  “另一边,就是墟界,是有涤魂源液的奇地!”
  
  “四大古老宗门的魁首,消失之地,就是墟界啊!墟界,有着数不尽的秘密,有着琳琅满目的天材地宝!”
  
  “不错!他们把持着,进入墟界的通道和方式,将利益牢牢地抓住手中,不给我们丁点!这,或许就是我们永远没办法,跻身为强大宗门的关键!”
  
  “资源!墟界的资源啊!”
  
  耗费巨大代价,将宗门分部,设立在七星界海的部分强者,眼看界门在灰骨大尊的力量下,被凿开了裂缝,突然疯狂。
  
  “咻!咻咻咻!”
  
  有十几个圣域级别,还有虚域级别的炼气士,眼瞳中,燃烧着炽烈贪婪的光芒,不顾一切地,一头冲向界海底部。
  
  在他们来看,率先进入墟界的,能最快地攫取利益,能离涤魂源液更近。
  
  游奇邈,俞素瑛,还有血灵子等人境界的突破,令他们看到了涤魂源液的价值那是他们冲击神域的至宝啊!
  
  ……
  
  雪域。
  
  和嗜血大尊鏖战中的聂天,遍体鳞伤,一条条细密的伤口中,一滴鲜血没有流淌,却有交织的血芒闪烁。
  
  “咦!”
  
  突地,他嗅到和他灵魂互通的五大邪神,又在聚涌残魂和记忆。
  
  聂天骤然变色。
  
  五大邪神,分离后消散在人界和灵界的,残魂、记忆,都被邪冥族历史上的那位鬼才冥魂大尊,吸收炼化到三枚冥魂珠了。
  
  在人界和灵界,应该已经没有五大邪神残存的记忆,和碎裂的魂念。
  
  可现在……
  
  他瞬间明白,七星界海那边失控了,知道界门已经畅通,所以才会有五大邪神的残魂、记忆,从墟界流逸而出。
  
  “糟了!”
  
  凶悍如他,得知界门开启,也心神震动。
  
  他的眼瞳,似渐渐被血色染红,他看向眼前的嗜血大尊,还有在虚空极深处,和游奇邈战斗的炼狱大尊。
  
  “大尊!大尊的气血!”
  
  他用力吸了一口气,一腔暴戾的血气,在心头孕育着。
  
  他坚信,以他生命血脉的强悍和神异,若能轰杀嗜血大尊,能得到炼狱大尊,还有眼前异族数位大尊的气血尸身,他将能在短时间再次提升战力!
  
  若是,他的战力,能凌驾炼狱大尊,即便是墟界三大奇族涌入,他也有一战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