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鳌食虫
广袤无际的血海,生命气息磅礴浩瀚,无处不在。
  
  滴滴晶莹剔透的精血,汇聚为海,化作他生命血脉的源头生命血域。
  
  他的一道幽魂,如随风而动的气球,飘荡在血海。
  
  血海深处,有散发着纯粹生命之力的磁场,代表着生命本源,代表着最极致核心的生命真谛,在吸引着他。
  
  他的幽魂,笔直地,朝着血海深处飞逝。
  
  “咻!咻咻!”
  
  一束束生命流光,从那血海深处绽放,箭矢般,扩散到八方。
  
  每一束生命流光,都记载着生命力量的大道奥妙,烙印着一种生命秘术的运作方式,亦或者尘封在历史中的,一段段过往。
  
  聂天的那道幽魂,每每被生命流光击中,流光如划过空气,一闪而逝。
  
  可流光内,烙印着的生命真谛、知识,则是在接触霎那,就被他的幽魂拓印下来,成为他记忆的一部分,且永不磨灭。
  
  只是,很多流光内烙印的知识,艰深难懂。
  
  便是他的生命血脉,跨入到九阶,觉醒了众多生命天赋,洞悉了种种生命秘术,有很多知识,他还是云里雾里的,无从感应。
  
  “这次,我会收获什么生命秘术?”
  
  他内心,还是充满了期待。
  
  他也在尽可能地,去接近血海深处,绽放出生命本源力量的磁场。
  
  他有种感觉,若他的这道幽魂,能真正抵达血海深处,能亲眼注视,能看到那神秘莫测的生命本源,他就能得到最强的生命秘术。
  
  也能,得知生命力量的最深秘密。
  
  因此,沿途一束束地,从他这道幽魂越过的生命流光,烙印而来的记忆知识,他根本没有耗费心思感悟。
  
  他深知,他在无尽血海逗留的时间,绝不会太久。
  
  他要抓紧时间,尽可能地,去接近有生命本源磁场释放的核心。
  
  他的生命精血,在外界一滴滴燃耗着,他的灵魂力量,也在他探索血域时,飞快地流逝,他越来越感到急迫。
  
  明明,明明离血海深处很接近了,明明能感应出生命磁场的活跃,可仿佛就是无法抵达。
  
  ……
  
  雪域。
  
  董丽,人族各方神域,木族原木大尊,还有古灵族三位大尊,在晶雪域,洽谈共抗墟界异族之事。
  
  浮陆中的撕裂巨兽,并没有和他们一道儿。
  
  浮陆在雪域飞逝着,将部分心怀不轨,缩在域界的异族族人,一个个如捕捉爬虫般揪出来。
  
  数位九阶的妖魔、邪冥族大君,被撕裂巨兽拉扯到浮陆,沦为它果腹的美味。
  
  一阵子后,偌大一个雪域,的的确确再没有异族族人逗留。
  
  “呼!”
  
  灰白色的气息,渐渐从浮陆蔓延,慢悠悠地覆盖到雪域的每一个边沿尽头。
  
  如穹顶,似结界光幕,封闭了整个雪域。
  
  那是撕裂巨兽对雪域的笼罩。
  
  这样一来,就算是墟界的异族,有精通空间之力者,想要进入雪域,都必须破掉撕裂巨兽的气血封禁。
  
  相反,人族的姬元泉,还有赵山陵等人,进出雪域都不受限制。
  
  撕裂巨兽有足够的智慧,有足够的意识,能够令它在一息间,分辨出要穿透空间的,是人族这边的族人,还是墟界的异族。
  
  将这些做完,浮陆飘动着,又到了飞雪域聂天苦修之地。
  
  “他进入了,他血脉对应的源头……。”
  
  撕裂巨兽的气血和魂念,能封禁整个雪域,自然也能轻而易举地,渗透到飞雪域,能看到聂天静坐着,被血膜裹着的特殊形态。
  
  “什么东西?”
  
  撕裂巨兽无处不在的气血和念头,突嗅到异常。
  
  雪域边沿一角,有亿万怪异的虫豸,尖利地嘶啸着。
  
  那些虫豸化作一片褐色虫海,每一只虫豸都如蚊蝇,在它眼中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可亿万虫豸汇聚在一块儿,传来的气息,却令撕裂巨兽都有一种威胁感。
  
  它感觉,那漫天的虫豸,能对它造成影响。
  
  “嘿,果然是星空巨兽的气血之力,封禁着雪域!”
  
  数不尽的褐色虫豸中,忽冒出一位位墟界的异族大尊,魔族的阿加莎,白骨族的胤骨大尊,还有冥魂族,千魂大尊的一道分魂。
  
  怪异的虫豸,在胤骨大尊的森白骨身飞舞着,在千魂大尊的分魂叫嚷着,团团聚涌在阿加莎的脚下,为他们所用。
  
  虫海后方天际,嗜血大尊、通幽大尊和灰骨大尊赫然在列。
  
  灵界的异族大尊,在极短时间内,和墟界的异族大尊汇合,并达成了默契般,将雪域视为一个关键之地。
  
  或者说,将连连令他们溃败的撕裂巨兽,视为最重要的袭杀目标!
  
  “我们墟界三族,从开始在灵界和星空巨兽战斗失利开始,就在钻研如何对付这些恐怖巨兽。”千魂大尊的魂影,高悬在虫海上,向灵界的嗜血大尊、通幽大尊说道:“经过无数年的探索,我们找到了一些方法,这些被我们培育出来,名为鳌食虫的异虫,就能对付它们。”
  
  “鳌食虫,含有噬骨蛭,噬金虫,还有天鳌,等等十九种异虫血脉。那些异虫,有灵界的,也人界的,也有我们墟界的。”
  
  “但最最主要的,还是一种不知名的,来源于星空巨兽体内的异虫!”
  
  “那异虫,就像是星空巨兽体内的毒素一样,能破坏、啃食星空巨兽的血肉,令其虚弱无力,令其气血溃散。”
  
  “我们就是以那种异虫为主,混杂三界各类奇虫,帮助它变得更强大,更适合对付星空巨兽。”
  
  “我们将其圈养在墟界一禁地,还以星空巨兽的残肢内血筋,来喂食它们,令它们迷醉星空巨兽的气血,令它们一次次进化,终成为能渗透到星空巨兽气血封禁,能钻入其肌肤毛孔的异虫鳌食虫。”
  
  “鳌食虫的虫海,只要进入星空巨兽身体,就能不断啃食其血肉,短时间繁衍出大量虫豸,将星空巨兽都给活生生耗死。”
  
  千魂大尊有条不紊地解释。
  
  因撕裂巨兽的强大,族人损失惨痛的嗜血大尊、通幽大尊和灰骨大尊,听闻他这番话,眸中立即充溢着汹涌杀机。
  
  “要是那头撕裂巨兽能解决,人界这边,便没有再战之力。”灰骨大尊道。
  
  嗜血大尊从七星界海而来,他被墟界同族的实力,给深深震撼。
  
  目前,就有十几位魔族、冥魂族和白骨族大尊,虽领头者,只是初阶阿加莎,还有中阶的胤骨大尊,可魔族和白骨族的大尊基数众多。
  
  而且,高阶的大尊,也即将抵达。
  
  这股力量,再加上他们,横扫人界易如反掌。
  
  “去吧。”
  
  千魂大尊一挥手,充满了星穹的鳌食虫,浩浩荡荡地,就向雪域而来。
  
  “吱吱吱!”
  
  嗅到星空巨兽气息的鳌食虫,一只只发出兴奋的尖叫,它们顿时接触了,由撕裂巨兽释放出来的气血结界。
  
  灰白色的,含有撕裂巨兽气血的结界,被鳌食虫啃咬。
  
  鳌食虫体内,极其歹毒诡异的,专门针对星空巨兽的血脉,接连爆发开来。
  
  只见撕裂巨兽的气血封禁呈,就在鳌食虫的啃噬下,如被硫酸腐蚀,马上就破了大洞。
  
  鳌食虫啃噬那些气血,小小的身躯,如喝醉了般摇摇晃晃地,一边飞逝着,一边留下虫卵,虫卵会在很短时间内,变成新生的鳌食虫。
  
  很快,鳌食虫的数量,就多了两成。
  
  新生的鳌食虫,还有兴奋的鳌食虫,一点不着急冲击雪域深处,就在边沿有撕裂巨兽气血的地方,啃噬那些气血结界,繁衍着更多虫豸。
  
  “有效!果真有效!”
  
  嗜血大尊咧开嘴,狰狞地怪笑。
  
  其余灵界的异族族人,也配合地,猖狂地大笑。
  
  他们被撕裂巨兽吓破了胆,被撕裂巨兽的气焰,压迫了太久太久。
  
  通天星域的失利,雪域的败北,撕裂巨兽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他们来看,只要撕裂巨兽能对付,人族早已溃败,早就沦为他们的奴役。
  
  “不愧是墟界的族人,一过来,就展现出墟能转化轮,就释放出鳌食虫,从根本上,解决了大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