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黑暗之子
    七星界海,七个死寂的星辰上。
  
      各大宗门遗落下来的,残破的空间传送阵,被魔族、冥魂族族人,去修复成功。
  
      借助空间阵法,由墟界而来的异族强者,联合妖魔、邪冥、幽族、骸骨族,向人族各大星域渗透。
  
      十几位异族大尊,任何一位,在那些没神域者坐镇的域界出现,都有绝对的统治力。
  
      寒渊星域,九曲星域,幽泽星域,天幻星域
  
      一个个人族星域,众多的域界,相继沦陷。
  
      魔族、白骨族和冥魂族的族人,在妖魔、邪冥、骸骨族的带领下,将人族域界拿下,轰杀胆敢反抗的强者,奴役弱小的人族,将其如牲畜般圈养。
  
      很短时间,人界就有十几个星域,被墟界异族攻陷。
  
      “乾元星域,就在刚刚失守了。”
  
      晶雪域,叶文翰袖口处,一缕缕剑芒闪烁着,将最新的消息获取。
  
      他皱着眉头,对董丽说道:“乾元星域灵武殿,被异族夷为平地了。所有灵武殿,境界达到域境者,皆被灭杀。”
  
      “灵武殿。”董丽叹息。
  
      她曾听聂天说过,和灵武殿关系不错,灵武殿的柴龙歌和祡凤舞两人,在碎灭战场时,与聂天还并肩作战过。
  
      “灵武殿,怎么没有被安排到,有神级阵法的域界?”董丽询问。
  
      叶文翰苦笑,“有神级大阵的域界,一共有多少?碎星古殿,虚灵教,还有五行宗,然后就是太始天宗、玄清宫这类的宗门。人族天地何其大,宗门何其多,哪里能安排的过来啊。”
  
      “没办法。”姬元泉也道。
  
      随着灵界的异族,和墟界的异族合力,人族这边的溃败,几乎不可阻挡。
  
      董丽等人商议了一番,觉得碎星古殿、虚灵教和五行宗的域界,暂时还算是安全,即便是高阶大尊,也难轻易破开。
  
      因此,他们都将散落在外的精锐力量,弄到那些有神级大阵庇护的域界,譬如碎星域。
  
      要借助这样的星域,先保全一部分人。
  
      突地,趴伏在地的,懒洋洋的黑玄龟,一个激灵地精神了起来。
  
      黑玄龟朝着天外低低嘶啸。
  
      董丽一惊,立即和黑玄龟灵魂互通,娇丽的脸上,渐渐就阴沉了,“情况不妙,撕裂巨兽对雪域的封禁,也要失效了。墟界的异族,在千魂大尊的率领下,驱使着名为鳌食虫的异虫,蚕食了撕裂巨兽的气血。”
  
      此言一出,众人都纷纷变色。
  
      他们之所以待在雪域,而非碎星域,或别的地方,就是因为撕裂巨兽的存在。
  
      聂天离去前,清楚明白地说过,撕裂巨兽会是一股强大助力。
  
      通天星域的血战,雪域的那一战,都证明这头撕裂巨兽,具备以一己之力,去改变战斗大局的能力。
  
      撕裂巨兽,也是他们最强大的依仗。
  
      可现在
  
      “鳌食虫,是专门为了对付星空巨兽,被墟界的异族带过来的。”董丽心情沉重无比,“那头撕裂巨兽,借助黑玄龟的口,让我告诉大家。不帮助它,解决掉那些鳌食虫,它是不会轻易出来,助我们去战斗的。”
  
      “鳌食虫!”叶文翰烦躁不已,“那是什么鬼东西?”
  
      “我也从未听过。”姬元泉眼睛闪烁了一下,说:“既然鳌食虫出现,撕裂巨兽对雪域的封禁和控制不在,那雪域就不再是理想的容身之地。我建议,境界低微弱小者,先去碎星古殿、虚灵教避祸,其余人想办法,消灭那些鳌食虫。”
  
      “御使鳌食虫的,有千魂大尊的分魂,有魔族和白骨族的大尊,还有嗜血、通幽、灰骨等大尊。”董丽看了他们一眼,“这只是知道的,还有什么墟界大尊没显露,我可说不清。大家有没有信心,在他们这些大尊的眼皮子底下,将鳌食虫灭杀?”
  
      一众强者,顿时沉默。
  
      “咻!”
  
      一束黑暗魔光,横跨无垠星河,忽在晶雪域的域外降临。
  
      黑暗魔光内,传来一个嘹亮宏大的声音,“请问,董丽小姐,可在下面?”
  
      下一霎,就见一位俊朗非凡的魔族青年,从黑暗走出。
  
      他身穿极其繁复精美的魔族衣衫,紫发披肩,黝黑的眼眸,仿若黑暗的源泉,散发着令人迷醉的妖异魔力,“我从墟界而来,名叫阿兹特克,在墟界,我被称呼为黑暗之子,我希望你能出来一见。”
  
      “魔族!”
  
      晶雪域中,所有人族的神域者,都为之变色。
  
      尹行天,俞素瑛,等等人族强者,眼中骤然爆射出夺目神光。
  
      他们的视线,穿透晶雪域的界壁,都落到星空之外。
  
      然而,在他们眼中的阿兹特克,似被黑暗完全笼罩着,他们竟然瞧不出真容。
  
      就连原木大尊,还有三位古灵族的大尊,释放出气血之力,以灵魂探知,感应出来的,都是一片黑暗。
  
      最极致的黑暗!
  
      唯有董丽,便是没有睁开眼去刻意看,那阿兹特克的形象,都仿佛自然而然地,逸入她的脑海。
  
      “黑暗魔力!”
  
      董丽轻呼,隔着晶雪域的界壁,她就能从阿兹特克身上,嗅到一股异常熟悉的气息黑暗魔石的气味。
  
      传说中,黑暗魔石乃墟界魔族,黑暗之王的眼瞳,共有两只。
  
      一只,在她身上,已经融入她的丹田灵海。
  
      另外一只
  
      突然间,董丽就明白过来,知道另外一块黑暗魔石黑暗之王的眼睛,就是被晶雪域之外的阿兹特克获取。
  
      “我体内,流淌着先辈的血脉。”阿兹特克的声音,浩浩荡荡地,从天外传来,震的晶雪域的界壁,“嘎吱嘎吱”地,似乎要炸碎开来,“我魔族,有史以来的最强者黑暗之王,就是我的先祖。”
  
      “轰!轰隆隆!”
  
      晶雪域的冰川,纷纷爆裂,大地也被震的,出现无数深深的沟壑。
  
      有浓黑的黑暗,如漆黑的水,从晶雪域裂开的地底渗出。
  
      黑暗,似乎要在短时间内,覆盖整个晶雪域。
  
      域界内部,所有人族的强者,古灵族的大尊,竟然都判断不出阿兹特克的血脉等阶,也看不到他的真容。
  
      只有阿兹特克的声音,轰隆隆地,如天塌了般,从虚空滚滚而来。
  
      “呼!”
  
      魔族的阿加莎,风姿绰约地,在阿兹特克身后显化出来。
  
      “那位大人遗落在人界奇物,您下去拿就是了,何必和他们浪费口舌?”阿加莎在其背后,微微鞠身,她的语气神态,分明是下位者,面对上位者的架势是最有希望如您先祖般,超越十阶者。”
  
      “先祖遗物,已和她融为一体,不是那么容易获取的。”阿兹特克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和你再解释,你也不会懂。”
  
      “那你?”阿加莎愕然。
  
      阿兹特克微微一笑,“我有我的方法。”
  
      黑暗忽然消逝。
  
      阿兹特克的气息,从晶雪域之外,似突然填满晶雪域内部,所有的黑暗片区。
  
      他似潜隐在所有黑暗中。
  
      “董丽小姐,你我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我结合,黑暗本源才能融为一体。”阿兹特克的声音,从所有黑暗之地响起,“那个叫聂天的家伙,压根配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