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不服!
所有光源,皆被遮蔽。
  
  聚涌在晶雪域,商议着如何抵御墟界异族的众强,如坠永恒黑夜。
  
  意识,触感,魂念的延伸,都受到限制。
  
  在外界,魔族阿加莎的眼睛下,本如晶球般的晶雪域,似被墨汁涂抹,沦为一黑色光球,从中传来的气息,都属于阿兹特克。
  
  “不愧是黑暗之子。”
  
  阿加莎神色中,敬畏的意味更重,她对这个魔族的后起翘楚,本来还有些不服气。
  
  可现在,眼见浓郁的黑暗,淹没晶雪域,令所有人族族人,都被黑暗笼罩,她终于叹服,“或许,他真的能够如黑暗之王般,成为族内的至强者!”
  
  黑暗中。
  
  黑玄龟不安地低鸣,十阶的血脉轰然爆发,如硕大的漆黑山川,龟壳上方,一片片散发着神秘气息的黑暗魔纹,游蛇般蠕动。
  
  董丽立在龟背,脚下黑玄龟的黑暗魔纹,似荡漾着的波浪。
  
  黑暗,也是她的力量源泉,她无比适应。
  
  她一双眼眸,在黑暗中绽放出,纯黑的魔光,被黑暗笼罩的晶雪域,一草一木,一虫一蚁,都被她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之前都没有的奇妙感受。
  
  此刻,在完全被黑暗渗透的晶雪域,她宛如成为其中神明。
  
  尹行天,俞素瑛,原木大尊,三位古灵族的中阶大尊,他们的恍惚,不安,困惑,惊异,不论是神色,还是复杂的内心变化,她仿佛都能看见,都能……以灵魂聆听。
  
  她只要心念变动,黑暗就能化作她手中利刃,向晶雪域的众生挥刀。
  
  她生出实力暴涨的自信感。
  
  可一霎后,她就醒悟过来。
  
  因为,她发现她并不是晶雪域唯一的黑暗神明,还有一个陌生的魔族青年,悄然显化出来,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我是黑暗之子,阿兹特克。”他再次介绍,“有没有感觉,这一刻的晶雪域,就像是你的黑暗领域一般?被黑暗淹没的晶雪域,众生的动向,他们的所思所想,你都能隐约捕捉。他们的气息流动,丹田灵海的细微变化,一样能感知对吧?”
  
  董丽皱眉,“黑暗之子?你觉得以你一己之力,真能在晶雪域为所欲为?”
  
  “嘿。”阿兹特克灿然一笑,道:“当然不是。不过,我的族人,还有冥魂族、白骨族的族人,也在附近啊。灵界的嗜血大尊、灰骨大尊、通幽大尊,也是我们的一部分。至于那头撕裂巨兽,它若是胆敢过来,我们就送它彻底绝灭。”
  
  “呼!”
  
  另一块黑暗魔石,从阿兹特克胸腔飞逸而出,似和他的心脏融为一体。
  
  那块黑暗魔石一出,沉落在董丽丹田的黑暗魔石,还有黑暗光轮,齐齐生出感应。
  
  被阿兹特克释放的黑暗魔石,在极致的黑暗中,竟如镜子般,将外界的一幕幕场景显现,就见晶雪域附近的星海,有数不尽的鳌食虫,有千魂大尊,有胤骨大尊,还有魔族、冥魂族、白骨族的数位大尊,加嗜血等大尊。
  
  那些大尊,离晶雪域并不远,似在通过什么方式,查探着星空巨兽的动向。
  
  “你也看到了。”阿兹特克轻声一笑,“那头撕裂巨兽,我们很快就能搜寻出来。它只要敢长久逗留雪域,注定会被逮住,被鳌食虫给逸入体内,吃光内脏而亡。至于晶雪域这边的人族,还有古灵族族人……”
  
  “我只要困着他们,等其余人赶来,或等撕裂巨兽被解决,他们又能如何?”
  
  “你们人界,已经有众多星域沦陷。也有很多存在圣域者的宗门势力,自知不敌,当我们抵达时,就宣告投降了。”
  
  “董丽小姐,属于人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你们人族,还有古灵族一位位巅峰强者,深入我们墟界的禁地,都挣脱不了。他们,是没有可能从那些禁地走出,及时地归来,将人界的危机化解的。”
  
  “所以……”
  
  一番长篇大论后,阿兹特克很认真地说道:“人族、古灵族完了,我们墟界的种族,将以主人的姿态,统领你们。肯臣服,愿意跪拜者,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不服从者,我们唯有清扫干净了。”
  
  “呼呼!”
  
  无边黑暗,由董丽体内喷涌而出。
  
  那黑暗光轮,高悬天际,也骤然绽放出,和她气息意志相合的力量。
  
  “我不服。”
  
  董丽冷冽的啸声,似冲破黑暗。
  
  阿兹特克笑容愈发畅快,“好!我就喜欢你这样!”
  
  星外。
  
  魔族的阿加莎,已看不见晶雪域的所有场景事物,可董丽的那一声“我不服”,硬生生破开黑暗,冲入星空之外。
  
  阿加莎旋即明白,董丽和阿兹特克的战斗,已然爆发。
  
  她扯了扯嘴角,笑容玩味,“阿兹特克,就是需要你跳出来战斗,需要你动用另一只黑暗之王的眼瞳,还有他曾经的魔器。不然,单单以阿兹特克的力量,以一只黑暗之王的眼瞳,怎么能将晶雪域长久地笼罩黑暗?”
  
  “黑暗之王,两只眼睛的黑暗之力都释放,加上黑暗光轮,就能完全遮蔽一域。”
  
  “只要战斗发生,只要她动用黑暗光轮,和那只眼睛,就会不断地形成黑暗能量,将晶雪域永久淹没。”
  
  阿加莎身为局外人,加上对阿兹特克的了解,瞬间洞悉真相。
  
  ……
  
  “聂天,聂天。”
  
  撕裂巨兽的魂音,急促地,反复响起,在聂天的灵魂识海久久回荡。
  
  九个分魂,都被撕裂巨兽的魂音,震的烦躁无比。
  
  “我需要你,帮我解决鳌食虫。”撕裂巨兽的魂念,在飞雪域掀起剧烈风暴,将静坐着,一缕魂魄进入血域的聂天,那片区域都给席卷。
  
  灵魂风暴扫过,聂天周边的岩壁,都多出一条条裂缝。
  
  如明灯星辰,悬浮在识海的,聂天的九个分魂,都在尝试着,和主魂建立连接。
  
  主魂迟迟没有回应。
  
  冰地上,堆砌着的众多幽族、邪冥族、妖魔族、翼族、黑鳞族族人尸身,还在被聂天以生命汲取、生命净化,给抽离着血肉精气。
  
  突然,静默着的聂天,吸纳血肉精气的效率大增。
  
  须臾后,这飞雪域内堆积着的尸身,都“蓬”地一声,化作漫天飞灰。
  
  每一具躯身,每一缕血肉精气,都被聂天获取,被物尽其用地,成为他血肉力量的一部分,助他畅游在血域,参悟生命真谛。
  
  “呼!呼呼!”
  
  似被撕裂巨兽吵嚷的太烦,终年存在于聂天识海的九个分魂,竟然从他头顶,接连地飞了出来。
  
  撕裂巨兽的魂念,就在飞雪域,忽然汇聚,凝为一巨大模糊的怪影。
  
  “墟界异族,操控着一种名为鳌食虫的虫海,这种鳌食虫,以我们星空巨兽体内的怪虫,后天混杂三界各类异虫歹毒血脉,专门为了对付我们培育而成。”撕裂巨兽的影子,向其述说:“晶雪域那边,被黑暗吞没,可能有了麻烦。”
  
  对雪域种种变幻,了若指掌的撕裂巨兽,将情况道明。
  
  脱离识海,模样相同,气息各异的九个聂天,认真聆听了半响,都神情阴郁,似都在独立思考着,该如何去化解困局。
  
  “鳌食虫,被黑暗吞没的晶雪域,墟界的异族强者。”
  
  忽然,有一滴滴殷红的生命精血,从聂天胸腔飞离,旋即汇聚血肉精气,凝为一具分身。
  
  火焰分魂旋即入驻,化作一模一样,却充斥着暴烈火焰味道的聂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