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巨兽之怒!
极炎星域,炎陆。
  
  “轰轰轰!”
  
  座座火山,汹涌爆发着,喷出滚烫岩浆。
  
  辽阔的大地,有一条条岩浆溪河四通八达,充斥在陆地每一角落,将那带着硫磺气息,焚灭天地的炽烈岩浆,灌输到陆地各方。
  
  大地深处,隐秘的火焰溪河,汇聚为三界最玄奥莫测的阵法。
  
  此阵,帮助炎陆从极炎星域,从附近的域界天地,汲取着炎能,助涨着炎陆的炎力。
  
  炎陆深处,一汹涌燃烧的岩浆潭中,聂炎倏地睁开眼。
  
  他嗅到了,聂天的气血,感应到聂天的呼喊。
  
  “父亲……”
  
  聂炎垂头,他如火焰晶体一般的血肉躯身,在那岩浆潭内,缓缓漂浮。
  
  火晶般的躯体,神辉浩荡,一条条细密筋脉,都仿佛烙印着火焰的终极秘密,瑰丽而又神奇。
  
  突然,数不尽的火焰血芒,当真如纤细的血管般,和炎陆大地的火焰法阵,呼应起来。
  
  “哗啦!”
  
  炎陆中,滚烫的岩浆,燃烧着汹涌火焰,忽汇聚为焰火溪河,似穿破层层空间界壁,进入另外一界。
  
  飞雪域前。
  
  聂天的火焰圣域,拓印至炎陆的大阵的阵眼,一条条焰火溪河不断飞出。
  
  每条火焰溪河,蕴含的炽烈炎能,都能焚灭一方天穹大地。
  
  火焰流光,炽烈的火团,璀璨的火焰光烁,通过那条条火焰溪河变幻,又配合着聂天的火焰法诀,还有炎龙铠,尽情释放着滔天焰火。
  
  “嗤嗤!”
  
  亿亿万的鳌食虫,就在恐怖的火焰中汹涌燃烧,化作灰烬。
  
  墟界的异族大尊,还有嗜血大尊、通幽大尊,看着突然涌现的烈焰,也有片刻失神。
  
  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发现在聂天的火焰圣域下,被墟界三大奇族,从墟界带入的鳌食虫,已大片大片的死亡。
  
  鳌食虫,若是放大来看,一只只也嘴尖皮厚,一般的通灵至宝都难斩杀。
  
  毕竟,鳌食虫的血统中,还含有三界众多异虫的奇异。
  
  普通的火焰圣域者,释放出来的火海,怕是难伤它们分毫。
  
  然而,面对着从炎陆引流的,世间最恐怖烈焰的焚烧,别说区区鳌食虫了,就连在场的那些异族大尊,都有点吃不消。
  
  “鳌食虫!”
  
  千魂大尊的分身,还有白骨族的胤骨大尊,都在惊叫。
  
  胤骨大尊本就在鳌食虫的虫海,待到火焰弥漫而来,他那白莹莹的骨身,被火光熠熠照耀的,都成暗红色。
  
  “这种火焰气味……”
  
  胤骨大尊红艳艳的骨身,有死亡光芒绽放,他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着,似在回忆着什么。
  
  半响后,胤骨大尊胸腔部位,飞离一截灰色骨头。
  
  骨头缭绕着死亡和腐朽的气味,有丝丝死亡血脉晶芒,时而闪烁一下,又瞬间暗灭。
  
  “亡魂枯骨,骨化!”
  
  胤骨大尊以古老隐秘的语言,动用血脉秘术,令那截灰色骨头,落入炽烈的火海,碰触从炎陆拉扯而来的火流。
  
  灰色骨头,“噼里啪啦”地作响,一条条纤细的死亡血脉晶芒,顿时虚无化。
  
  胤骨大尊眼瞳深处,显出震撼,“千魂大尊,鳌食虫要尽快收取,那火焰的气息,是从我们墟界禁地而来!”
  
  此言一出,众多异族大尊,都慌了神。
  
  千魂大尊的那具分身,也被胤骨大尊的这番话给弄的呆愣数秒,旋即连连运转血脉秘术,以灵魂开启特殊空间戒。
  
  一青幽的秘境,在他掌心缓缓呈现。
  
  所有还活着的鳌食虫,不顾一切,逃离那片火海,进入青幽秘境。
  
  “烧!焚烧!”
  
  聂天的火焰分身,在漫天的烈焰中,酣畅淋漓地叫嚣着。
  
  他觉得无比畅快。
  
  虽仅仅只是一具火焰分身,可在和炎陆沟通,能调用炎陆的炽烈炎能火焰之后,他在面对鳌食虫时,却有绝对优势。
  
  炽烈的火焰燃烧着,连千魂大尊和胤骨大尊,都不敢以血肉接近。
  
  千魂大尊的灵魂秘术,本能够威胁他,可在五大邪神的助力下,这具千魂大尊的分身,根本没办法以冥魂族的魂术,压制或湮灭他的火焰分魂。
  
  他能较为安全地,动用火焰异力,去燃烧鳌食虫。
  
  “咻!”
  
  道道火炎流星,从他的火焰圣域飞出,将尚未逃离的,残存的鳌食虫,都给引燃。
  
  鳌食虫死亡,化作灰烬,还有点点零星的血肉精气散逸。
  
  只是,这具火焰分身没办法如本体般,以生命血脉的天赋,纳入自身。
  
  很快,所有的鳌食虫,都被千魂大尊匆忙收取。
  
  鳌食虫的虫海,来的快,去的也快,消失的干干净净。
  
  千魂大尊、胤骨大尊,还有嗜血大尊、通幽大尊,加墟界不知名的大尊,完全呈现出来,在浮陆的前方。
  
  “蝼蚁。”
  
  浮陆内,撕裂巨兽的咆哮声,震天动地。
  
  它显然被鳌食虫的存在,给激怒了,千万年来,潜伏在浮陆无尽黑海的它,第一次在震怒下,慢吞吞地由无尽黑海而出。
  
  “呼!”
  
  一大到不可思议的恐怖兽影,从灰白色的气流内,缓缓地浮出。
  
  “嗷!”
  
  撕裂巨兽一声怒吼,眼前的空间都扭曲开来,有一条条细密的裂痕,似破碎的镜面,裂痕似通往一处处未知之地。
  
  一声嘶吼,吼碎星空!
  
  这,才是撕裂巨兽真正的力量。
  
  撕裂巨兽恐怖的躯身,终一点点地,由浮陆飞出。
  
  “啊!”
  
  聂天的火焰分身,扭头去看,忽失声惊呼。
  
  撕裂巨兽的本体,落入他眼底,乃一巨型的,蜈蚣般的庞大生灵,有无数锋锐如刀的脚,在它那狰狞如暴龙的头部下,有几条触须。
  
  那几条触须,之前从浮陆飞出,皆堪比巨蟒天龙。
  
  可此刻,在撕裂巨兽真正露头,那触须和它巨大到不可思议的躯身一比,当真是纤细无比。
  
  显露真容的撕裂巨兽,离飞雪域并不远,偌大一个飞雪域,和撕裂巨兽一块儿,就像是一雪白光球。
  
  巨型蜈蚣般的撕裂巨兽,竟是飞雪域的六七倍大小,所有的墟界大尊,嗜血大尊,一位位释放出本相的大尊,和它相比,都当真是渺小如蝼蚁。
  
  便是聂天的本体,九千米的躯身,在撕裂巨兽眼前,都是小虫子。
  
  “哧啦!”
  
  巨型蜈蚣般的撕裂巨兽,锋锐如刀的两个前肢,随意拉扯,就有绚烂的外域流光,从不知名的虚空乱流地,被它给弄出来。
  
  一束束外域流光,含有撕裂之力,蓬地一声,就如光剑般,射在胤骨大尊的胸骨。
  
  胤骨大尊的胸骨,突然就断裂,庞大的白骨躯身,如散架的积木,爆开成漫天的,千百块碎骨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