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压阵
    “咔嚓!咔嚓!”
      胤骨大尊的碎骨,因撕裂能量的破坏,还在经受着一轮轮,新的冲击。
      一截截碎骨,持续爆炸,最终成为齑粉飞灰。
      其弯曲骨骼内,那颗流转着死亡光芒的心脏,则是在流光的反复作用下,沦为灰白死亡烟雾,并渐渐消散。
      一束束外域流光,还在胤骨大尊的死亡之地,来回飞窜。
      流光,被撕裂巨兽牵扯而出,除撕裂众生的血脉力量,还掺杂着各类不知名的诡异能量。
      那些能量,将胤骨大尊的每一块骨头,都给碾碎。
      连其魂魄,都未能逃脱,如灯火熄灭。
      “呼!”
      容纳五大邪神的冥魂珠,从飞雪域飘逸出来,晃晃悠悠。
      胤骨大尊化作飞烟般的,一丝丝残魂,受冥魂珠吸扯,“咻”地一下,就融入冥魂珠,令那珠子又明亮了一点。
      千魂大尊的分身,猛地变色,正欲发作时,就看到五大邪神,又要将其包围。
       “胤骨大尊!”
      “吾族,一位中阶大尊,就这么被巨兽轰杀!”
      “星空巨兽!”
      横跨域界,从墟界降临人界的异族强者,深受震动。
      从墟界而来,白骨族的胤骨大尊,为十阶的中阶血脉,在墟界三大奇族中,也小有名声。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强悍大尊,当撕裂巨兽暴怒之下,从浮陆显露巨兽躯身,给予其爆裂一击后,还是瞬间崩灭。
      其余异族强者,凝视着比飞雪域巨大六七倍,巨型蜈蚣般的撕裂巨兽,一颗颗鲜活的大尊心脏,突因恐惧而激烈跳动。
      “呼!”
      烙印着血脉深处的,对星空巨兽的惊惧不安,至深的印记,悄然浮现。
      有一幕幕,始源时代的灵界、墟界之间,星空巨兽以无敌姿态,猎杀各族强者,甚至在墟界捕食的画面,井喷般涌入他们脑海。
      那些画面乃远古时的印记,是他们的祖辈,通过秘法特意遗留下来。
      “星空巨兽!”
      接受那些画面的异族强者,倒吸一口凉气,似终于清晰地意识到,为何在这种巨兽横行天地的时代,墟界的众多强者,不敢深入灵界了。
      “还好,还好这种恐怖的生命种族,绝大多数都灭绝了。”
      一位魔族的初阶大尊,似从噩梦中醒来,旋即就自言自语地嘀咕起来,“这种星空宠儿,霸主级别的凶残生灵,为什么会大部分灭绝?除了眼前的撕裂巨兽,三界中,还没有别的星空巨兽存活?”
      “聂天!”
      巨型蜈蚣般的撕裂巨兽,嘶啸着,一段灵魂讯念,如闪电飞入聂天的火焰分身,“帮我对付鳌食虫!看到鳌食虫释放,就帮我燃烧焚灭!”
      其恐怖的兽身,一根根锋利如刀的足脚,忽划动开来。
      每划动一下,星空就像是幕布,被利刃无情撕碎。
      有众多,连聂天都感测不出的,不知来源于何处的外域流光,似绚烂的瀑布般,从缝隙喷薄出来,且都被混杂着撕裂巨兽的血脉力量——撕裂之能。
      瀑布流光,扩散性地,向汇聚到飞雪域的所有异族飞去。
      墟界异族,灵界的嗜血大尊、通幽大尊和灰骨大尊,都是撕裂巨兽的袭杀目标。
      “咻!咻咻!”
      绚烂的流光,似凿开天穹,撕裂了星空,携带着毁天灭地的狂暴力量,每一束流光似乎都能轻易地,将飞雪域般的域界,给洞穿炸碎。
      聂天相信,神域级别以下的人族炼气士,所谓的虚域、圣域,在那些瀑布般的流光冲势下,怕是连一秒都支撑不住。
      异族,同样难幸免。
      一道绚烂流光飞过,一位叫嚷着的,从墟界而来的魔族初阶大尊,其乘坐的魔焰战兽,包括自身的气血海,突然炮弹般爆裂开来。
      魔血,魔骨,脏腑,血肉块,纷纷抛落下来。
      初阶大尊的尸身,还有灵性地,想要重组复生,可那绚烂的流光,则是来回飞逝,将那些魔血、魔骨,一次次冲刷,彻底碾碎。
      很快,初阶的魔族大尊,被那流光切割的,化作纯粹的深紫色气血。
      “千魂大人!”
      墟界的异族强者,还有灵界的大尊,被撕裂巨兽的气势镇住,狼狈逃窜着,大声叫嚷。
      千魂大尊,虽然仅仅只是一具分身,可毕竟是名义上的领袖。
      魔族,还有白骨族的至强者,并没有第一时间降临人界,而是在墟界别地,在灭星海坐镇厮杀,暂分身无术。
      熊熊火焰中,聂天东张西望,重点盯着千魂大尊。
      千魂大尊掌握的鳌食虫,乃对付撕裂巨兽的关键,只要千魂大尊再次释放鳌食虫,他就会尽可能地,引炎陆的炽烈火焰,将鳌食虫焚灭。
      鳌食虫不出,他静观其变。
      他很快就发现,曾称霸始源时代的星空巨兽,果真是超乎寻常的强大!
      飞雪域。
      聂天的本体,静静地,一动未动。
      被撕裂巨兽轰杀的,魔族初阶大尊的深紫色气血,原本会缓慢地,消散在星河,可如今竟然受其引动。
      “呼!呼呼!”
      肉眼可见的深紫色血气,从天外一缕缕垂落。
      垂落到,还在无尽血海内,参悟生命真谛的聂天本体。
      他的本体,原先因气血急剧消失,都有点干瘪了。
      那位魔族,初阶大尊的气血注入,似给聂天的本体重新填充了力量,让他的躯体又饱满健壮起来。
      可聂天的本体,始终没有睁开眼。
      他的一个个分魂,漂浮在本体头顶,严加防护着,但是和主魂间的联系,还是处于断层状态。
      其中,聂天的星辰分魂,如璀璨的星辰,一闪一闪的,独立思考着。
      “我的主魂和分魂,该永远处于互通的状态,只要在一界。”星辰分魂思索着,“除非,主魂的意识,畅游的无尽血海,并不在一界。血域,各大种族血脉对于的源头,寻求血脉秘术的奇地,究竟是真的存在,还是虚幻臆想而出?”
      “如果真的存在,真的有唯灵魂可入的血域,那血域在何处?”
      “不是人界,灵界也不可能,难道是墟界?”
      “众生血域,不会在墟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