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众生血域

  无尽血海。
  
  聂天的那一道幽魂,还在极力地,朝着血海深处,生命磁场动荡之地迈进。
  
  这道幽魂,和血肉躯身,和一个个分魂早已断了联系。
  
  本体,分魂、分身,如今处于什么一个状况,他一无所知。
  
  “咻!”
  
  不断激射出的生命流光,宛如绚烂瑰丽的彩虹,由血海深处迸发。
  
  那道幽魂,频繁地,被流光穿透。
  
  流光内,所含的生命奥义真谛,生命力量的秘密,自然拓印到幽魂。
  
  可大多数的生命秘密,都晦涩难懂,不是一时半会能参悟的。
  
  渐渐地,他生出困惑。
  
  他不止一次地踏入过无尽血海,在他生命血脉对应的血域异地穿梭,可以往的几次,他都是很快就觉灵魂疲累,草草地就被打回原形——魂魄入躯体。
  
  这次,他明明以灵魂畅游许久,竟依然没有虚弱感。
  
  他觉得有些反常。
  
  “咦!”
  
  忽然,离他极远之处,呈现出一枚嫩绿光影。
  
  那嫩绿光影,瞬间就引起了他的注意,让他不自禁地,偏移轨道,朝着那嫩绿光影掠去。
  
  距离,一点点地被拉近。
  
  他很快嗅出,那嫩绿光影和他一样,也是纯粹的灵魂心态,是一团意识的汇聚。
  
  离的足够近了,嫩绿光影仿佛也突然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嫩绿的光影,就在他的感知中,倏然变幻。
  
  变幻为,一株嫩绿色,翠生生地,似能滴出水来的袖珍小树。
  
  熟悉感,顿时在聂天灵魂中滋生,“生命古树,第三代生命古树!”
  
  他突然百分百确信,眼前嫩绿色的袖珍小树,就是他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后来再也无法捕捉的,生长于一擎天巨灵眼球中的生命古树。
  
  生命古树的第三代!
  
  从血海深处,飞射而出的生命流光,也穿透那生命古树的光影,拓印下生命真谛。
  
  “如我一般!”
  
  聂天顷刻间明白,第三代生命古树,和他一样,也以奇特的方式,以灵魂踏入血脉的源头,寻找着生命的终极秘密。
  
  看那生命古树的嫩绿鲜活状态,它仿佛能更容易地,去接近血海深处的生命磁场迸发地。
  
  “是你……”
  
  第三代生命古树的魂影,在他临近后,也立即生出感应,并向他释放出,有些模糊的灵魂意识,“我要谢谢你,谢谢你在寂星海,对我的帮助。”
  
  木族的原木大尊,因它的力量馈赠,才迅速跨入到高阶大尊行列。
  
  也是因为它的存在,古灵族才能和原木大尊团结在一块儿,做出寻找他,在死星海内,抵御那条冥河的决定。
  
  生命古树,还造就了木族,天木大尊、生木大尊,一位位木族大尊,都视其为血脉源头。
  
  这可是一个,能创造生命种族,为一位位异族大尊赋予力量的恐怖存在!
  
  只要想起,第一代生命古树的巨大,一根根枝干穿透域界大陆,那毕生难忘的画面,聂天就觉得灵魂震颤。
  
  眼前的生命古树,因已经是第三代,因只是灵魂幽影,显得异常渺小。
  
  可知道它来头的聂天,却充满了敬畏。
  
  另外,聂天弱小时,从第三代生命古树那里,还收获了生命之果。
  
  生命古树一直有智慧,这说明那些生命之果,他能够采摘,是因为生命古树愿意放手。
  
  “不必客气,没想到我的猜想还真的是事实,你我的血脉源头,才是一致的。”聂天继续向它接近,“只不过,由于你我又有区别,你传承的生命力量,绝大多数都是关于草木植物的生命玄奥,而我因为是血肉躯体,我得到的生命力量,都于血肉生命相关。”
  
  “从你血脉觉醒起,我就知道你的存在。”第三代生命古树,以灵魂传讯,“你在血域,始终探索着血海内的奥妙,并没有离开过血海。以你的力量,本来也没有可能,没有力量,那么快从血海脱离。”
  
  “不过,我可以带你一看。”
  
  第三代生命古树道。
  
  “什么?”聂天茫然。
  
  “带你看看,天地最初的样子。”生命古树化作的魂影,倏地包裹而来,似一下子将聂天的幽魂笼罩。
  
  生命古树,似化作一绿幽幽的气泡,聂天的魂影就在气泡内。
  
  绿色气泡,如一盏灯,从聂天畅游的无尽血海,竟一点点漂浮出来。
  
  一滴滴殷红如钻的精血,汇聚在无尽血海,构成了血海,成为了聂天生命血脉对应的源头。
  
  此刻,在生命古树的帮助下,始终被限制在无尽血海的聂天,像是一尾鱼儿,被带离海水。
  
  忽然间,聂天的这一缕幽魂,就发现脱离血海,向高空飞去。
  
  无尽血海,在他的灵魂感知,在他的视野内,还是无边无际的深红色,充盈着磅礴的,浩瀚无际的血气。
  
  然而,真正脱离了无尽血海,他不再被无尽血海限制,才能看到一些更新奇的东西。
  
  混沌的气流,五颜六色,似覆盖所有已知的能量,天地灵气,魔气、冥气、死亡气息,星辰光烁……
  
  稀奇古怪的能量,颜色各异,云霞般一簇簇地,在无尽血海上飘荡。
  
  一条奇异的青蒙蒙河流,绵延无际,在这混混沌沌的怪异天地虚浮着,一眼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起始。
  
  “冥河!”
  
  那河流映入眼底霎那,聂天就轰然一震,他的这道幽魂,还有了奇妙感应,似想要逸入那条冥河。
  
  他主魂,在寂星海,在七星界海参悟了冥河奥妙,将其中的魂文烙印,和冥河也有渊源。
  
  忽然间,又有一条绚烂的河流,在这天地另一处显现,和冥河并不交叉。
  
  “时间长河!”
  
  望着那条河流,感受着其中的时光流逝意味,聂天又是惊叫。
  
  他继续凝神细看,发现茫茫的各色能量雾气中,有一片极致的黑暗片区,流逸出黑暗本源的力量。
  
  还有一地,有一座不知道多高的森白色的山川,充斥着死亡力量。
  
  “生命为海,灵魂和时间为长河,死亡凝化为骨山,黑暗为纯黑。”生命古树的魂念,醍醐灌顶般,在聂天的灵魂回荡,“这里,是众生的血脉发源地,是众生所说的血域,也是天地最初时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