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超脱者

  聂天灵魂轰然震动。
  
  无尽血气,一滴滴精血,汇聚为血海,蕴藏生命真谛宝藏。
  
  一条蜿蜒溪河,蕴含灵魂玄奥,浮沉着强大生灵魂魄。
  
  有一条绚烂长河,似记载着一段段厚重的逝去历史,起始为过往,尽头,为遥远的将来,代表着时光的秘密。
  
  巍峨森白山川,似累累白骨铸就,死亡精光萦绕,为生命对立面,衍化死亡大道。
  
  一片极致黑暗,吞没着光源,震荡出黑暗最本质的力量。
  
  生命之海,灵魂和时光之河,死亡骨山,黑暗之源……
  
  这些,仅仅只是聂天熟悉的,被生命古树告知的奇异。
  
  “呼!呼呼!”
  
  还有更多鲜艳的,蕴含着浓烈力量的云霞,飞逝的流光,都在这片浑沌的异地存在着,仿佛同样具备着未知玄妙。
  
  突然,他察觉出魂力的急剧流失。
  
  他的这一道幽魂,没脱离血海,魂力的消耗并不剧烈,他没有生出疲惫感。
  
  可在被生命古树包裹着,从他生命血脉对应的源头——血海,一飞逸而出,他所见的一幕幕场景画面,在震撼他的同时,也在飞快地耗着他的魂力。
  
  包括生命古树。
  
  他的那道幽魂,能看到笼罩着他的,那嫩绿的气球般魂界,都在变得越来越薄,越来越不稳定。
  
  “这里,究竟是何处?”
  
  感受着魂力的急剧流失,他急忙追问,“那条溪河,为什么会在这里?那,那不是冥魂族、邪冥族所谓的冥河吗?冥河,不是冥魂族的天魂大尊,陨寂之后的灵魂识海所化?还有,那片黑暗之源,那死亡骨山,和黑暗之王、碎骨大帝,又有什么关系?”
  
  “咻!”
  
  生命古树幻化出来的灵魂结界,倏地坠落,又一次沉入无尽血海。
  
  一入无尽血海,生命古树再次变幻,重新凝为那一株嫩绿色的小树。
  
  聂天魂力的疯狂流逝,也在幽魂沉入血海时,顿时止住。
  
  他血脉的源头,就是这片生命血海,他这道幽魂在自身血域内,就相对安全,一旦脱离,就会几十倍地消耗魂力。
  
  “你所看到浑沌天地,就是众生血域,你所说的冥河,就是一条灵魂之河。”生命古树解惑,“据我所知,这片混混沌沌的异地,诞生时,就有这片生命血海。至于那条灵魂之河,时间长河,还有死亡骨山,因为非我血脉源头,何时存在的,我并不知道。”
  
  “但,墟界冥魂族,灵界的邪冥族,人界时而浮现的所谓冥河,只是这条灵魂之河的投影。”
  
  “是天魂大尊的残存意志,和这条灵魂之河沟通,将其呈现出来。”
  
  “这条灵魂之河,存在于此时,冥魂族应该都没有出现。天魂大尊,是第一个勒破灵魂之河真谛,得到灵魂之河的认同者,所以他才能逾越血脉十阶的限制。”
  
  “魔族的黑暗之王,参悟出的,就是那片黑暗之源的终极奥妙。”
  
  “白骨族的碎骨大帝,则是来过那死亡骨山,将死亡大道的秘密感悟出来。”
  
  “这三位,都是超脱十阶血脉,三界最出类拔萃的人物。”
  
  生命古树将黑暗之王、碎骨大帝、天魂大尊强大的原因,向聂天给说明,说起这三位时,它都充满了敬意。
  
  “原来,所谓的冥河,并非是天魂大尊的灵魂识海衍变。冥河,只是天魂大尊残存的意志,沟通这条灵魂之河后,在三界显现出来的神迹,或者说投影。”聂天醒悟。
  
  突然间,他又是一惊,“第一代的你,和天魂大尊有过一战,天魂大尊的陨寂,似乎都是第一代的你造就。如果说,天魂大尊参悟灵魂之河的精妙,成为突破十阶血脉的巨擘,那么,能抵挡天魂大尊锋芒的你……”
  
  “你,和天魂大尊、黑暗之王、碎骨大帝一样,也是超脱十阶血脉者!”
  
  “他们,如果分别得到灵魂之河、黑暗之源和死亡骨山的认可,那么你就得到了这片生命之海的认同!”
  
  一束灵光,似在幽魂内一闪而过,聂天豁然开朗。
  
  “你猜测没错。”生命古树回应,“唯有超脱所谓的十阶极限,才能从自身对于的血域走出,才能看到外面的真实。譬如你,要是没有我的帮助,你是永远走不出生命血海,是看不到这方浑沌天地原状的。”
  
  “黑暗之王,曾从那黑暗之源走出,天魂大尊,也从灵魂之河内走出,碎骨大帝,则是踏出了死亡骨山。这三位和我一样,都从各自血脉的源头冲出,能真正看清除了自身血域,还有别的血域存在着。”
  
  “为了让你看清真相,我也消耗剧烈,我没办法在血海久待了。”
  
  生命古树向聂天,道出其中玄奥,它那嫩绿色的树影,竟然就渐渐地,变得模糊不清,似即将消散在血海。
  
  看来,即便是它,脱离血脉的源头,去外界窥探真相,都极其费劲。
  
  何况还带上了聂天的那一道魂影。
  
  “我还有很多疑惑!”聂天灵魂发出呼喊。
  
  “灵界,我的第三代本体,在灵界的木族族地。”生命古树的魂念,都变得断断续续,“你,不必着急去探索生命本源。以你现在的力量血脉层次,还差一点。你再耐心等待,要不了太久,你就能看到血海深处的生命磁场。”
  
  “记着,你的话,十阶才能抵达血海深处。超脱十阶,方能脱离血海,在这最初之地显露魂影出来。”
  
  终于,生命古树的魂影,彻底消逝。
  
  聂天在血海内,感受着深处生命磁场的动荡,听从生命古树的建议,不再执着地,一味地追溯源头。
  
  他这道幽魂,就在血海内,捕抓那一束束飞逝而过的生命流光。
  
  他尽可能地,将更多的生命流光,将其中的生命真谛,知识,拓印在灵魂内。
  
  ……
  
  外界,飞雪域。
  
  聂天的本体,静默不动,却在吸纳着,从天垂落的气血精华。
  
  那些气血精华,源自被撕裂巨兽轰杀后的,墟界和灵界的异族,他们爆灭的血肉、骨头,凝为的气血海,溃散时,受聂天生命血脉吸引而来。
  
  “吼!”
  
  飞雪域前方,巨型蜈蚣般的撕裂巨兽,血脉力量爆发,足脚不断穿透虚空,以撕裂血脉糅合外域流光,给予异族大尊重击。
  
  不论是早见识过撕裂巨兽厉害的灵界大尊,还是墟界的新来大尊,都总算是知道星空巨兽的恐怖。
  
  “鳌食虫!释放鳌食虫!”
  
  有墟界大尊,朝着千魂大尊的那具分身,大声嘶啸。
  
  千魂大尊的那具分身,不时看向聂天的火焰分身,显得有些犹豫。
  
  “千魂!唤出鳌食虫!”
  
  突地,又有一声刺耳尖啸,从一条虚空通道内传来。
  
  一位新的女性冥魂族族人,仿佛刚从七星界海内的界门走出,瞬息抵达。
  
  千魂大尊的那具分身,一看到她出现,顿时神情一震。
  
  “唔!”
  
  被聂天驯服的,五大邪神,因这个冥魂族族人出现,异常地嚷嚷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