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熔炼!
    源自异族大尊的,一道道气血溪河,从天垂落。
      气血溪河,本应该如海纳百川般,被聂天以生命汲取吞没。
      但在聂天本体,睁开眼的那一霎,一道道气血溪河的流向,就在瞬间发生变化。
      “哧啦!”
      似乎一束束赤红闪电,由聂天眼瞳爆射出来,将冰寒的飞雪域,照耀成一片血腥之地。
      一道道气血溪河,忽蓬地一声,炸为团团血雾。
      团团血雾,疯狂蠕动着,凝炼着!
      很快,那一团团血雾,就凝为一滴滴精血。
      魔族、妖魔族精血,如紫水晶,冥魂族和邪冥族的精血,一滴滴如青色棱晶,幽族精血,宛如一块块绿翡翠。
      滴滴颜色各异的精血,皆晶莹剔透,闪烁着令人眩目的晶亮辉光。
      每一滴精血内,都蕴藏着堪比九阶大君的气血精华,那滴滴精血,就在飞雪域的天穹,虚空静止着,一动不动。
      若是生命古树在此,看着漫天精血,一滴滴静止着,将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一个地方。
      它和聂天的血脉源头——无尽血海。
      聂天霍然站起。
      他一动,就有一束束赤红血芒,向八方溅射。
      他,仿佛在这一刻,化身为无尽血海深处的,那神秘未知的生命磁场,释放出的生命流光,暗含生命力量的真谛。
      “咻!”
      一束束赤红血脉,穿过一滴滴,青色、绿色和紫色的精血。
      仿佛将聂天参悟的,代表着生命真谛的奥义,烙印在内。
      亦或者,是注入属于聂天的,一缕缕灵魂意识。
      突然间,每一滴精血,都在滴溜溜地变幻,似被赋予生命,被拓印了智慧意识,竟在缓慢地,去变幻为一具具新的聂天。
      似有万千新的聂天,即将通过那一滴滴魔族、邪冥族、幽族的精血,凝结出来。
      突然,他本体抬手一抓,那冥魂珠落入掌心,五大邪神则是因惊惧不安,化作五道青色虹芒,逸入冥魂珠内,避而不出。
      他们惧怕的,乃是如影随形般,从芭芭拉手中飞离的幽魂权杖。
      “幽魂权杖。”
      聂天眯着眼,其眼瞳深处,有无数璀璨光点,如星辰闪耀,还有道道赤红电芒,一闪而逝。
      这令他这双眼瞳,充满了神秘,给人一种乾坤宙宇,星辰万物,尽入其中的玄奥感。
      “呼!”
      他的主魂,忽从灵魂识海飞逸,孤零零地,漂浮在头顶天灵盖。
      其主魂,烙印着灵魂本源,记忆,毕生经历,还有……对灵魂力量的感悟!
      众多青色魂线,神秘的魂文,就在他主魂中不断浮现着,那些魂文,还有魂线,蜿蜒地,如溪河般流淌在他主魂。
      若仔细去看,溪河般的魂线、魂文,赫然如邪冥族、冥魂族的冥河般。
      种种灵魂玄奥,奇妙的魂术,似乎都囊括在内,代表着一种种灵魂力量的大道,直指众生魂魄的源头——灵魂之河。
      “哧啦!”
      飞雪域的界壁,因幽魂权杖的降临,被虚幻而现的冥河,无情地划破。
      幽魂权杖得以顺利进入飞雪域。
      权杖的把手处,镶嵌着一枚青色宝石,那宝石如一颗暗青色月亮,清冷,阴寒,和那芭芭拉的气息,无比的接近。
      突然,芭芭拉的一道灵魂幽影,由模糊瞬间变得清晰。
      “聂天!”
      芭芭拉的灵魂嘶啸,从幽魂权杖把手处的,那颗宝石内陡然尖利响起。
      她那清晰的魂影,满是凶戾和仇恨,如一只恶鬼被禁锢在宝石,不断地挣扎着,想要飞出来,荼毒众生。
      望着她,聂天满腹疑惑,实在不清楚这个墟界冥魂族的族人,为何如此仇视自己。
      在聂天的记忆中,从没有和墟界的冥魂族族人,有过什么接触。
      除了一个千魂大尊,而是,还只是夺舍阴灵教教主的,千魂大尊的一个分身而已。
      至于这个芭芭拉,他真的是,全然没有印象。
      可那芭芭拉看他的眼神,仿佛异常熟悉,而且仇深似海,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一条条虚幻冥河,忽然间,就飞逸了出来。
      虚幻冥河一出,飞雪域,附近的域界,还有冰冷枯寂的星海内,都有未知的残魂,受其牵引御动。
      那些残魂,有被异族屠戮的人族众生,有被吞食的灵兽,还有异族七阶、八阶战士,尚未完全消散的碎念。
      “这是众生的残魂邪念!”芭芭拉在阴冷声音,从那颗宝石内传来,“你手中的那枚冥魂珠,是没有可能,将那些生灵的残魂碎念,重新聚拢的。天地间,人界、灵界和墟界,唯有这柄幽魂权杖,能够将死亡者的残魂,短时间内再现出来!”
      幽魂权杖骤然大放异彩!
      数不尽的残魂,恶煞,不甘心的负面能量,似在幽魂权杖的力量作用下,衍变为一个亡魂的国度。
      令人头皮发麻,心肺碎裂的恐怖魂音,将飞雪域的界壁都给穿透!
      飞雪域,似在这一霎,完完全全地被那亡魂国度填满了。
      在聂天的眼中,偌大一个飞雪域,不论是山川湖泊,大地荒野,都变得不太真实,似被一个新的空间,硬生生挤压的扭曲开来。
      亿亿万之多的残魂,凶灵,邪恶煞灵,各式各样的负面情绪,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
      他站在飞雪域,如一叶轻舟,在惊涛骇浪的大海中,被无情地肆虐着,冲刷着,似下一秒就会沦陷,被吞没,被风暴绞为齑粉。
      “灵魂,一切的攻势,都源自灵魂。”
      聂天坚守本心,他的一双眼瞳,似透过层层虚妄,看穿所有幻象,只盯住那柄幽魂权杖。
      他注意到,幽魂权杖上雕刻的一条条冥河,已经消失不见。
      “所用的,依然是冥河,或者是灵魂之河的力量。”他的嘴角,勾出一个冰冷讥笑的弧度,“在那浑沌的异地,在我从生命之海飞离时,我也感应出,那条灵魂之河对我的亲近。我的灵魂,也应该是被灵魂之河眷顾着,我能炼化寂星海的冥河,就能……”
      “奥秘结晶!”
      随着他的一声低吼,就见漫天静止着的,拳头大小,以滴滴精血凝炼的聂天,顿时燃烧。
      精纯的血肉气息,从燃烧的聂天释放,被聂天以生命血脉的天赋,混杂着精血、灵魂之力,向从幽魂权杖内飞逸的冥河,进行炼化。
      寂星海时,他就用一模一样的手段,将那条向第一代生命古树延伸的冥河,将其中一切玄奥凝炼,成为一晶体。
      他再次依法施为。
      “轰!”
      一道道血肉精气,从燃烧的小聂天释放,如气血瀑布,注入那奥秘结晶。
      奥秘结晶的形成,需磅礴浩瀚的气血!
      寂星海时,他能够成功施展,多亏了原木大尊,还有三位古灵族大尊的帮助,否则是无法实施。
      而这趟,他还是借助了外力。
      借助了,那些被撕裂巨兽轰杀,受其血脉吸引,流失而来的异族大尊气血。
      “咦!”
      就在他动用血脉天赋,要凝炼奥秘结晶时,他在寂星海凝炼的,那枚成品的奥秘结晶,突然从储物戒飞逸出来。
      此奥秘结晶一出,他的生命血脉秘术,所有的气血、魂力,都集中到那枚奥秘结晶。
      那奥秘结晶,也不负所望地,竟在提炼从幽魂权杖飞逸的那条条冥河,将汇聚众生凶魂恶煞衍变的亡魂国度,给一点点地,拉扯向结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