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比肩传说!

  鳌食虫,不论如何进化蜕变,依旧只是血肉生灵。
  
  只要是,以血肉为基础形成的生灵,聂天的生命血脉,都能发挥作用!
  
  无数根,比发丝都要纤细几十倍的血线,寄托着聂天的意识,在撕裂巨兽放开自身时,于它体内入电飞逝。
  
  聂天神色淡漠,眼瞳深处,还有一丝期待。
  
  鳌食虫虽小,可胜在数量庞大,千千万万只的鳌食虫,被炼化为气血之后,也是一不小的血肉来源。
  
  很快,那众多的生命血气,就在撕裂巨兽的躯体内,捕捉到第一只鳌食虫。
  
  “生命汲取。”
  
  血脉天赋一激发,那只米粒大小的鳌食虫,顿时被生命血气渗透。
  
  鳌食虫骤然僵硬,在聂天血脉力量的影响下,那只鳌食虫,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丝丝气血,都汇入那生命气血。
  
  “果然!”
  
  聂天轻声一笑,以灵魂意识,精妙地操控着众多生命血气,就在撕裂巨兽体内活动。
  
  他突然变得极其专注。
  
  以生命血气吞没鳌食虫,不能用力过猛,不然会将撕裂巨兽的血肉精气,给纳入。
  
  他需要他打起精神,不能有丁点闪失,因为这头撕裂巨兽,已被鳌食虫蚕食不少气血,如果他动用生命血脉,趁机吸纳撕裂巨兽的血肉精气,容易造成一个大问题
  
  ——撕裂巨兽因饥饿,再次陷入疯狂进食的无理智状态。
  
  那种状态的撕裂巨兽,他见识过,他不想再出现一次。
  
  几乎同时,被血网笼罩着的,那位魔族的初阶大尊,哀嚎声也是不绝于耳。
  
  猩红血网中,这位魔族的,名叫图塔的初阶大尊,被切割为一块块碎肉,又被聂天的生命血脉,给渗透到体内,疯狂蚕食着他的血肉精华。
  
  图塔因反应太慢,想要催动血脉秘法时,发现他那颗心脏,已被血网的力量完全渗透。
  
  他连魔族的特殊血脉天赋,都施展不出。
  
  他的哀嚎声,渐渐消停下来,庞大的魔身支零破碎,化作一缕缕浓郁的气血源泉,注入聂天的体内。
  
  “喀嚓!”
  
  九千米的聂天,得到他气血的充盈,骨骼传来脆响。
  
  如有一截截,较为脆弱的骨头,被敲碎之后,重新筑造。
  
  “魔族的,一位初阶大尊。”
  
  聂天一心多用,一边帮助撕裂巨兽,解决体内鳌食虫的麻烦,一边又将那位魔族初阶大尊的磅礴气血,引导进自身,继续洗练躯体,凝聚生命精血。
  
  而浮陆,已在撕裂巨兽的意思下,往晶雪域而去。
  
  聂天心知肚明,董丽,还有人族众多神域、圣域强者,都在晶雪域筹谋大计,都在思量着,如何和从墟界而来的异族抗衡。
  
  他这边,千魂大尊出现,各方异族大尊显现,撕裂巨兽都被针对,晶雪域那边,绝对也不会太安全。
  
  ……
  
  “咻!”
  
  嗜血大尊的紫色鲜血,从浮陆逃离,星空一条条汇聚,再次凝结变幻,重新化作本体。
  
  再现的嗜血大尊,脸色惨淡,分明受伤不轻。
  
  一滴滴绿幽幽的,绿翡翠般的血珠子,带着酸毒、腐烂的气味,也在他之后聚拢,凝为幽族的通幽大尊。
  
  “那聂天,怎么能够在短短时间,又强大一筹?”
  
  通幽大尊的模样,比嗜血大尊好不了太多,惊疑不定地说道:“就差一点,我就差一点,连逃都逃不掉!”
  
  两位中阶大尊,眼睁睁地,看着那浮陆发动,连追击的念头都没了。
  
  曾几何时,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都可以灭杀聂天。
  
  上一战,嗜血大尊还和聂天势均力敌,让聂天都感到头疼。
  
  突然,由飞雪域而出的聂天,以一敌三,困住一位魔族初阶大尊的同时,还差点令他们深陷于内,几乎要陨灭在血网。
  
  而且,他们也的的确确地,从聂天的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聂天进步之迅疾,恐怖的强大速度,令他们愈来愈恐惧。
  
  “呼!”
  
  两人大尊心有余悸时,千魂大尊的分魂,芭芭拉,还有数位墟界的大尊,都神色阴沉地,靠近过来。
  
  “图塔大尊呢?”
  
  千魂大尊的魂魄幽影,望着渐行渐远的浮陆,说道:“图塔大尊,可是黑暗之子阿兹特克的扈从。他……”
  
  “他恐怕是死了。”通幽大尊苦涩道。
  
  “死了?”千魂大尊一惊,“那头撕裂巨兽,明明被鳌食虫渗透到血肉,按道理来说,撕裂巨兽自顾不暇,应该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对付你们啊。”
  
  “不是撕裂巨兽,是聂天。”嗜血大尊垂头,无奈地说道:“那聂天,变得更为强大了。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他的强大速度,会如此之快。但以我来看,就算是我使出全力,都不再是他的对手。”
  
  “聂天!”
  
  “那聂天,当真已成为,如季苍、莫珩这个级别的人物?”
  
  “此人,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啊!”
  
  墟界各族族人,顿时叫嚷。
  
  ……
  
  晶雪域。
  
  无边无际的黑暗,淹没了整个域界,从外面星河去看,晶雪域如被墨汁和黑布裹着,没有一点光亮,从中闪耀。
  
  魔族的阿加莎,在枯寂寒冷的外域星空,默默注视着晶雪域。
  
  她脖颈上,悬吊着的一块魔晶,忽有一段段魔音响起。
  
  阿加莎眯眼,魔音内传来的讯念,立即就融入灵魂记忆。
  
  她神情骤变,指尖一点。
  
  “蓬!”
  
  一道紫色光烁,逸入那魔晶,似传递出去。
  
  无尽黑暗深处。
  
  黑暗之子阿兹特克,以血脉掌控着那块魔石,还在和董丽,不急不躁地战斗着。
  
  他胸口部位,也有一块魔晶,此刻突然震动了一下。
  
  “图塔死了!”
  
  阿兹特克的魔身,轰然一震,好整以暇地,等候着千魂大尊过来的他,突然变得急躁起来,“图塔是我的人,他死了,那这些晶雪域内,和你聂天有关的人,一个都休想活下去!”
  
  “轰!”
  
  阿兹特克的躯身,疯狂地膨胀开来,血脉深处,许许多多的紫色晶芒,群星般闪耀。
  
  “给我碎!”
  
  魔化之后的阿兹特克,拳如巨锤,砸向姬元泉的所在地。
  
  黑暗中,始终没有放弃的姬元泉,一次次地尝试动用空间之力,凿开空间,从晶雪域脱离。
  
  突然,姬元泉的灵魂,都感受出了来自黑暗的恐惧。
  
  他瞬间明白,他成为了阿兹特克的轰杀目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