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再遇阿加莎

      姬元泉惶惶不安。
  
      他动用虚灵教不传之术,以空间灵力来铸就的层层虚空结界,每一层结界,都如一片新奇天地,气雾苍茫。
  
      “天魔锤!”
  
      魔化以后的阿兹特克,运转血脉力量,拳如锤,撼天动地,猛地砸下。
  
      噼啪一声,晶雪域的冰莹天地,似被凿开。
  
      一锤轰落,有墟界魔族,一尊尊古老的魔神,似在无声嘶吼。
  
      其中有一尊,浑身缭绕着无尽魔光,头生魔角,形如巨猿般的魔神,似怀抱巨锤,要炸毁天地般,最为显目!
  
      那魔神,和魔化以后,血脉返祖的阿兹特克,竟八九分相似。
  
      他,仿佛就是阿兹特克这一魔族,最初的血肉形态。
  
      “轰!”
  
      姬元泉凝结的,层层结界,顿时爆灭。
  
      他勉强祭出的神之法相,就在黑暗的晶雪域,如沙雕般,蓬地倒塌。
  
      一缕缕空间异力,不断汇聚,编织着,再现为新的姬元泉。
  
      可新的姬元泉,已遭受重创,他禁不住地,发出一声凄然尖啸。
  
      黑暗中,人族的众多神域、圣域强者,居然都听到了姬元泉的那声惨啸,知道姬元泉成为了阿兹特克的目标,遭受了重击。
  
      然而,不论是尹行天、俞素瑛,还是叶文翰、祖光耀,亦或者古灵族的三位大尊,在绝对的黑暗中,都如睁眼瞎。
  
      他们看不见,也感知不出。
  
      连姬元泉的惨啸,似乎,都是阿兹特克刻意为之,他们方才能聆听到。
  
      晶雪域的云霄中,阿兹特克的黑暗魔石,还有董丽的黑暗魔石,包括那黑暗光轮,释放出来的黑暗,将此域似化作永恒黑暗。
  
      “呼!”
  
      唯有同样精湛黑暗之力的董丽,在那黑玄龟身上,能清楚地看到,阿兹特克向姬元泉动手。
  
      董丽想要援助,却被动地发现,她的那块黑暗魔石,还有那黑暗光轮,都被阿兹特克的黑暗魔石影响。
  
      阿兹特克释放的,那块和他血脉相通的黑暗魔石,如今当真如一只漆黑眼睛。
  
      那只眼睛,始终盯着她,还有她持有的黑暗魔石,包括黑暗光轮。
  
      在那眼睛内,有极其细密的,一条条紫色晶链。
  
      条条紫色晶链,绽放出深邃的魔光,暗暗影响着她那块魔石,还有黑暗光轮。
  
      似在一点点地,去同化她的黑暗魔石,她持有的黑暗光轮。
  
      “血脉……”
  
      董丽嘴角满是苦涩,她需要不间断地,以她的黑暗力量,并借助黑玄龟的力量,才能和同化她的,那只眼睛内的力量抗衡。
  
      她很清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称为黑暗之子的阿兹特克,才是墟界黑暗之王的后裔。
  
      她和聂天、裴琦琦不同,她是纯粹的人族,而非混血者。
  
      她能融入那块黑暗魔石,能炼化黑暗魔石,实在是太多机缘巧合造就的,因她修炼的灵诀,因她驯服的黑凤,具备黑暗之力。
  
      然后,又在聂天的帮助下,得到黑玄龟,得到黑暗魔石,再得到黑暗光轮。
  
      这些有太多运气的成分在内。
  
      而阿兹特克,血管内流淌的血液,就来自陨灭的黑暗之王!
  
      身为阿兹特克的后裔,墟界魔族的天才,这个被称为黑暗之子的家伙,和那块黑暗魔石——黑暗之王的眼睛,完美地契合。
  
      也是如此,他能百分百地,将那只眼睛的黑暗魔力释放。
  
      借助那只眼睛,他还动用血脉内烙印的神秘力量,去影响自己的那只眼睛,去影响黑暗光轮,还有……沉落于丹田灵海的那枚黑暗灵丹。
  
      他这是,要将自己都一并同化。
  
      董丽暗暗着急。
  
      阿兹特克的狂躁怒啸,仿若汪洋深海掀起的风暴,愈演愈烈。
  
      因图塔大尊的死亡,他被激起凶性,不准备慢吞吞地,等候千魂大尊的到来,而是要在此之前,就耗费魔力和精血,先杀一些人来祭奠图塔大尊。
  
      原本准备保留力量,去应付更棘手麻烦的他,终未能忍住。
  
      “黑暗之血!”
  
      一滴精血,在他掌心出现。
  
      那滴精血,初始为深紫色,却不断吞没着黑暗之力,极短时间内,变成纯黑色。
  
      纯黑色的精血,哧啦一声,就被点燃。
  
      一滴燃烧的精血,如黑暗光球,释放出来的气息,像是浑沌未开时,宙宇深处某个黑暗之地,流转出黑暗本源的气味。
  
      燃烧的精血,忽飘逝向神域中期,玄清宫的宫主俞素瑛。
  
      云霄中,两只黑暗之眼,同时看向那一滴燃烧的精血。
  
      似在突然间,为那一滴黑暗精血,注入了力量。
  
      燃烧的精血中,突显数十种复杂难测的,不知名的黑暗阵图,还有许多一点点的黑暗粒子。
  
      俞素瑛本能地恐惧,她神域展开,净天神芒密密麻麻地出现,想要密不透风地,庇护自身,不被那燃烧的黑暗精血渗透。
  
      黑暗之力,突弥漫而来。
  
      玄清宫的神物,那漫天的净天神芒,炒豆子般,啪啪地脆响。
  
      碎芒,四处溅射,俞素瑛的精炼魂丝,一缕缕地消融。
  
      其神之法相,骤然变得千疮百孔,在那那滴燃烧的黑暗精血渗透下,俞素瑛感受出的黑暗力量,似为墟界魔族的黑暗之王。
  
      或许,仅仅只是黑暗之王的一缕气血。
  
      可即便如此,俞素瑛都承受不住,只觉得她的灵力,魂力,随着神芒的消融,被黑暗给吞没,神之法相都骤然溃散。
  
      阿兹特克的咆哮声,震天动地,“聂天,你杀我的人,我要你的人,统统死绝!”
  
      他又看向血灵子。
  
      ……
  
      “浮陆!”
  
      外域冰寒星空,魔族的阿加莎,眉头一皱。
  
      一道赤红血芒,忽从浮陆内飙射而出。
  
      铺天盖地的狂暴气血,在那血芒飞出霎那,就仿佛充塞了整片天地。
  
      阿加莎忽然生出一种别扭的感觉,她感觉,她所在的星空,一下子变得拥堵了,拥堵的都似乎容不下她。
  
      容不了,她的一身气血。
  
      这种别扭的感觉,让她大吃一惊,她也忽然明白,给她这种错觉的,就是从浮陆内飞逸的那道赤红血脉。
  
      “魔族,阿加莎,我们又见面了。”
  
      血芒倏地顿住,化作常态出现的聂天,此时的他,仅两米左右,体格雄壮强健,眉如刀削,轮廓冷硬,给人一种霸道凌厉,咄咄逼人的强势感。
  
      “比起在墟界,你的强大速度,简直是奇迹。”阿加莎感慨。
  
      得到消息,知道发生在飞雪域的巨变,她还在怀疑。
  
      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聂天,在墟界时,曾被她生擒活捉,她能随意拿捏。
  
      这才多长时间?
  
      那样的聂天,从墟界逃回人界,忽然就具备了轰杀图塔大尊,令墟界众多大尊都忌惮的力量?
  
      没见聂天前,她有些不相信。
  
      可在聂天真正出现,在她面前落定的那一刻,她瞬间就信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