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今日,我能杀你!
    黑暗,笼罩着晶雪域。
  
      聂天动用了生命探寻,方能感测出,晶雪域的众生动向。
  
      “一位,强大的墟界魔族!”
  
      黑暗之子阿兹特克,浩瀚如海般的气血磁场,在聂天的血脉感应中,无比的耀目,令他瞬间就知道,有一位墟界的魔族,正在其中翻山倒海。
  
      黑暗淹没了一切。
  
      那位魔族的族人,显然精通黑暗之力,他在晶雪域自然是如鱼得水。
  
      其余的,原木大尊,还有三位古灵族大尊,在那黑暗之中,如处于泥沼内,行动艰难,被黑暗能量限制着。
  
      “阿加莎,那位晶雪域的魔族,是你的同伴?”聂天问道。
  
      “那是我魔族黑暗之子,黑暗之王的血脉后裔。”阿加莎并没有隐瞒,“你所杀的图塔大尊,就是他的麾下。”
  
      “难怪,原来是黑暗之王的后裔。”聂天点头,“但是,我不管他是谁,既然敢在晶雪域,在我人族的域界猖獗,那就……”
  
      哼了一声后,他都没多看阿加莎一下,就要冲入晶雪域。
  
      从无尽血海归来,对血域奥妙,有更深体悟,且获得了新血脉秘术的他,如今自信心空前!
  
      嗜血大尊、通幽大尊,他都能逼的狼狈逃窜,能斩杀图塔大尊,令他自然而然地生出,便是墟界大尊,便是黑暗之王的后裔,也没多可怕的感觉。
  
      “聂天!”
  
      墟界中,曾经将其生擒活捉的阿加莎,被他的轻视激怒,“在你眼里,难道没有我这个人?你难道忘了,我在墟界时,可是能够随意拿捏你的?”
  
      “咻!”
  
      十条紫色闪电扭结的绳索,从阿加莎十指的指尖,狂飙而出。
  
      “拘灵魔蛇!”
  
      绳索如吞咽苍生,墟界炼魔禁地的蛇魔,燃烧着深紫色魔火,张口信子,撕咬向聂天。
  
      魔蛇所过处,冰冷的雪域星穹,有十条蜿蜒的紫色流光,充盈着滚涌魔力。
  
      “阿加莎,你也说了,当初在墟界。”聂天嗤笑,“墟界时。你也曾经以此血脉秘术,将我禁锢?莫不成,你以为还能故伎重演么?”
  
      他突然虚空停滞。
  
      他任由那一条条魔蛇,拖曳出汹涌的魔力流光,如绳索般,一圈圈地缠绕而来。
  
      在墟界,他被禁锢时,气血,灵力,包括魂念,都被禁锢限制,不可动用。
  
      此时,依然有一丝丝,属于阿加莎的精纯魔力气血,从那条条如绳索般的魔蛇中,渗透他血肉,要束缚禁锢他。
  
      “嘿!”
  
      聂天忽低沉地,怪笑起来,被魔蛇缠绕的肩膀,猛地用力扩展,去挣脱魔蛇。
  
      一股暴烈到极致的恐怖蛮力,从他的每一块肌肉,如域界爆灭般轰然生出。
  
      在阿加莎的感知中,她以血脉秘术,以气血和魔力凝结的一条条魔蛇,似缠绕着一头始源时代的古老巨兽!
  
      巨兽稍稍动怒,就爆发出踏破星域,一巴掌下来,能拍灭星辰的蛮横暴力。
  
      “啪啪!”
  
      一条条魔蛇,随着聂天做出扩胸姿态,随着他臂膀外展,活生生被挣的断裂。
  
      腾出手来的聂天,两手一抓,就捏着魔蛇般的绳索,一根根地扯断。
  
      魔蛇,每断一截,就“蓬”的爆射,成为众多发丝般鲜血的紫色血光。
  
      条条血光,又向阿加莎飞去,要回归她的血脉。
  
      “墟界时,被你擒拿着,也算是我生平耻辱了。”聂天扭头,看了阿加莎一眼,露齿一笑,“不管你和那位,是什么关系。你既然令我受辱,我总要回报一下的。”
  
      隔着一片昏暗星空,他朝着阿加莎的方向,抬手拍了一拍。
  
      其手掌骤然胀大,茫茫血气中,星辰闪烁,火焰滔天,纯粹的灵力如闪电飞逝着,皆在那如神般的巨掌。
  
      阿加莎轰然变色。
  
      在她眼中,那血气滚涌的巨手,遮天蔽地。
  
      浓郁的紫色气血,就在其头顶凝为层层结界,她身上穿戴的魔甲,流光溢彩的甲面,有古老的魔纹,形成墟界魔族的十六种防御大阵。
  
      巨手轰落,犹如天崩!
  
      “蓬!”
  
      阿加莎的所有气血结界,都脆弱地爆灭,她身上的魔甲,刻印着的十六种魔族古阵,大部分直接消失。
  
      蛮不讲理的巨力,冲击到躯体,让阿加莎那具妖娆身躯,直垂落到星海下数万里。
  
      如一紫色光点,沉落到,不知名的下方星空,没了踪影。
  
      聂天狂妄的嘲笑声,响彻周边域界,“阿加莎,今时不同往日,你在墟界能生擒人界,如今想要杀你,都并不困难。”
  
      话音未落,他就穿透被黑暗渗透的晶雪域界壁,抵达内部天地。
  
      “谁是黑暗之子?”
  
      炽烈的光芒,从他眼瞳内爆射开来,去照耀晶雪域,想要看透所有被黑暗笼罩的场景。
  
      令他惊奇的是,他眼中的光芒,才绽放开来,就被黑暗同化,被黑暗淹没。
  
      他居然什么都看不见。
  
      同在晶雪域的董丽,则是清晰地看到,在他下来的那一霎,漂浮于空的两只黑暗之眼,都突然盯住他。
  
      吞没光源的,乃是黑暗之眼,是魔族黑暗之王的眼瞳。
  
      “聂天!”
  
      阿兹特克的怒吼,从每一片黑暗内滚滚震荡。
  
      “聂天!”
  
      人族众多神域者,还有原木大尊,古灵族的三位大尊,居然在聂天进入霎那,也能聆听他的声音,知道他的到来。
  
      人族神域,古灵族大尊,其实没有一个是弱者。
  
      他们被困,皆是因为黑暗之王的两只眼睛,是那黑暗光轮,被阿兹特克的血脉,激发出了真正的力量。
  
      那些力量,毕竟属于曾经的黑暗之王。
  
      聂天一至,黑暗之王的两只眼睛,突然盯住他。
  
      那两只眼睛,对晶雪域的瞒天封禁,自然就弱了。
  
      在晶雪域的冰寒大地上,人族的神域者,还有古灵族的大尊,仰头去看,模模糊糊地,已能看到聂天的身影,能看到董丽,还有自称黑暗之子的阿兹特克。
  
      大地最下方的无边黑暗,似在那两只眼睛,朝上去看时,退散了不少。
  
      “黑暗之子!”
  
      道道暴怒仇恨的目光,突然凝聚到阿兹特克,令那位黑暗之王,都生出一股子寒意。
  
      “血脉……”
  
      聂天内心轻呼,滴滴生命精血点燃,他向黑玄龟,发出一声血脉呼喊。
  
      以他一滴滴精血,破壳而出的黑玄龟,欢快地轻啸着,竟舍弃董丽,乖乖地飞向他。
  
      黑玄龟的躯体,一点点地变大,龟壳上众多的黑暗魔纹,如水波荡漾着,释放着纯粹的魔力光芒。
  
      十阶血脉的黑玄龟,以闪电般的速度,似化作一块黑色陆地。
  
      充盈晶雪域的无边黑暗,浓郁的黑暗之力,开始向黑玄龟流动,下方的大地,黑暗渐渐消失,黑玄龟的龟壳上,有更多神秘的黑暗魔纹催生出来。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