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黑暗之眼的真实来头
    黑玄龟和董丽亲近,是由于董丽具备暗黑之力,持有黑暗光轮,还有那块黑暗魔石。
  
      然而,真正造就出黑玄龟,令其诞生的,归根结底还是聂天的生命精血。
  
      他的精血,被黑玄龟吞纳吸收,最终才孵化出黑玄龟。
  
      在血之渊源上,黑玄龟其实更靠近聂天。
  
      “生命糅合。”
  
      聂天发动血脉天赋,他的一缕缕血肉精气,如复杂的经络,渗透到黑玄龟,在顷刻间,和黑玄龟达成血之链接。
  
      一滴滴,他辛苦凝炼的精血,逐个燃烧。
  
      浩浩荡荡的生命气血,灌注向黑玄龟,令那巨龟的心脏处,众多晶链璀璨。
  
      生命气血,帮助黑玄龟,生出更多血脉晶链。
  
      龟壳上一片片黑暗魔纹也因此生成。
  
      “呼!呼呼!”
  
      令人惊奇无比的,覆盖晶雪域的黑暗能量,竟然受到黑玄龟的血脉牵动,一股股地,一簇簇地,融入其龟壳。
  
      更多的黑暗魔纹,密密麻麻地浮现,望一眼就觉神秘莫测,如一黑暗混洞,吞没着一切光!
  
      黑暗渐渐褪尽。
  
      被黑暗淹没了许久的晶雪域,重现冰莹光亮,断裂的山川,撕开的大地,一片片冰原,寒寂旷野,都重新呈现。
  
      “恢复原状了!”
  
      灵界的雷龙斯科特,在黑暗消散的那一霎,噼里啪啦地,暴射出炽烈雷电,朝着外界的星空,发出了解脱般的龙吼。
  
      轰落一声巨响,天外的雷霆能量,受其吸引。
  
      有一条条粗如光柱的闪电,陡然凝结,从天而落。
  
      “哧啦!”
  
      高悬于天的,黑暗之王的两只眼睛,还有那黑暗光轮,都被闪电轰撞,电芒溅射,滋滋作响,不过并没有什么损伤。
  
      “咦!”
  
      董丽则是目露喜色,惊奇地发现因雷霆的洗涤,属于她的,被她炼化的那只眼睛,还有黑暗光轮,倏地飞逝向她。
  
      她只愣了一秒,就醒悟过来,知道是雷龙斯科特的雷霆之力,将那阿兹特克烙印在眼睛,还有黑暗光轮的气血和魂丝,给殛灭了。
  
      雷霆之威,撼动不了黑暗之王的眼瞳,还有黑暗光轮。
  
      但是,仅仅用作消泯阿兹特克的魂丝,他的气血,还是能容易做到的。
  
      “黑暗之子,阿兹特克?”聂天落在黑玄龟身上,生命血脉释放,眼中精芒如火炬,瞪着阿兹特克深深看了过去。
  
      阿兹特克,在他生命血脉的感测下,如一团燃烧的紫色魔火。
  
      其气血的浓烈程度,蕴含的魔力浑厚,还有血脉的大致等阶,一清二楚。
  
      “竟然,只是一区区初阶大尊。”
  
      聂天摇了摇头,哑然失笑不过是依仗着器物的玄奥,才胆大包天地,敢去禁锢晶雪域。阿兹特克对吧?你很有勇气,不过我很想知道,没黑暗之王的余力帮衬,你凭什么逃命?”
  
      尹行天无碍,俞素瑛还活着,血灵子也没死……
  
      就是因为,看到这些人只是不同程度的受伤,没生命威胁,他才这般从容。
  
      有生命血脉,那些人只有没死,都不是大事。
  
      阿兹特克眼神阴沉,沉默不语。
  
      他佩戴的那块魔石,来自阿加莎的讯念,异常急促。
  
      阿加莎分明在催促着他,要他赶紧逃离,万不可继续在晶雪域逗留。
  
      “不讲话?”聂天嘴角嘲讽的意味,更为浓郁了,“你以为依仗着,黑暗之王的血脉,以为能影响那块黑暗魔石,激发那黑暗光轮的力量,就能为所欲为?你是不是很奇怪,奇怪为什么这只灵龟,能将这片天地的黑暗吞没?”
  
      阿兹特克点头,“不错,我确实好奇。”
  
      他打量着黑玄龟,看着黑玄龟的龟背上,密密麻麻的黑暗魔纹,连他都觉得神秘莫测,似烙印着黑暗本源的气味。
  
      晶雪域的局势逆变,就是由黑玄龟引起。
  
      是因为黑暗能量,被黑玄龟吞没,才解放了其余人族神域,还有原木大尊,古灵族大尊。
  
      如果黑暗能量,还是将晶雪域淹没,拥有黑暗之血的他,借助黑暗之眼,那黑暗光轮,能展现出黑暗之王的残留之力。
  
      那么,不论是聂天,还是虚空之外的撕裂巨兽,他都不会惧怕。
  
      可现在……
  
      “外面有个魔族女人,叫阿加莎。”聂天一皱眉,忽向原木大尊,还有古灵族三位大尊说道:“麻烦几位去一趟,看有没有可能,将那个魔女擒拿。那个,帮我一个忙,那阿加莎,我要活的。”
  
      “好。”
  
      雷龙斯科特,蜿蜒的龙身,如奔雷惊电,顿时飞逝虚空。
  
      震耳欲聋的雷爆声,一霎后,就从星穹外传来。
  
      “魔族!”
  
      查特维克,还有金羽雀神,在斯科特之后,也相继飞走。
  
      唯有木族的原木大尊,留了下来,说道:“只要没逃的太远,有他们三位出马,一位魔族的初阶大尊,应该走不掉,我就不掺和了。”
  
      “嗯。”聂天随口应了一句,忽从黑玄龟的龟背\飞出,直奔着阿兹特克而来。
  
      阿兹特克如临大敌。
  
      通过魔石内的讯息,他已知道图塔大尊死亡,知道墟界的千魂大尊,血肉都被聂天打爆,芭芭拉连幽魂权杖都遗失了。
  
      当黑暗,不能继续将晶雪域封禁,他就开始不安。
  
      “你虽然有黑暗之王的血脉,是他的后裔,可他的那只眼睛。”聂天微微一笑,说道:“你并非明主。那眼睛,落在你手中,太过于浪费了。”
  
      “你说什么?”阿兹特克猛地怒了,“我先祖的遗物,本就该属于我!也只有我的黑暗血统,才能将先祖遗物的力量,尽情地释放!”
  
      “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罢了。”聂天神态从容,忽不再搭理阿兹特克,而是看向另外一只,漂浮在阿兹特克头顶的眼睛。
  
      和那只眼睛对视霎那,连聂天,都轰然一震。
  
      已被董丽握着的,另外一只黑暗之王的眼睛,突生出反应,似要挣脱。
  
      董丽死死抓住,那只眼睛才没有飞离。
  
      “果然厉害。”聂天眯着眼,以灵魂之音,告知黑玄龟,说道:“你血脉的源头,为一黑暗系的星空巨兽,在争夺黑暗本源上,败于魔族的黑暗之王,从而成就了黑暗之王。”
  
      “所谓的,黑暗之王的两只眼睛,还有那黑暗光轮,就是以你先辈的眼睛,以你先辈的躯身打造。你亲近董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