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混乱巨兽

  碎灭战场一角,空间突现波纹涟漪。
  
  “哧啦!”
  
  一条裂缝,倏地绽开。
  
  聂天一步踏出,从禁天星域内的浮陆,直达于此。
  
  “聂天!”
  
  酆北罗和雷魔袁九川,在他冒头的那一霎,灵魂震荡,下意识地惊叫。
  
  两位都是神域初期境界,一个坐拥众多凶悍天尸,一个有雷魔称号,皆是人族凶名赫赫的老妖巨魔。
  
  他们和聂天都打过交道,可在此刻,他们望着突然降临的聂天,竟生出陌生感。
  
  “他,就是聂天啊……”
  
  还有数名陪同两人一道儿过来的,圣域级别的炼气士,脸色怪异地打量着聂天。
  
  “你们为何在此?”人在半空,聂天的灵魂意识,生命探寻血脉,如一张密集的网,以他为中心散布开来,方圆千万里,只要有气血的生灵,那怕是微小虫豸,都逃不过他的感应,“那头深埋地底的星空巨兽,竟然……”
  
  他敏锐地感应出,地下的星空巨兽,正急剧地充盈着力量。
  
  如干瘪的气球,正被气血,填充着。
  
  不需要通过眼睛,他都能知道,那头星空巨兽血肉纤维重聚,脏腑都在凝结,已踏上了复活之路。
  
  一根根如山般耸立的石柱中间,诡异的洞口,不断地涌入各类气血。
  
  色泽不同的气血,渗透向大地,被那头星空巨兽吸收。
  
  那些气血,就是星空巨兽能恢复的关键,他略一感测,不由地神情动容。
  
  从洞口内,流溢而出的气血,就这么一阵子,怕是就抵得上十来位异族九阶大君的总和了!
  
  “墟界的魔族,冥魂族,还有幽族,黑鳞族,加古灵族、木族,许多不知名的气血来源。”聂天满脸惊异,以他的生命血脉,他能从每一缕气血,判断出种族来源,“什么乱七八糟的种族生灵,都有气血流溢,那洞口连接向何处?”
  
  酆北罗淡然一笑,似想通了什么,道:“连接到灭星海。”
  
  “灭星海!”聂天眼睛骤然一亮。
  
  通过和撕裂巨兽的沟通交流,通过魏来的叙说,还有那柄幽魂权杖,他对墟界、人界、灵界的状况,还有他那素未谋面的父亲,等等秘事,都有了一个粗浅的认识。
  
  灭星海,处于人界和墟界之间,被认为是目前三界最危险之地。
  
  那里,人族众多强者,和墟界三大奇族的战役,常年发生着。
  
  众多灵界的强大生灵,木族,古灵族,甚至还有妖魔族、邪冥族、幽族、骸骨族族人,都会去对抗墟界三大奇族。
  
  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妖魔、邪冥族和骸骨族族人,都如炼狱大尊般,想要认祖归宗。
  
  事实上,元魔大尊、冥河大尊和晶骨大尊掌权时,全部极力封禁和墟界三大奇族的关系,不愿和那边有任何的牵连。
  
  “灭星海的战役,太惨烈了。”酆北罗忽然一叹,“聂天,你不要以为,如今侵入到人界的三大奇族,就是墟界那边的真实力量。”
  
  聂天道:“我当然没那么天真。”
  
  迄今为止,墟界的异族,尚且没有一位真正的高阶大尊降临。
  
  千魂大尊的分身,并不在其列。
  
  “至强力量,绝大多数还在墟界,在灭星海。”酆北罗吸了一口气,“和他们的战斗,令我们损失惨痛至极。虚空灵族的裴御空,都重伤垂危,无奈下,才去找寻裴琦琦。想来,你在浮陆时,也见过他了。”
  
  “见过。”聂天点头。
  
  “他只是一位,他至少还没有死,还能找到裴琦琦。别的,战死的虚空灵族族人,我看到的都太多太多。”酆北罗垂头,“近期,我们处于下风,没办法了,才想起埋尸在碎灭战场的这头星空巨兽。它没有死亡前,战力滔天,我们希望复活它,来增强助力。”
  
  “它?”聂天一惊。
  
  时至今日,他早就明白始源时代的星空巨兽,有多么恐怖。
  
  那头黑暗巨兽,曾经和黑暗之王厮杀落败,反而帮助黑暗之王,去触及黑暗本源,从而超脱十阶血脉。
  
  他手中持有的那截骨头,来自于另外一头星空巨兽——狂暴巨兽。
  
  狂暴巨兽和墟界的碎骨大帝,有过一场血战,那一战过后,狂暴巨兽,爆灭而亡。
  
  一截狂暴巨兽的骨头,则是飘逝在遥远星空,被蜥蜴族的那位老者获取,最终被他获得。
  
  始源时代,那类强大的星空巨兽,是能抗衡黑暗之王、碎骨大帝的恐怖存在。
  
  可黑暗巨兽和狂暴巨兽,和黑暗之王、碎骨大帝的战斗,也只是一负,一平局。
  
  血脉,超脱十阶的墟界至强,是真的可怕到极点。
  
  而碎灭战场底下的,被撕裂巨兽称呼为混乱的家伙,则是混乱巨兽。
  
  此巨兽当年泄露的气血,能够令众多侵入的人族、异族强者陷入无意识的嗜杀之境,差点造成人族和灵界各族的大动乱,令两大域界天地的超强者,都惨死于此。
  
  混乱巨兽的厉害,聂天早见识过,但它因何而亡,聂天倒是不知。
  
  可他却明白,混乱巨兽的气血,能影响周边所有生灵,不分敌我。
  
  此巨兽一旦被唤醒,投放到灭星海,所有接近它的生灵,都可能受其影响,从而开始无止尽的嗜杀之战。
  
  “它能制造混乱。”酆北罗点头,“我们需要它,去制造混乱。你还不清楚,墟界真正的高阶大尊,有多么的强大。在墟界,冥魂族、魔族和白骨族,都有至强者!我们猜测,三族,还有能比肩黑暗之王、碎骨大帝和天魂大尊的人物!”
  
  “什么?”聂天终于色变,“和那三位一个级别的人物,我们这个时代,当真就存在?”
  
  “应该是有的。”酆北罗满脸苦涩,“当然,我是没有接触过。可你父亲,就在墟界的一个禁地,碰到过这样的家伙。季苍,屈奕,还有元魔大尊、冥河大尊,古灵族的族长等人界、灵界巅峰,在墟界禁地失去踪影,或许就是被其筹划导致。”
  
  “啊!”聂天惊叫。
  
  雷魔袁九川,还有几位强者,听到这里也纷纷变色。
  
  似乎,就连他们都不清楚详情,不知道在如今的时代,在墟界,还有能和传说一样强大的恐怖存在。
  
  真有这样的存在,人界和灵界的众生,是不是直接俯首称臣算了?
  
  何人,能够和那样的存在抗衡?
  
  “他在墟界禁地,碰到这样的家伙,还……活着么?”半响后,聂天心怀忐忑地,问出困惑,“如黑暗之王,碎骨大帝和天魂大尊一般的存在,盯上了他,他能逃出生天?”
  
  “你以为董丽手中的,那黑暗光轮,是如何得来的?”酆北罗道。
  
  聂天一呆,“怎么得来的?”
  
  酆北罗微笑,“具体情况,我是不太清楚。但我知道,那黑暗光轮,应该就是你父亲,从墟界禁地,那位魔族族人手中,给弄来的。至于是战斗获得,还是赌斗获胜,我就不清楚了。”
  
  “什么?!”
  
  “不必惊奇。”酆北罗一副本该如此的神情,“你从血脉觉醒,至今才多久?你现在就能在雪域,逼的嗜血大尊、通幽大尊逃离,能随意斩杀初阶大尊。你都能如此,他难道就不可以,活着从那类存在手中从容离去?”
  
  “若非如此,我们人族还有灵界异族,那么多眼高于顶桀骜不驯之辈,凭什么听命于他?”
  
  “不论人族,乃是灵界异族,强大的战力,才是赢得尊敬的根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