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摄魂

      “轰!”
  
      幽魂权杖一出,在场的所有强者,都不自禁地,颤栗了一下。
  
      非金非木的法杖,绘刻着一条条蜿蜒冥河,还在流淌着河水。
  
      数不尽的青耀光烁,烙印着一段段魂文,如溪河内的鹅卵石,沉淀在河流,蕴含着灵魂真谛,透出神秘,古老,直抵灵魂之河的道路奥妙。
  
      权杖把手处,取代那颗宝石,镶嵌在内的奥秘结晶,如邪冥族族人眉心的棱形晶体,如眼睛,释放出摄人魂魄的辉光。
  
      望着幽魂权杖,众人的灵魂,如断了线的气球般,突然向外飘飞。
  
      灵魂,如要脱离灵魂识海。
  
      “啊!”
  
      强如雷魔袁九川,脸色一沉,急忙暴喝遏制。
  
      道道闪电,从他的灵魂识海狂飙而出,拴住其雷霆魂魄,将魂魄拽回识海。
  
      酆北罗等人,急忙将视线,从那幽魂权杖收回,一个个闭着眼,坚守本心,各自施展灵魂秘术,死死地掌控着魂魄,免得脱离识海,被那幽魂权杖收回。
  
      “蓬!”
  
      出奇地,气息萎靡虚弱,不断跌落境界的莫珩,眼瞳深处,突绽放出异样的辉芒,辉芒密密麻麻地交织,似凝为神秘的魂印。
  
      莫珩的眼神,变得阴森狠厉,给人一种陌生感。
  
      可他的脸色,却扭曲着,似承受着痛楚。
  
      “嗤嗤!”
  
      一束束,碎小至极的电虹,从莫珩的眼角,不断地溅射开来。
  
      莫珩强忍着,没有痛呼出声,可随着眼角电虹溅射,有一缕缕血迹,从他鼻孔,从他耳朵流溢出来,令他的模样显得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狰狞感。
  
      “聂天……”
  
      他猛地抱着头,强行地,要闭上眼。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都没办法完成。
  
      他的眼皮子似被一股力量,给活生生地撑着,不允许他闭上眼。
  
      他眼瞳的诡异魂印,正在吸纳他灵魂识海内的力量,迅速地形成,要通过魂印,横跨域界时空,和聂天对视。
  
      确切地说,是和聂天把持的幽魂权杖对视!
  
      “何人?”聂天爆吼,指头上的储物戒,倏然闪亮。
  
      冥魂珠也被其释放,被他完完全全掌控着地五大邪神,顿时呼啸而出,“千魂大尊,是你吗?你的一具分身,还有你的分魂,先后在七星界海,在雪域被我轰破!你冥魂族的芭芭拉,执掌的幽魂权杖也被我夺取,你很不甘心是吗?”
  
      他瞪着莫珩眼中,越来越明显的诡异魂印,脸色冰冷。
  
      垂着头,闭着眼的天尸宗酆北罗,突然用力吸了一口气,“不是千魂大尊。”
  
      有十几道苍白的气流,一下子缩入他体内,形成一银白色,充塞着尸力的结界,酆北罗终睁开眼,免受幽魂权杖的影响,也不再惧怕莫珩眼瞳深处,渐渐凝现的诡异魂印。
  
      “墟界冥魂族,千魂大尊确实是族长,可他并非冥魂族的至强者。”酆北罗解惑,“千魂大尊能成为族长,只是因为千魂大尊所修行的灵魂奥术,能分化出众多分魂。分魂,分身多,和本体又能呼应的他,可以处理好冥魂族在三界的各类事件。”
  
      “然而,分魂过多,就导致力量过于分散,即便众多分魂汇聚唯一,战斗也有影响。”
  
      “因此,千魂大尊虽为族长,并不是最强者。”
  
      “重创莫珩者,乃冥魂族的摄魂大尊,同为高阶大尊,他个人战力,是超过千魂大尊的。就是他,以灵魂秘术重创莫珩,并遗留无法破解的魂印在其脑海。那魂印,不断吞没着莫珩的魂力,令其的境界都不住跌落。”
  
      聂天脸色一沉,“摄魂大尊!”
  
      “呼!”
  
      本模糊的魂印,终在莫珩眼瞳深处,成功地显化出来。
  
      两枚诡异魂印,呈奇怪的菱形,内部有众多细密的魂线,魂线如蛇蠕动着,产生一股吸力,吞纳着莫珩的魂力。
  
      诡异魂印,本应该沉落于莫珩的灵魂识海,是受他幽魂权杖的激发影响,才从眼瞳浮现。
  
      “咦!”
  
      聂天眉头一皱,居然发现在莫珩眼瞳显化出来的诡异魂印,连他都看不出来历。
  
      七星界海,寂星海时,曾显露出来的冥河,他都有过一番感悟,看到众多玄奥莫测的魂印,连天魂大尊的天魂印,都都参透了,还能够凝炼而出。
  
      将寂星海的那条冥河,众多魂文秘术凝炼,化作的奥秘结晶,蕴含天魂大尊众多魂术精妙。
  
      此物,嵌入幽魂权杖,完美融合之后,聂天对灵魂的奥妙认识,更进一筹,本以为冥魂族的众多奇妙魂术,不说能个个精通,至少能全部认识。
  
      毕竟,根据传说来看,大多数的冥魂族、邪冥族,灵魂和血脉的秘密,天魂大尊都通晓的。
  
      “聂天。”莫珩开口,声音虚幻缥缈,“摄魂大尊,乃是这一个时代,最有可能触及灵魂真谛的强者。他缔结的两枚魂印,无时无刻都在吸纳我的魂力,而且没办法消除。最后的结果,就是我的魂力,都被吞没干净,成就那两枚魂印。”
  
      “我回归,是要尽快地,处理一些私事。”
  
      “等我心愿了却了,我会选择爆灭灵魂,会舍弃转世重修的希望,令那摄魂大尊无法得逞,不能以我的灵魂,将那两枚印记形成。”
  
      他讲话间,眼瞳深处的诡异印记,一闪一闪的。
  
      如摄魂大尊的两只眼睛,嘲讽地,讥讽地,冷冰冰地望着聂天。
  
      忽然间,聂天知道那摄魂大尊,或许不在人界,可因那诡异魂印的存在,冥魂族的摄魂大尊,在那魂印于莫珩眼中显化时,就将注意到聚集过来。
  
      也就是说,那摄魂大尊,正通过莫珩眼中的诡异魂印,真的在看着他。
  
      聂天沉喝:“摄魂大尊!”
  
      ……
  
      墟界,离灭星海亿万里外,有一片魂力激荡的奇诡之地。
  
      “人界,聂天。”
  
      突然,有一个阴厉的哼哼声,响了起来。
  
      一团团魂力,似青幽鬼火漂浮,此刻骤然凝聚,化作一道万丈高的恐怖魂影。
  
      那魂影每一次呼吸,都引发这片奇诡之地的灵魂震荡,有众多哀嚎声,不知从而响起,“嘿,我在莫珩脑海缔结的印记,你区区一人族混血小辈,竟然也妄图消泯。”
  
      “血脉,精魂跨界!”
  
      霎那间,这片天地有几团强大的魂魄,骤然爆灭,如烟火绚烂地绽放。
  
      一道魂念,突然似逾越无穷空间距离,在虚空乱流飘逝着,旋即精准无比地,沿着秘密缝隙,逸入了碎灭战场。
  
      莫珩眼中,一枚诡异的魂印,忽有未知意念聚涌。
  
      “聂天,他来了!”
  
      莫珩瞬间生出反应,脸色忽然苍白,“摄魂大尊的一缕魂念,在舍弃血肉之后,以我眼中魂印为指引,横跨两界天地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