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有望至尊者

  “呼哧!呼哧!”
  
  莫珩眼瞳深处,那两枚诡异魂印,如火炬般汹涌燃烧。
  
  他陡然颤抖。
  
  一丝丝,精炼至纯的魂力,化作那魂印燃烧的燃料。
  
  “摄魂大尊!”
  
  天尸宗的酆北罗,倒吸一口凉气,那层层环绕他的尸力结界,竟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他也霎那间暴露出来。
  
  雷魔轰然变色,化作一道雷霆闪电,瞬间从这片区域遁离。
  
  “啊!啊啊!”
  
  陪同酆北罗而来的,数名圣域级别的炼气士,突然鬼哭狼嚎。
  
  在他们的灵魂识海深处,似有一尊无法以言语形容的巨大鬼影,噩梦般迅速凝结出来。
  
  那鬼影,于他们的灵魂识海似吞天吐地,一个呼吸,一个动作,就能令他们的灵魂识海,变成狂暴的汪洋,掀起万丈巨浪。
  
  魂海中,他们的真魂都在颤栗着,本能地恐惧。
  
  而且,还在不由自主地,被那鬼影拉扯着,一点点地去接近。
  
  “糟糕!”
  
  酆北罗大惊失色,急忙喝道:“聂天,你太冒失了!没有你那权杖的触动,摄魂大尊不会将注意力,凝视到莫珩身上!他注意到莫珩,看到你,看着我们在碎灭战场的所作所为,必然已洞察我们的目标,特来镇压!”
  
  莫珩眼瞳的诡异魂印,汹涌燃烧时,他神色时而扭曲,时而暴躁,发出低沉的怒喝。
  
  莫珩,以他顽强的意志,正在抗衡着摄魂大尊。
  
  聂天也在酆北罗讲话时,明白那冥魂族的摄魂大尊,必然是知晓酆北罗等人,要去唤醒埋葬在底下的混乱巨兽,加上幽魂权杖,所以动用灵魂秘术,将一道魂魄,横跨界限空间,抵达到碎灭战场。
  
  “摄魂大尊!”
  
  瞪着那燃烧着,如火炬般的诡异魂印,聂天咧开嘴,突然暴喝:“仅仅只是一道魂魄,两枚魂印而已,你难道还想在碎灭战场为所欲为?给我去死!”
  
  那柄幽魂权杖,被聂天握住,遥遥点向莫珩双眼。
  
  一条条虚幻飘渺的冥河,从幽魂权杖内飞逸。
  
  冥河变得浑浊,内有众多青耀晶亮的魂文,如一篇篇冥魂族古老的灵魂法章,祭祀的秘典,似从溪河内呼啸而出。
  
  “天魂大尊的魂术。”
  
  忽然间,从莫珩眼瞳深处,响起了摄魂大尊阴森冷厉的声音。
  
  “真是令人吃惊,区区人族混血小儿,竟然能参悟到我冥魂族,有史以来至强者,天魂大尊的精妙魂术。难怪,难怪芭芭拉,还有千魂都吃了亏。”
  
  “不过……”
  
  摄魂大尊的声音,倏地尖锐刺耳,“不过,你可不是天魂大尊!”
  
  “嘭!”
  
  碎灭战场深处,一位位陪同酆北罗而来者,脑袋猛地炸裂。
  
  鲜血脑浆溅射时,一团团魂魄,蒙着青幽淡光,顿时飞出。
  
  酆北罗和袁九川,两人及时避开,加都是神域级别,才逃过一劫,未被摄魂大尊的魂之秘术给斩灭。
  
  “爆魂为咒!”
  
  团团魂魄,飞到莫珩和聂天之间,被摄魂大尊抽离出来的魂魄,随着他的低吟,又突然爆灭,凝为一枚枚暗含灵魂至理的魂文魂线。
  
  旋即,那些诡异的魂文魂线,结为另外一枚,聂天同样认不出的魂印,突向其眉心飞来。
  
  那枚魂印,分明要逸入他眉心,钻入他灵魂识海。
  
  “哧啦!”
  
  极远处的雷魔袁九川,两手划动,有数十道雷霆匹练,去拦截那枚魂印。
  
  诡异魂文,被雷霆闪电“噼啪”轰击,嗤嗤地,只是缩小了一些,并没有消融,还是奔着聂天眉心而来。
  
  被聂天释放的,那五大邪神嗷嚎着,咆哮着,也过来拦截。
  
  可那魂印,虚若无物地,从五大邪神的血肉之身穿过,并不受太大影响。
  
  反倒是五大邪神,被那魂印穿过时,如遭电击,竟呆滞地定住。
  
  他们,和聂天灵魂识海内,五个分魂的联系,居然都有霎那中断。
  
  待到他们眉心的天魂印,猛地明亮之后,他们似才恢复清醒。
  
  “呼!”
  
  聂天挥动幽魂权杖,稍稍一卷,漂浮着的浑浊冥河,就飞逝回来一条,精确无比地,就在他眉心出现。
  
  摄魂大尊的魂印,落入那条虚幻冥河。
  
  “蓬!”
  
  冥河中,众多青耀晶亮的魂文,如一盏盏灯,被飓风吹灭。
  
  聂天的魂力,疯狂流逝!
  
  “这柄幽魂权杖,本为我冥魂族至宝,芭芭拉身为其中魂灵,居然连权杖都守护不住,真是令我失望。”摄魂大尊似极其不满,“我追寻之道,和天魂大尊不同,用不着幽魂权杖。可此物,决不允许外人沾染!”
  
  浑浊冥河内,摄魂大尊缔结的魂印,突大放异彩。
  
  魂印,似成为一深幽黑洞,吞没着一切魂影、魂文。
  
  那条,从幽魂权杖刻印的溪河,变幻出来的冥河,河水、魂文、青色光烁,竟不断地消失在魂印内。
  
  那枚魂文,反而在急剧膨胀着,还在一点点滋生着新奇变化。
  
  聂天大惊。
  
  “聂天!摄魂大尊,是有希望和天魂大尊般,成为至尊者!”酆北罗高呼,“不久前,他在墟界禁地,将通天阁的楚源都击败。你万万小心,我立即传讯,求救强者支援!”
  
  所谓至尊,值得是黑暗之王,天魂大尊和碎骨大帝。
  
  三位血脉超越十阶者,在人族的真正强者眼中,才有资格称呼为至尊。
  
  冥魂族的族长,千魂大尊,都不被认为,有资格攀登的至尊。
  
  可眼前的摄魂大尊,则是被人族众多强者深深地忌惮着,认为他是有能力,如天魂大尊般,成就为至尊的超强者。
  
  “什么,连通天阁阁主楚源,都败在摄魂大尊手中。”聂天轰然变色,眼看那条冥河即将消逝,他深吸一口气,突全力激发血脉。
  
  轰地一声,他便如一座山般,拔地而起。
  
  瞬息九千米!
  
  “呼呼!”
  
  浓郁的血雾,如一簇簇云团,与其头顶漂浮,道道绚烂光芒,仿若一条条彩虹,环绕其身。
  
  “我今天,就要爆灭你的所有魂印,助大长老解脱!”聂天在巨型化之后,遮天蔽日般的巨山,突探入那条冥河,一把攥住被摄魂大尊凝炼的诡异魂印,“给我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