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破印!
    无穷血光,由聂天掌心迸射开来。
  
      生命血脉的浩淼气血,似经过一次次精炼,精炼如神刃火剑。
  
      “砰!”
  
      那一枚,以众多圣域者的魂魄,被摄魂大尊凝炼的诡异魂印,应声而碎!
  
      数百道明熠的光线,凌乱无序地溅射,居然还化作一张网,不死心地,再次向聂天的脑壳奔来。
  
      聂天冷哼,随着他而变大的幽魂权杖,刺入那诡异的网格,撕扯了几下。
  
      所有的灵魂丝线,都被幽魂权杖绞碎,缕缕魂丝,如袅袅轻烟,融入权杖把手处,那青色的奥秘结晶。
  
      “聂天!”
  
      气势疯涨的他,令酆北罗和袁九川,都失声惊呼。
  
      两人,也有许久没有看到他,关于他的事迹,都只是耳闻。
  
      如今在聂天巨型化,生命血脉彻底爆发之后,聂天那高高隆起的每一块肌肉,都似蕴藏着火山喷薄的恐怖能量。
  
      若闭上眼,单一灵魂感应,仿佛整个碎灭战场,都被聂天的气息充塞!
  
      聂天,尚未跨入十阶血脉,成为神域级别人族强者。
  
      可他给酆北罗、袁九川的压力,却要超过绝大多数的墟界大尊,人族神域!
  
      “这种气息,这种力量,真的应该是他现在能拥有的?”酆北罗脸色怪异至极,低声呢喃着,似难以相信。
  
      “咚咚!”
  
      聂天的心跳声,就连他们都听的一清二楚,宛如山崩地裂,震耳欲聋。
  
      这并非虚幻!
  
      聂天爆发生命血脉霎那,碎灭战场很多区域,大地都在撕裂,山川都在崩碎。
  
      云层深处,还有众多的不知名能量,汹涌而至,似完全被其气机牵引而来。
  
      “找死!”
  
      莫珩眼中,摄魂大尊的两枚诡异魂印,其中一枚竟飞离出来。
  
      那枚魂印蠕动着,竟隐隐衍变为一巨大的魂影,“魂之暗幕!”
  
      魂影缔结魂术,忽然就见离此千万里的天地,有众多游魂被吸引,似穿越了层层空间阻碍,瞬息抵达。
  
      那些游魂,本被封禁在山川,被埋藏在大地,只因聂天的气血狂暴涌动,山崩地裂之后,显化而出,恰被摄魂大尊所用。
  
      然后,因魂之暗幕的形成,极短时间,这方天地就被灰暗的天幕笼罩。
  
      酆北罗,袁九川,在那灰暗的天幕下,都觉得灵魂极度压抑着。
  
      似乎,有一片灰色的天穹,缓缓沉落。
  
      要将他们的灵魂识海,都给挤压碎灭,令他们的灵魂,都要爆亡。
  
      “引碎灭战场,游离不定的残魂,凝做魂力为己用。”袁九川微微变色,“碎灭战场,本就是人界和灵界异族,千万年的厮杀之地。在这里的某些阴寒诡异之地,有很多残魂,游离的怨灵可用,摄魂大尊居然只凭一道魂念,就将其利用起来!”
  
      酆北罗也微微变色。
  
      摄魂大尊的凶悍,对灵魂力量的娴熟运用,远超他想象。
  
      一代有望成就至尊的冥魂族强者,他此刻展现出来的强大,让酆北罗和袁九川都相信,给摄魂大尊继续进阶下去,他真的能和天魂大尊比肩!
  
      “嗯?”
  
      聂天抬头,只觉得天穹塌陷,生出一种极度别扭的感觉。
  
      “魂之结界?”
  
      他咧开嘴,嘿嘿一声怪笑,一拳轰向头顶虚无。
  
      数不尽的赤红血光,砸在灰暗结界,居然如玻璃撞在铁板上,血光突然爆碎,溅射为更微小的血丝。
  
      看似虚幻的灰色天幕结界,其中,竟然掺杂着精炼如钢的冥力!
  
      “裂域!”
  
      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被他唤出,如神矛刺向天穹。
  
      狂暴巨兽残存的意志,咆哮着,震天裂地,那种恐怖的气血狂潮,似能湮灭所有生灵,捣碎任何的结界壁垒。
  
      如烟花绽放,裂域的血脉之力,突化作万千血芒。
  
      被摄魂大尊释放的魂之暗幕,在星空巨兽独特的血脉天赋之下,终被凿为漫天孔洞。
  
      幽魂权杖呼啸而出,和摄魂大尊的灵魂意识,争抢着那破碎暗幕的余力。
  
      从碎灭战场游魂、怨灵聚涌的魂能。
  
      权杖把手处,那神辉灿灿的奥秘结晶中,有奇妙魂音吟唱,仿佛在冥魂族的天魂大尊,以神秘的灵魂奥义,为幽魂权杖歌颂。
  
      “呼!”
  
      大多数的魂能,被幽魂权杖吸纳。
  
      莫珩眼瞳中,只剩下一枚诡异魂印,一闪一闪的。
  
      本面色扭曲,头痛欲裂的莫珩,脸色渐渐变得淡漠。
  
      失去一枚诡异魂印的眼瞳,迅速地恢复清明,他缓缓垂头,左手的一截尾指,点向那一只,还有摄魂大尊诡异魂印的眼瞳。
  
      指尖,最纯粹最极致的灵力,如道道域外流光,忽飞入眼瞳。
  
      每一道流光,都刺向眼瞳内,摄魂大尊的那枚诡异魂印。
  
      “嘶!”
  
      从那诡异魂印,传来摄魂大尊的怪异啸声。
  
      “给我湮灭!”
  
      与此同时,聂天挥动着幽魂权杖,竟在顷刻间,凝结出种种冥魂族和邪冥族的魂术,将漫天的,由那诡异魂印爆灭,散化的残存魂丝,给吸纳。
  
      五大邪神,也受聂天的灵魂吩咐,怪啸着游动着,吞没残存之力。
  
      很快,从莫珩眼中飞离的,那枚诡异魂印的所有余力,皆消失干净。
  
      另一枚,还在莫珩眼瞳的诡异魂印,摄魂大尊的精魂,已在悄悄远离。
  
      “嗤嗤!”
  
      莫珩眼中,那魂印,燃烧着,时而缩小,时而膨胀。
  
      莫珩脸色的淡漠和平静,也突然再次巨变,“你们离开,这枚魂印要爆灭,要将我的灵魂识海,将我的躯体,都给咋灭。摄魂大尊,已经不准备等待开花结果了。”
  
      此话一出,酆北罗和袁九川立即逃离。
  
      聂天轻哼一声,说道:“大长老,摄魂大尊被消泯的那枚魂印,其中的部分奥妙,已被幽魂权杖解析勒破。”
  
      “你,不必担心会有事。”
  
      “咻!”
  
      幽魂权杖从其掌心飞出,如一青耀闪电,消失在莫珩眼瞳。
  
      旋即,小小的幽魂权杖,竟在莫珩眼瞳深处,那摄魂大尊遗留的诡异魂印内,慢悠悠浮现出来。
  
      不断诡变的魂印,一下子就变得稳定下来。
  
      那幽魂权杖,以微缩后的形态,在那魂印内,反而在吸纳摄魂大尊的魂之精妙。
  
      魂印渐渐消失,幽魂权杖,则是慢慢变大。
  
      莫珩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聂天,摄魂大尊的魂印,居然真的被限制了。”
  
      “摄魂大尊,可能真的能成就至尊,但现在还没有。”聂天躯体缓缓缩小,“而这幽魂权杖,则是冥魂族至尊天魂大尊的魂器。里面我嵌入的奥秘结晶,蕴含着天魂大尊的众多精妙魂术,能破掉摄魂大尊的魂印,本就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