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一臂之力
墟界。
  
  “聂天!”
  
  摄魂大尊的咆哮声,惊天动地。
  
  此声一出,但凡还在墟界的冥魂族族人,只要跨入十阶的大尊行列,都随着灵魂的一波震动,听的清清楚楚。
  
  “摄魂,因何如此愤怒?”
  
  “那聂天,又是何方神圣?灭星海的人族,古灵族族人,似没有这么一个名号啊?”
  
  “摄魂之怒,非同小可!”
  
  数位冥魂族大尊,要么在冥魂族的族地,在冥河处静修,要么在神秘的禁地,恢复着伤势,还有的则是炼化着强大凶魂。
  
  忽然听到摄魂大尊的怒啸,他们都纷纷睁开眼。
  
  墟界茫茫星河中,时有青耀的流光,一闪而逝,在重重空间穿梭般。
  
  那是离的较近的冥魂族大尊,正以血脉和魂术,进行着交流。
  
  其中,千魂大尊的一个个分魂,扮演着传声者的重要角色,将聂天的事迹,向族内各位大尊,一一道明。
  
  “什么?那聂天,竟然在人界屡屡坏我们好事?幽魂权杖,都被他给抢夺?”
  
  “魔族的黑暗之子,被他斩杀?”
  
  “人界的麻烦,也是因为他的存在?”
  
  一时间,聂天之名,开始在冥魂族内传播,又以极快速度,蔓延到魔族,还有白骨族。
  
  很快,墟界的三大奇族,真正有身份地位者,全部听闻了“聂天”这个名号,暗暗记下来。
  
  ……
  
  “呼!”
  
  千魂大尊的一道分魂,飞逝到摄魂大尊潜隐的,魂力汹涌震荡的异地。
  
  暴怒中的摄魂大尊,因其到来,迅速冷静下来。
  
  一尊巨大魂影,从那汹涌魂力震荡处,缓缓浮出。
  
  此魂影一出,周边一个个辽阔陆地中,忽传来鬼哭狼嚎的凄厉尖啸,似有万千亡魂、凶灵,齐齐恸哭般。
  
  那些亡魂、凶灵,仿佛知道大难将至,发出最后的哀嚎。
  
  摄魂大尊变幻的魂影,冷哼一声,泄愤一般,张口一吸。
  
  十来个陆地,游荡着亡魂、凶灵,所有没有实体的魂魄,皆化作一簇簇烟云,被那魂影吞没,化作那魂影滋补的养分。
  
  “和楚源一战,魂力消耗太大,本想再等待一段时间,看看那些魂灵,能不能通过互相厮杀吞没,诞生出几个有灵智的可造之材。”摄魂大尊的魂影,阴森森地说道:“我现在没耐心了,人界那边要是还没有平复,我亲临一趟。”
  
  千魂大尊的分魂,说道:“人界,暂时不需要你亲自前往。我们魔族和白骨族的盟友,会另外安排强援。”
  
  “那个叫聂天的人族小辈,将我在莫珩体内植入的,两枚魂种都给打散。”摄魂大尊哼了一声,“碎灭战场下面,埋葬的那头混乱巨兽,也在被他们复活。混乱巨兽非同小可,一旦成功苏醒过来,会是不小的麻烦。”
  
  “碎灭战场,暂时不可去。”千魂大尊好言劝说,“你的一道魂念,在碎灭战场降临,说明你已经知道那边的情况。你现在要是强行进入碎灭战场,就怕……”
  
  “什么?”摄魂大尊不解。
  
  “我担心等你真身抵达,那边已安排妥当,你见过聂天了,你难道没有看出,他像什么人?”千魂大尊道。
  
  “像什么人?”摄魂大尊先是疑惑,仔细一想,顿时震惊,“你是说……”
  
  “你没猜错,就是那个人!”千魂大尊以无比凝重的口气,说道:“我们有确凿消息,证明那个人已恢复过来。”
  
  给他这么一说,摄魂大尊冷静下来,“好,我就再忍耐一阵子,等我参悟那魂术真谛,再去将那聂天灵魂抽离出来。”
  
  ……
  
  碎灭战场。
  
  “咻!”
  
  幽魂权杖从莫珩眼中飞离。
  
  他眼瞳深处,先前存在着的两枚诡异印记,皆宣告消失。
  
  魂力流失严重的莫珩,神色忽无比轻松,“逝去的魂力,我会再次凝炼,跌落的境界,也会随着恢复。”
  
  “恭喜!”酆北罗迎上来。
  
  袁九川嬉笑着,也在一旁道贺:“聂天,没料到你连摄魂大尊的魂印,都能够炼化破掉,真是令我吃惊啊。”
  
  缩小后,以常态出现的聂天,握着幽魂权杖。
  
  他的一道魂念,渗透到权杖内,那奥秘结晶。
  
  就在奥秘结晶内部天地,摄魂大尊爆灭的两枚诡异印记,以残缺状态出现,还有众多游丝,魂线,不断地融入那残缺的印记。
  
  “嗤嗤!”
  
  时有电芒,从那两枚印记绽放,似在抗衡着奥秘结晶的力量。
  
  “摄魂大尊,果真是非同小可,两枚诡异印记,连奥秘结晶都没办法迅速地,解析出深奥。”他脸色凝重,“降临而来的,只是摄魂大尊的一道精魂,就以碎灭战场的孤魂野鬼之力,加莫珩眼瞳魂印,便逼我动用了幽魂权杖。”
  
  “要是,没有幽魂权杖在手,光靠那五大邪神,还有冥魂珠,怕是都制不住他的一道精魂。”
  
  在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有可能成就至尊者,已强大到不可思议了。
  
  千魂大尊的分魂,他也见识过,和摄魂大尊相比,明显弱了一截。
  
  “聂天,摄魂大尊在我灵魂识海烙下的魂印,他称呼为种子。”莫珩想了一下,说道:“种子,先吞没我的魂力,等扎根发芽以后,开始融合我的灵魂意识。最终,种子会完全成长开来,而我将不再是我。”
  
  “夺魂?”聂天变色。
  
  “差不多。”莫珩缓缓点头,“以我的灵魂,成就摄魂大尊。不过,这次我侥幸活了下来,待到我恢复力量,进入神域后期,那摄魂大尊的种种灵魂秘术,将再难影响我。”
  
  这番话,莫珩说的极其有信心。
  
  他先后败给元魔大尊,还有摄魂大尊,可他并未颓丧,反而有越战越勇之势。
  
  “我助你一臂之力,帮你积蓄一些精纯魂力。”聂天微微一笑,将那幽魂权杖抛飞,然后就见权杖如一座蜿蜒的魂山,横亘在碎灭战场的半空,突挥洒出,一圈圈阴沉幽暗的光芒,坠落到临近的山脉,大地缝隙,幽深沼泽。
  
  “呼!”
  
  旋即,就见一只只潜隐着的凶魂、煞灵,受幽魂权杖的力量波及,似被强行逼了出来。
  
  如此手段,是先前摄魂大尊都做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