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大招魂术

  千万年以来,碎灭战场都是人界和灵界厮杀的重要地。
  
  在更早的年代,灵界的古灵族,和邪冥、妖魔的战斗,也发生于此。
  
  强大的生灵,即便是陨灭了,其魂魄,都可能有残缺的部分,因碎灭战场的奇异之地,衍生出新的变化,而不是完完全全消退。
  
  譬如,邪冥族九阶级别的大君,神魂俱灭,还有残魂消失之时,在碎灭战场阴厉的异地,能保持不灭。
  
  不灭的,残缺的魂魄,在那类奇地,甚至能通过百年、千年、万年的积累,悄悄吸纳别的残魂意识,融入自身。
  
  当然,这样的残魂,以如此形态存在,早非原先的魂魄。
  
  此类凶魂,煞灵,不止是在碎灭战场,在人界、灵界某些奇地,也有不少。
  
  它们大多数没有灵智,极少部分灵智混乱,只有最基础的本能,以恶鬼、凶煞的方式,潜隐在暗处,伺机寻找弱小的生灵,吞没其魂魄,去壮大自己。
  
  传说中,此类魂灵随着成长,连番的变强,有朝一日还能找回逝去的灵智和记忆,再现世间。
  
  “呼!呼呼!”
  
  一只只张牙舞爪,或青面獠牙,或满身尖刺,或长舌猩红的,纯灵魂心态的凶魂、煞灵,绝望地尖啸着,抗拒着。
  
  可它们飘忽虚幻的魂体,还是在那幽魂权杖的力量下,被逼离潜隐之地。
  
  “大招魂术!”
  
  聂天一声轻喝,刻印在幽魂权杖上的一条条冥河,传来湍急的水流声。
  
  一道青蒙蒙光柱,从聂天头顶狂暴冲出,直入权杖那奥秘结晶。
  
  密密麻麻地诡异魂文,符印,纵横交织的魂线,从幽魂权杖释放的青幽结界内,大片大片地闪烁而出,如群星璀璨。
  
  这一刻,聂天的眼瞳,青耀神光灿灿。
  
  凶魂、煞灵,不论如何挣扎,都被幽魂权杖挥洒出来的光幕结界给束缚,旋即“嗤嗤”地被炼化着。
  
  魂魄消陨时,有极其精纯的魂力,被一丝丝地凝炼。
  
  “咻!”
  
  精炼如丝的魂力,因聂天的指引,仿若电芒落向莫珩。
  
  莫珩一个激灵,灰暗的眼瞳,骤现一丝神采。
  
  第一缕魂丝,逸入其灵魂识海的霎那,他就生出干涸的井水,被注入一丝清泉般的舒泰感,他立即明白,那一缕缕逸入的魂丝,有助于他魂力的迅速聚涌。
  
  于是,莫珩阖上眼,就在原地坐下,坦然接受聂天的助力。
  
  更多的精炼魂丝,逸入莫珩的识海,莫珩脸色的疲惫之色,都逐渐消失。
  
  “大招魂术!”
  
  天尸宗的酆北罗,深吸一口气,目光如炬地盯着聂天:“这种魂术,在冥魂族、邪冥族内部,都是不传之秘!据我所知,有不少冥魂族和邪冥族的大君,甚至大尊,都参悟不透大招魂术啊!”
  
  “大招魂术啊!传说中天魂大尊的绝妙魂术!”袁九川轻呼。
  
  自从跟随酆北罗,加入那强大的势力,袁九川这些年的活动区域,已不再局限于人界,他在灭星海也和墟界强者有过战斗。
  
  因其修炼雷霆之力,墟界很多冥魂族的同等级族人,都被其克制。
  
  他也渐渐成为和冥魂族战斗的主力。
  
  他从而知道了很多墟界冥魂族的秘密,知道了天魂大尊的存在,听说了天魂大尊所创的种种罕见而又强大的魂术。
  
  大招魂术,就是天魂大尊遗留的,如雷贯耳的一种恐怖魂术!
  
  “呼!呼呼!”
  
  在大招魂术的作用下,先前被摄魂大尊轻易轰杀的,那些和酆北罗、袁九川一道儿的圣域强者,竟有虚幻的魂影,慢悠悠地,似在聚涌。
  
  他们的魂魄,被摄魂大尊爆碎,凝为一簇簇魂力被其所用,然后以魂印的方式,作用到聂天身上。
  
  他们早就魂飞魄灭,该死透了。
  
  未料到,因大招魂术的释放,还有一些残存的魂念,竟被聚涌起来。
  
  “嗤嗤!”
  
  连他们的残魂,也被幽魂权杖的力量洗涤净化,精纯的魂力,逸入到莫珩的灵魂识海,助莫珩迅速恢复。
  
  “抱歉了……”
  
  酆北罗嘀咕了一句,脸上却并没有什么歉意,仿佛那些人的死亡,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一般。
  
  他依然在继续施手,将灭星海的浓郁气血之力,牵引而来,注入到地底,帮助那头混乱巨兽尽快复活。
  
  好一阵子后。
  
  周边千万里范围,再没有凶魂、煞灵出现,那幽魂权杖释放的青耀光芒,也逐渐暗淡。
  
  聂天长吐一口气,神色疲累地,将幽魂权杖收回。
  
  “少主……”
  
  酆北罗迎上前,眸光溢满期待,“莫珩的魂力恢复神速,跌落的境界,都弥补过来,重返神域中期。要是继续下去,他应该能够在短时间内,去冲击神域后期!以他的战力,若能跨入到神域后期,必是强大助力!”
  
  “施展大招魂术,太耗费心血,我也需要时间调整。”聂天一眼看穿他的想法,沉吟了一下,说道:“你继续帮混乱巨兽复活,我去浮陆,先帮助古灵族和木宗族人,送入到寂星海。”
  
  “也行。”酆北罗点头,“那个,要不了多久,你母亲……”
  
  聂天眼睛陡然一亮,“她人在何处?”
  
  “灭星海。”酆北罗肃然起敬,“她,可能也需要你的帮助。”
  
  “她,同样受伤了?”聂天心中焦急。
  
  从董丽在七星界海,收获了黑暗光轮,他就知道被酆北罗侍奉着的,应该就是他生母——聂瑾。
  
  他外公和姑姑,也说过,时常会做梦,梦到他母亲。
  
  通过师傅巫寂的时间之力,看到一些迹象的他,已经能百分百肯定,他母亲尚在人世。
  
  “等人界这边祸乱解决,你再来灭星海吧。”酆北罗沉吟了一下,说道:“灭星海那边,也很难抽调太多强者,因为那边处境同样艰难。最主要的原因,是人族的众多神域后期,古灵族的巅峰大尊,都在墟界一些禁地被困了。”
  
  “因何被困?”聂天询问。
  
  “还能因为什么?”酆北罗嘴角,逸出讥讽之色,“还不是为了一心超脱,如墟界那三位般,看看所谓的终极风景。想要逾越神域,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一个个都被困住墟界禁地,死活不知,害得我们才如此被动。”
  
  “我先去浮陆!”聂天沉喝。
  
  知道母亲受伤,他有些亟不可待,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自己这边的麻烦事,给一一处理干净。
  
  “带我回去!”
  
  相隔无穷空间,他握着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去沟通浮陆的撕裂巨兽。
  
  “轰!”
  
  头顶空间,突然塌陷一块,以各类能量汹涌的通道,顿时形成。
  
  聂天一闪而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