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异心者

      浮陆。
  
      道道虹芒,穿行在下层大陆,时有响声震天的狂笑,远远传开。
  
      聂天从碎灭战场,一进入浮陆,就看到一幅热火朝天的气象。
  
      景飞扬,钟离坚,瞿明德等圣域级别者,还有众多他连模样都认不全的虚域者,纷纷涌入。
  
      陨星之地,华暮、祁白鹿等人,也映入他眼帘。
  
      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依附于他的圣域、虚域者,都在浮陆的辽阔地界飞逝着,寻觅着有助于境界提升,或淬炼器物的天材地宝。
  
      做为超大型域界,浮陆亿万年来,孕育而出的众多罕见灵材,在撕裂巨兽开放之后,成就了那些人。
  
      不断有强者破境的消息传出。
  
      云层深处,聂天俯瞰下方陆地,和那头撕裂巨兽稍稍交流了一下,告诉它酆北罗众人前往碎灭战场,是为了复活混乱巨兽。
  
      随后,他就从浮陆飞离,重返禁天星域。
  
      来到古灵族聚集地,他唤出炎龙铠,将连接寂星海的通道敞开,看着年幼的擎天巨灵,尚未成长的巨龙、古兽,还有众多木族族人,在查特维克等人的吆喝下,有秩序地进入,选择在寂星海开始新的生活。
  
      古兽族的金羽雀神,梳理着金灿灿的羽翼,慢条斯理地说道:“那个庞赤城……”
  
      聂天轻喝:“庞赤城的血脉来源,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金羽雀神声音尖锐,“庞赤城的父亲是庞擘,母系,还真是我古兽族的一位族人——是一位九阶血脉的火麒麟。那位,根据我族内典籍的记录,很早之前就背弃了族群,似被流放到灭星海。”
  
      “流放到灭星海?”聂天一怔。
  
      “嗯,那位被流放前,为九阶血脉,还没有成就到大尊。”金羽雀神回应,“她后来,是如何遇到庞擘,如何突破到十阶血脉,诞生庞赤城,我们就不知道了。”
  
      “她因何背弃族群?”聂天奇道。
  
      “不知。”金羽雀神也感到困惑,“那庞赤城,被我们禁锢在火麒麟族群生活之地。他体内的火麒麟血脉,炽烈的气血,被那边阵法剥离,助年幼的火麒麟迅速成长。他的命,暂时还留着,你要是想要,随时可以给你弄来。”
  
      “不必了。”聂天摇了摇头。
  
      今时今日,庞赤城这类角色,再也不被他放在眼里。
  
      就算给庞赤城挣脱,境界和血脉恢复巅峰,手持四象炎魂鼎,聂天都能轻易地轰杀他。
  
      除非庞擘复活,并恢复巅峰,不然那庞赤城很难再对他构成威胁。
  
      也是如此,这位火宗叛逆的生死存活,他才会漠不关心。
  
      反正,四象炎魂鼎都被他剥夺,交给了火宗,给了火宗一个交代了。
  
      古灵族族人,体型硕大如山,可数量稀少,远不如人族。
  
      仅一日功夫,那些弱小的古灵族族人,还有很多木族族人,都从那空间通道消失,去了寂星海。
  
      留在禁天星域的古灵族、木族族人,血脉都是八阶起始。
  
      “聂天,第三代生命古树,希望你去一趟木族的祖地。”直到这时候,木族的原木大尊,才悄声地,向他道出,“灵界的能量枯竭,第三代生命古树,也要重新寻觅一个安身之地。现在的它,还不够强大,灵界那边也不足以,让它迅速成长。”
  
      “好。”聂天点头。
  
      前不久,他在无尽血海处,巧遇第三代生命古树。
  
      就是借助第三代生命古树,他才能看到血域的真相,看到所谓的灵魂之河,无尽血海,死亡骨山,黑暗本源、时光之河的形态。
  
      生命古树,历经两次的重生,灵魂依然强势,但古树之身却会随着重生变弱。
  
      新生的生命古树,想要迅速地成长,需要堪称浩淼无迹的草木精气,就如他,若要将生命血脉突破到十阶,也需要天文数字的血肉精气般。
  
      然而,就在他打算动身之际,突目显异色。
  
      破碎域周边,一块巨大陨石上,有阵阵空间波荡传来。
  
      以聂天此刻的境界修为,来者有多少人,在什么境界层次,略一感应,就清清楚楚。
  
      九位来客,都是圣域后期,在聂天的生命血脉探测下,那九位都是活了很久的老怪。
  
      他真正认识的,只有一位,雪域的雪峰老祖。
  
      “聂天小友。”
  
      雪峰老祖悠扬的声音,突然响起。
  
      “雪峰老祖。”聂天眉头一皱,嘴角满是不屑,“我在。”
  
      雪域被异族荼毒时,身为天冰宗宗主的雪峰老祖,眼看情形不妙,就匆匆撤离,根本没有过任何抵抗。
  
      反倒是很多天冰宗的中层弟子,拼死和异族血战,最终全部被灭杀。
  
      很多年前,雪峰老祖囚禁了樊锴等人,逼聂天亲临,然后在谢谦的压迫下,在他星辰之子的身份下,才无奈放人。
  
      那时,聂天就对雪峰老祖颇为不满,只因其当初境界不低,也就没计较。
  
      他还知道,选择依附于他的白蔷薇,本就是天冰宗的门人,天冰宗的宗主,原先应该属于白蔷薇,被雪峰老祖算计之后,才脱离天冰宗,成为星空狩猎者。
  
      白蔷薇如今在圣域中期,此刻就在浮陆内,找寻着极寒灵材。
  
      聂天从浮陆飞离时,还感应了一下,知道白蔷薇大有所为,有可能通过浮陆的寒晶神石,更进一步地,突破到圣域后期。
  
      “咻!”
  
      一霎那,聂天就从古灵族聚涌地,来到那块陨石上方。
  
      “果真是年轻有为啊,老朽天海宗,上一代宗主韦铭。”一位发须灰白的老者,满脸堆笑地上前,说道:“听闻禁天星域这边,传说中的浮陆开放,我们特意前来瞻仰一番,想看看那被撕裂巨兽选择的浮陆,是何等的壮阔。”
  
      “我乃……”
  
      “我是……”
  
      其余几位看似耄耋之年,似乎半只脚都要进棺材的老人,也都自报家门,皆是来自一些偏远的高等级星域,实力雄厚的宗门。
  
      他们或抚须微笑,或沉默不语,或眼睛闪烁地,不断瞄向浮陆。
  
      聂天耐心地,听他们介绍完自己的身份来历,才皱眉说道:“不久前,发生在通天星域,还有雪域的大战,似乎没有看到诸位。”
  
      “那个……”天海宗的韦铭,讪笑一声,略有些尴尬,说道:“我们都老了,被困在圣域这个境界,每人都有近万年之久。哎,太久没有出来抛头露面,也都快要遗忘如何战斗了。我们所有人,都在努力冲击神域。”
  
      “可神域,如天堑般,不可逾越啊。”
  
      其余几位老者,都在唉声叹息,眼中满是遗憾失落。
  
      “哦,这样啊。”聂天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既然如此,诸位就早些回去,继续去冲击神域吧。你们年岁太大了,和墟界、灵界异族的战斗,怕是也帮不了忙,就交给我们年轻的这一代好了。”
  
      此话一出,几位老者脸色都僵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