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一步登天,一步深渊
    神域,为人族目前所知的巅峰。
  
      圣域境界者,数量多如繁星,可神域者,却凤毛麟角,稀少了千倍都不止。
  
      踏入神域,乃所有神域者的终极梦想!
  
      韦铭、雪峰老祖、厉万法、张启灵之类,千万年的努力,就是希望能成就神域。
  
      圣域和神域,天堑相隔,要么一步登天,要么,一步深渊!
  
      “咻!”
  
      道道嫩绿色能量流光,飘逝在聂天的草木圣域,那块绿意盎然的陆地,精纯的草木力量,不断地变化着,似将生命奥义的真谛,以各类方式呈现。
  
      或,以树纹形态,在圣灵树,在那七十二根参天古树浮现。
  
      或,在陆地隐隐形成的能量溪河内显化。
  
      或,在半空蠕动的幽绿色云簇。
  
      “呼!”
  
      聂天的一道分魂,从灵魂识海飘逸,就在陆地上方。
  
      分魂,为草木分魂。
  
      分魂绿莹莹地,初始如一团淡绿色烟云,经过一番变幻,才凝为清晰形态的。
  
      “很奇妙的感觉。”
  
      草木分魂悬浮在陆地之上,望着一束束绿色流光,从旁边一闪而逝,竟然生出一种,主魂进入无尽血海,去血域感悟生命真谛的体悟。
  
      “生命血脉,分血肉生机,还有草木生机。”他暗自感应,“我这具躯体,我的生命血脉,我在血域所感应的种种血脉秘术,都是有关于血肉生机。生命汲取,精血精炼,生命糅合等等天赋和秘法,都或作用在自身,或在有血有肉的生灵。”
  
      “然而,如今我这草木圣域,那些流光,树纹,衍化出来的奥妙,就是草木生机。”
  
      “也就是,生命古树在血域获取的力量真谛。”
  
      “血脉,草木灵丹,两种皆蕴含生命力量的真谛,同宗同源。”
  
      “……”
  
      他在专心体味。
  
      外界。
  
      木族的法拓,站在原木大尊左侧,两人悬浮在半空,眺望着那片绿色禁地,“我族,最后一块绿色,正缓缓消失。”
  
      原木大尊沉默。
  
      第三代生命古树藏身地,浓郁的草木能量,疯狂流逝的迹象,两人都能看清。
  
      他们也忽然明白,第三代生命古树召唤聂天而来,应该是要给予聂天一场天大的造化机缘,不然不会将残存的草木能量,注入到聂天圣域,去成全聂天。
  
      犹豫半响,法拓忍耐不住,道:“我父亲,真在墟界死亡了?”
  
      “应该错不了。”原木大尊轻轻点头,说道:“灵界,我们只能舍弃了,我现在担心的是,第三代生命古树该去何处。它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它需要足够的草木能量积蓄,而且需要漫长的时间恢复。”
  
      “灵界,因何会变成这样,真的就没有办法扭改吗?”法拓道。
  
      原木大尊叹息,“就算是我,在它的帮助下,将血脉等阶提升,还是不清楚缘由。其实,寂灭海并不是最理想的迁移地,墟界那边,应该有更适合我们的域界。”
  
      “墟界?”法拓一惊,“为什么不是人界?”
  
      “你父亲,还有古灵族数位高阶大尊,妖魔的元魔大尊等等,都逐个进入墟界,自然是知道墟界那里,有能够令他们突破终极的力量。”原木大尊思索着,说道:“人族那边,也是如此。只可惜,他们似乎都失败了。”
  
      “可墟界,曾诞生过黑暗之王、碎骨大帝和天魂大尊,足以说明问题。”
  
      “若能,胜过墟界的异族,探索清楚墟界秘密,或许能够知道灵界的问题所在。”
  
      话到这里,原木大尊的眼中,既有希冀,又有担忧。
  
      “墟界啊……”法拓低声感慨。
  
      突然间,一道道碧绿色光柱,从那禁地冲天而起。
  
      绿色光柱,如破天之剑,将木族主域的界壁,都似乎凿开了一个个洞口,直达到灵界的幽暗星海。
  
      那片绿意盎然的大地,忽有一株庞大的异花,似悬坠着颗颗星辰般,璀璨而现。
  
      “天星花!”
  
      如植入浩瀚星海的天星花,从那方天地,缓缓漂浮。
  
      往天外浮动。
  
      “那是,聂天的星辰圣域!”
  
      法拓凝神去看,就看到九星花在灿灿星海,周边群星环绕,而且聂天的星辰分魂,如今也在那星海内,且不断地胀大着。
  
      “聂天的星辰圣域,脱离本体,飘入到灵界浩瀚星河,所求为何?”法拓愣了愣,皱眉说道:“灵界众多域界星辰消亡,他的星辰圣域,那一株九星花,莫不成指望,从灵界的星辰内,汲取星辰之力?”
  
      “或许如此。”原木大尊道。
  
      “呼!”
  
      灿灿星辰光幕,冲离木族主域,飘入到灵界的星河。
  
      璀璨圣域中,聂天的星辰分魂,绽放出瑰丽的星辉,就站在天星花的枝干上,分魂和主魂之间的连系,无比清晰直接。
  
      木族主域,他的草木圣域,正借助生命古树的力量,去淬炼为神。
  
      星辰圣域,全然是受浓郁草木能量的影响,逸入到星空深处。
  
      “灵界啊,传言中人族族人,都诞生于此。”
  
      聂天的星辰分魂,和那圣域融为一体,魂力散逸开来,似能感应出亿万里之外,颗颗域界星辰的微妙动向。
  
      然而,并没有精纯的星辰光芒,受天星花,受他星辰圣域的吸引,飞逝而来。
  
      灵界的群星,在他的灵魂感知中,似已暗淡无光。
  
      星海中,也没有太多的星辰之力,能够被其所用,给凝炼到星辰圣域,化作他额外的力量。
  
      而且,他仔细感受了一番,还敏锐地嗅到,遥远的星辰,星力都在悄悄消失。
  
      域界,星辰,大地之中,深藏星核。
  
      星核释放出星力,碎星古殿的炼气士,大多数都是凝炼星力来修炼,聂天当时成为星辰之子,被馈赠的星魂,也是通过星魂炼化而出。
  
      如今,众多灵界的域界、星辰,星核都在虚弱无力,消失的星力,也不知所踪。
  
      那些域界星辰的天地能量,同样是渐渐消散,可消散到何处,他却捕捉不到,不知道偌大一个灵界,本繁荣昌盛的持久景象,为何会突生异变。
  
      “呼!”
  
      思索时,他的火焰圣域,火焰分魂,也从本体飞离,同样进入灵界星河。
  
      下一瞬,他的主魂,竟然也脱离本体,直达外域。
  
      主魂一出,忽然就生出强烈感应,感应出亿万万里之外,有奇物吸引着他。
  
      “冥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