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呼唤冥河!
    冥域,极北之地。
  
      从天外延伸而来的冥河,漂浮在域界半空,有数不尽的魂文,青色晶芒,凶魂,在那条清濛溪河内闪耀着。
  
      然,随着灵界的巨变,就连冥域赖以生存的冥气,也在消逝。
  
      灵界的能量枯竭,似已不可逆转。
  
      一座青玉铸就的空间祭台,在那五尊高耸石像间坐落着,不时有邪冥族族人,进进出出。
  
      那些邪冥族族人,有的神色落寞悲凉,有的则是满脸喜色。
  
      古老守旧的邪冥族族人,即使知道血脉的源头,已指向墟界的冥魂族,可他们依然不甘心离开冥域,不愿意去墟界。
  
      即使知道灵界的冥气消逝。
  
      “哎,因灵界的巨变,就连冥河……都像是在渐渐远去。”一位满脸皱褶,眉心的棱形晶体,光亮暗淡的邪冥族老妪,仰着头,痴痴地望着冥河,她浑浊的眼中,全都是留念,“当初的渡魂,成就为高阶大尊时,冥河似乎都在欢呼,那种盛况,简直前所未见。”
  
      “而邪风,成就为大尊时,冥河一点惊人变化都没。”
  
      她唏嘘不已。
  
      她打心眼里,不认同邪风大尊,始终认为现任的族长——渡魂大尊,才是邪冥族的未来。
  
      而且,她也认可渡魂的做法,明知道邪冥族和墟界有关,始终保持着距离,不肯带着族人融入墟界的冥魂族。
  
      邪风大尊上位后,所作所为,她其实非常不满。
  
      可如今,邪冥族和妖魔族、骸骨族一道儿,已经绑在墟界异族的战车上,连邪风大尊都被聂天轰杀,导致整个邪冥族,已没有拿得出手的力量。
  
      “咻咻!”
  
      一道道优雅的消瘦身影,从那空间祭台内穿梭而来。
  
      “吾乃墟界冥魂族,芭芭拉。”
  
      来者自报姓名,阴厉的眼眸巡视四周,最后视线落在那老妪身上,不耐烦地说道:“千魂大尊有命令,要你们尽快从冥域离开,为什么还在逗留?”
  
      老妪垂头,“情感上,一时难以割弃。”
  
      芭芭拉冷笑,“这冥域,连冥河的支流都在缓缓消逝,将融入墟界那条冥河,你们还有什么要留念的?”
  
      “至于那五位……”
  
      芭芭拉的目光,骤然变得凶戾,恶毒地看着五大邪神的高耸石像,“他们,已经不配被你们祭拜!身为主人最得力的五大扈从,明明从三界将残魂聚涌,竟然甘愿听命于一个外人。这样的他们,根本就是我族的叛徒!”
  
      她对五大邪神恨之入骨。
  
      这番话落下后,跟随她而来的,数名冥魂族的九阶大君,身影闪掠。
  
      一枚枚,晶光熠熠的珠子法球,被他们投掷向,那五尊邪神的如山石像。
  
      “轰轰轰!”
  
      天崩地裂,五大邪神对应的石像,被千万幽光电芒轰炸着。..
  
      待到爆裂的能量消散,众多邪冥族族人,凝神一看,发现五尊石像,皆崩塌倒地,只是巨石并没有太多粉碎。
  
      “材质,倒是坚硬。”芭芭拉冷哼一声,就吩咐那些冥魂族族人,继续动手。
  
      她本人,忽地漂浮着,去接近那条在冥域浮现的冥河。
  
      她的魂灵,乃幽魂权杖的器魂,幽魂权杖本来就能沟通冥河,动用冥河的力量,失去权杖的她,因遭受了灵魂重创,就想试试,看能否借助于这条冥河支流,内部众多的凶魂来恢复力量。
  
      下方,众多邪冥族的族人,看着被他们世世代代侍奉的五尊邪神石像,如山川崩塌倒地,很多人流露出不忍目睹的表情。
  
      他们没去过墟界,自始至终都在冥域,那五尊石像,从他们记事起,就被当做神明般对待。
  
      还有不少邪冥族族人,通过端详那五尊石像,参悟出精妙的魂术。
  
      对那五尊石像,许多老人都有很深的感情,眼看石像倒地,还有被冥魂族族人破坏,彻底粉碎,那老妪忍不住道:“诸位大君,那五位的石像,可否保留下来?”
  
      “闭嘴!”一位九阶大君,轻哼一声,冷森森地看了她一眼,“你们,虽然流淌着我们的血脉,可永远都是下位者!记得,以后和我们道话,要以尊称起始。不纯的血统,即使能借助冥河,参悟出魂术奥妙,也注定只是附庸。”
  
      其余冥魂族族人,也是一脸本该如此的神情。
  
      冥域本土的,那些邪冥族的族人,听他们这么一说,神色惨淡。
  
      他们忽然意识到,在墟界的冥魂族族人眼底,在灵界冥域的他们,只是血脉不纯的下位者。
  
      他们的血脉,也的确是冥域本土生灵,受那条冥河力量影响,经过一代代地衍变,才变得极其像冥魂族族人。
  
      可惜,即使血脉的源头,来自冥河,来自天魂大尊,他们还是不被认同。
  
      忽然间,在场的邪冥族族人,开始想念曾经的族长——渡魂大尊,想念渡魂大尊掌控邪冥族时,那种不被歧视的日子。
  
      “唔!”
  
      倒地的,五尊邪神石像,骤然青光流溢。
  
      跟随芭芭拉而来的,数位冥魂族的九阶大君,骇然失色,一时间呆住,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冥河!”
  
      就连飞上半空,要接近冥河的芭芭拉,也发出一声惊呼。
  
      她忽然感应出幽魂权杖的存在!
  
      出现于冥域的冥河支流,似被幽魂权杖吸引着,从冥域远去,向灵界的某个遥远之地飞逝,而且速度奇快。
  
      “轰!”
  
      几乎同时,那五尊如山石像,仿佛受什么力量的托浮,接连飞向天穹,并一尊接着一尊,沉落到远去的冥河。
  
      “那五尊石像,还有冥河!”
  
      邪冥族的族人,轰然巨震,突然想起在古老的传说着,那五尊石像,就是和眼前的溪河一样,被送到了冥域。
  
      从而,成就了整个邪冥族,令邪冥族成为灵界一强大种族。
  
      冥河远去,五尊石像跟随,意味着什么?
  
      “聂天!”芭芭拉愣了许久,突然醒悟过来,“该死的!那聂天,竟然在灵界!”
  
      木族的主域,昏暗星空中。
  
      聂天的主魂,以虚幻形态,手持幽魂权杖,冥魂珠落入另外一只手,至于那五大邪神的血肉之身,已全部冲离冥魂珠,仰头咆哮,发出声声惊天动地的召唤。
  
      他异常清晰地感应出,那条冥域的冥河,响应着幽魂权杖,飞逝而来。
  
      与此同时,聂天的星辰圣域,还有分魂,也在尝试着,去牵扯灵界群星的星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