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声势浩大

  冥河带着五尊如山石像,从冥域飞离,直奔着木族主域而来。
  
  以芭芭拉为首的冥魂族族人,飞入到外域,却发现冥河消逝的速度,超乎想象。
  
  不论他们如何拼命努力,都追逐不上那条冥河,只能看着冥河渐行渐远。
  
  “聂天!”
  
  芭芭拉发了疯般,在冥域之外的天空嘶啸。
  
  冥域内。
  
  众多邪冥族的族人,眼看冥河离去,那五尊被他们供奉亿万年的石像,也一并远去,都生出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
  
  那位老妪,低垂着头,心中充满了困惑不解,“到来的,不是墟界冥魂族族人吗?这条出现于我们冥域的溪河,不是仅仅为墟界冥河的支流吗?既然如此,在他们抵达以后,为什么这条冥河支流,突然远去了?”
  
  “而且,远去的方向,还是在灵界啊!”
  
  她想不通。
  
  其余的一些邪冥族族人,在芭芭拉,还有冥魂族族人,飞到冥域之外后,也在窃窃私语。
  
  他们也在认真地,去思量一些事情。
  
  芭芭拉既然是冥魂族大人物,她到来时,也分明要参悟冥河的力量,采集强大的魂灵,可那冥河……似根本没搭理她。
  
  冥河还似受什么力量的牵引,前所未见地脱离冥域,向似乎木族的领地而去。
  
  冥河,并不是返回墟界的冥河源头。
  
  “芭芭拉,在呼喊聂天的名字。”老妪沉吟许久,说道:“邪风大尊,就是被聂天所杀,听说在七星界海时,聂天曾牵引出一条冥河支流。我族的冥魂珠,也遗落在他的手中,那五大邪神,似乎因他的存在,有了血肉躯体!”
  
  一位邪冥族族人,惊呼一声,“那聂天,和我们似乎渊源极深啊!”
  
  “很奇怪。”老妪点了点头,“冥魂珠,五大邪神,沟通并参悟冥河奥妙,这一切种种,都充满了古怪。我还隐隐听说,有墟界冥魂族的至宝,也被他夺取。这条冥河的远去,难道真的和聂天有关?”
  
  ……
  
  木族主域。
  
  域界内部,聂天的本体真身,以生命古树的力量,一遍遍洗涤着草木圣域。
  
  宛如一新奇陆地的圣域,在吞纳了大量生命古树赐予的草木能量以后,早就有了惊人变化。
  
  除圣灵树,七十二根古树,那陆地上,很多地方百花盛开,灵草灵植,似在恐怖的草木能量滋养下,被催生孕育而出。
  
  陆地上,浓郁的草木能量如溪河。
  
  反观木族禁地,一株株参天古树枯萎,但在它们枯亡之前,似经过生命古树的力量,将一枚枚种子,移植到聂天的圣域。
  
  渐渐地,那圣域,似变成类似于木族主域,或木灵域般的神奇之地。
  
  领域,从虚幻飘忽状态,似凝为了实质。
  
  “领域,最初时,就是由纯粹的天地灵气,加一种属性的力量,还有魂力铸就出来。”聂天的草木分魂,感受着细微的变化,“其余人,在筑域时,还要收集各类同属性的灵材,一并融入其中。”
  
  “而我,因圣灵树的存在,不需要经过如此繁琐步骤。”
  
  “真实的域界星辰,都是实质状,天地能量无处不在。圣域,突变为神域之后,神域能变幻万千,能成为神之法相,和真实的域界还是有所区别的。”
  
  “我要是变幻,变幻为神之法相,会是什么形态?”
  
  “……”
  
  他嘀咕着,自言自语地,运转着能量。
  
  “呼!呼呼!”
  
  浓郁的草木流光,忽渗透到本体,在他血肉筋脉内流淌着。
  
  受那些精纯力量的触动,他的一个个分魂,还有星辰圣域、火焰星域,都仿佛得到了滋养,随着本体的力量汹涌,而在迅速提升着力量。
  
  域界之外。
  
  聂天的星辰领域,群星闪烁着,他的主魂飘离而出,环绕着五大邪神,挥动着幽魂权杖,不断地召唤。
  
  “咻!”
  
  如横跨了无垠空间,本该在冥河的那条冥河,突然显现出来。
  
  这条冥河,和聂天在七星界海,在寂灭海所见的,都明显不太一样。
  
  不论是在七星界海,还是寂灭海,他所见的冥河,都像是死物。
  
  而受幽魂权杖召唤而来的冥河,在聂天的感知中,竟然有一种……有灵智的感觉。
  
  所谓冥河,在他见识了血域真相,已经知道冥河,就是灵魂之河。
  
  墟界冥河,灵界冥河,只要在三界出现的冥河,都只是灵魂之河的投影!
  
  是天魂大尊残存的意志,和灵魂之河沟通,将灵魂之河的投影,在人界、灵界和墟界给显化出来而已。
  
  “冥河,乃天魂大尊的残存意志,沟通灵魂之河的投影。”
  
  聂天琢磨时,他手中的幽魂权杖,忽离手而出,竟瞬间进入那条冥河,而这时候,聂天还注意到后面飞逝而来的冥河,竟然还有五尊石像。
  
  “嗷嚎!”
  
  五大邪神陡然发出兴奋的怪啸。
  
  不等聂天反应过来,那五尊邪神,就飞扑向如山石像。
  
  硕大的石像,石块喀喀碎裂着,每碎裂一块,就有一道青色气血,逸入那些邪神的体内,似在增强着五大邪神的力量。
  
  “残存的,气血之力!”
  
  聂天暗暗惊奇,倒是没有料到那五尊,随着冥河一起飘逝到冥域的邪神石像,石块内部,还封存着他们的气血之力。
  
  根据传言,五尊邪神魂飞魄散,躯体爆灭而亡。
  
  谁能料到,五尊邪神的残魂,散落着人界、灵界和墟界,都被冥魂大尊的冥魂珠,还有他给聚集齐全。
  
  爆灭的躯体,还有气血被收集,被封印在石像内,留待以后复活准备。
  
  “咻!咻咻!”
  
  一道道气血,从喀嚓碎裂的石块内如电飞出,融入五尊邪神。
  
  聂天的眼皮子,都微微跳动,他惊骇地发现,随着道道气血,逐渐融为那五尊邪神,这五尊邪神的战力,又在狂飙了。
  
  五大邪神,残魂意识都聚集,和生前相比,欠缺的只是高阶大尊的躯身和力量。
  
  如今,随着那些本属于他们的气血,一缕缕回归,重新融入他们,他们在短时间实力暴涨。
  
  “单个的战力,应该强过嗜血大尊、通幽大尊一类的,所谓的中阶大尊了。离高阶大尊,还差一截,要是能恢复巅峰,五个都是高阶大尊!”聂天眼睛明亮,“就是不知道,石像内封存的力量,究竟有多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