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指引者
冥河,终彻底消失。
  
  幽魂权杖绽放出无尽神辉,一股股浩荡的灵魂风暴,似通过权杖爆发,搅动的整个星空都波纹涟漪。
  
  而五大邪神,也配合着尖啸。
  
  聂天的主魂,凝望着权杖,感知着天魂大尊残存意识,怔怔出神。
  
  他实在预料不到,和第一代生命古树几乎是玉石俱焚的天魂大尊,竟然在他机缘恰巧之下,因获取一枚枚冥魂珠,反和天魂大尊有了渊源。
  
  七星界海的冥河,主动的亲近,兴许就有天魂大尊残存意识的作用。
  
  寂星海时,那条冥河所含的天魂大尊意志,主征伐杀戮,不易掌控,可最终还是被炼化,凝为一枚奥秘结晶。
  
  待到他,又得到幽魂权杖,踏入灵界,冥域的那条冥河竟主动来投。
  
  种种迹象表明,天魂大尊至少有一部分意志,认同了他。
  
  “在渡魂大尊陨寂,在邪冥族即将被冥魂族奴役之际,你这是选定我,让我,助你的血脉直属后裔解脱?”聂天沉吟。
  
  “嗷嚎!”
  
  也在这一刻,那五大邪神似感应出幽魂权杖内,天魂大尊给予的使命,竟脱离了聂天,向冥域飞去。
  
  血脉力量暴涨的五大邪神,和冥域之间,似存在着天然的血之连接。
  
  一片青耀苍茫的空间夹层,似在五大邪神的力量扯动着,被他们给裂开。
  
  本在木族主域的他们,通过空间夹层,居然如冥河那般,似横跨了层层空间,突然就直达冥域。
  
  “他们这五个家伙,急匆匆地,去冥域作甚?”聂天困惑,“那条冥河支流,都飞了过来,主动地融入了幽魂权杖。而且,曾封禁他们残存气血的石像,也被冥河给一并带了过来,他们也都吸纳了充沛力量啊?”
  
  “难道,冥域出现了什么变故,需要他们的力量去镇压?”
  
  五大邪神吞没石像内封禁气血之力,每一尊的真实战力,恐怕都要强过嗜血大尊、通幽大尊,即使还没有到高阶大尊行列,相差也不会太大。
  
  他们五位合力,聂天甚至觉得,即使迎战妖魔族的炼狱大尊,都未必会落败。
  
  获取残存气血的五大邪神,实力,提升了一大截,令他都生出掌控不易的感觉。
  
  “这五个家伙,如今在强者离去的灵界,或许还真的没有什么要惧怕的。”聂天深思,“除非涌入人界的,如炼狱大尊,或墟界的高阶大尊过来,不然倒是不必担心。”
  
  五大邪神,虽跨空而去,可他和邪神之间的灵魂连系,还是紧密连接,没有一点中断迹象。
  
  这也令他暗自放心。
  
  “聂天!”
  
  突然,昏暗冰冷的星海深处,传来一声声愤懑暴戾的声音。
  
  未等聂天反应过来,就有一妖魔族大君,气势汹汹而来。
  
  那位妖魔大君,在星海中,已进行了血脉的返祖,如一健硕的蛮牛,通体漆黑,背脊鳞甲片片,释放着紫色魔光。
  
  “九阶,仅大君级别。”聂天嗤笑。
  
  “呼!”
  
  在其之后,又有幽族、骸骨族大君,加另一位妖魔族大君,相继闪现。
  
  一共四位灵界的异族大君,抵达之后,先以忌惮的眼神,看了一眼下方的木族主域,见底下没有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他们都明白,木族的原木大尊,已进阶到高阶大尊行列,还知道生命古树犹在。
  
  就是因为这样,当木族和古灵族联合,暗中和人族达成默契,临近木族主域的他们,都不敢贸然来木族的主域。
  
  可现在,聂天的主魂,从木族主域飘逸了出来。
  
  “杀!”
  
  妖魔族的那位蛮牛形态的大君,低声咆哮,“聂天最强大的,是他的血肉,是他恐怖异常的血脉!失去了血肉,将主魂脱离的他,根本不足为惧!”
  
  “不错,那的确是聂天主魂!”幽族大君兴奋地尖啸。
  
  “他的本体真身,在木族主域。”一位骸骨族的大君,动用死亡血脉,稍稍感悟了一下,轰然大震,“聂天主身所在地,生机浓郁至极!他,似在木族的主域,在生命古树的帮助下,去突破境界和血脉!”
  
  “好机会!”
  
  四位分别为妖魔族、幽族和骸骨族的大君,顿时被激起凶性。
  
  在他们的眼底,此刻正是斩杀聂天的最好时机,只要聂天主魂被抹杀,聂天的境界突破,血脉进阶,必然会被中止,血肉都可能爆灭。
  
  “哧啦!”
  
  深紫色魔光如电,星空中,衍化出种种血脉天赋和奥妙。
  
  扭曲的魔光中,传来远古魔神的怒吼,暴烈的气血,暗含引燃,爆炸,毁灭的气息,欲要将聂天主魂淹没,绞杀。
  
  幽族的大君,丢出一瓷瓶,瓷瓶内恶臭难闻的液体,瞬间凝为一条绿莹莹溪河。
  
  溪河也飘逝向聂天的主魂。
  
  骸骨族的大君,空洞的眼瞳深处,灰白色的死亡颗粒,突然耀出摄人光芒,一种名为死亡消磨的血脉天赋,已被激发。
  
  死亡消磨一出,聂天的主魂,魂力竟然都在流逝。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聂天哑然失笑,这一声,由主魂发出的怪笑,竟在顷刻间,传荡在周边的域界天地,连木族主域内的所有木族族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原木大尊和法拓,自然也都清晰听见。
  
  两人没有脱离木族主域,青翠的眼瞳,都能穿透界壁,看到外界的四位九阶大君,不论是原木大尊还是法拓,脸色都异常冰冷,还带着几分嘲弄。
  
  “真以为,纯灵魂形态的聂天,就能被你们趁虚而入了?”法拓喃喃道。
  
  就在此刻!
  
  聂天的主魂,挥动着幽魂权杖,分别点向四位异族大君,轻喝“拘魂幽手。”
  
  一连四只,纯粹由魂灵、恶煞凝结的恐怖巨手,从幽魂权杖飘离而出,每一只巨手,似乎都能遮蔽一方星河。
  
  四只巨手,分别抓向四位异族大君。
  
  如执掌灵魂的唯一神祗,以漠视众生的力量,以法则道规,向那四位大君施法。
  
  拘魂幽手落下,四位大君魂魄,像是被虚空中的苍鹰,俯冲而下捕抓到的小鸡仔,被五指如钩地扣住,从他们的大君脑壳内,一只只抓了出来。
  
  任凭他们如何挣扎,如何缔结力量,在那巨手探入时,一切灵魂结界都被瞬息洞穿。
  
  “呼!呼呼呼!”
  
  四位大君魂魄,被那狰狞巨手扣住,硬塞入幽魂权杖。
  
  他们所动用的血脉力量,向聂天发起的攻势,还没有将威力展现,就无疾而终了。
  
  “可笑之至。”聂天冷笑。
  
  四位大君的血肉躯身,轰地坠落。
  
  落向木族的主域,在穿透界壁霎那,那位骸骨族大君的骨身,陡然爆灭为灰烬。
  
  其余三具,妖魔族和幽族大君尸骨,则是被无形力量扯动着,如道道虹芒,沉落向聂天本体主身,还在破境之地。
  
  “冥域!”
  
  霎那间,和五大邪神存在灵魂连接的分魂,魂魄逾越空间,似也通过五大邪神的眼瞳,看到了发生在冥域的一幕幕场景。
  
  他看到,邪冥族的族人,一个个仰头望天。
  
  望着,被他们世世代代侍奉的五大邪神,有血有肉地,降临到冥域。
  
  在冥河消退,在他们的石像一并消失时,所有邪冥族的族人,都绝望了,觉得先祖和邪神,已舍弃他们,离他们而去。
  
  五大邪神,以真实的形态出现,令他们在绝望之下,希望重燃。
  
  反观,以芭芭拉为首的冥魂族族人,面色铁青,眼神阴郁。
  
  “叛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