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灵界袭杀

      “轰!”
  
      青玉筑造的空间祭台,随着嗜杀邪神的降临,倏地爆裂开来。
  
      那座祭台,连接着七星界海,能够接引墟界冥魂族族人,大量涌入。
  
      祭台,也是邪冥族族人,前往七星界海,去域界的逃生方式。
  
      “这……”
  
      还留守冥域的邪冥族族人,一看五大邪神降临,竟率先捣毁那座空间祭台,忽然懵了。
  
      在邪冥族族人的心中,被他们世世代代供奉的邪神,既然是出自冥魂族,那在复活重生以后,该为他们主持公道。
  
      可他们理解中的公道,却并非和冥魂族交恶,去撕破脸。
  
      然而,此刻五大邪神的做法,分明如此。
  
      “咻!咻咻咻!”
  
      如山庞大的邪神,呼啸而动,冥域残存的冥气,被他们召集动用。
  
      芭芭拉,还有从墟界而来的冥魂族族人,赫然成为他们的攻击目标。
  
      “叛徒!你们这些叛徒!”
  
      失去幽魂权杖的芭芭拉,尖啸着,却果断逃逸。
  
      从五大邪神降临的那一霎,芭芭拉就已经明白,眼前这五大邪神,和她在雪域碰到时,已截然不同。
  
      她,只是幽魂权杖的魂灵罢了,若始终把持着幽魂权杖,兴许还能令五大邪神忌惮。
  
      失去权杖的她,在那五大邪神眼底,恐怕什么都不是。
  
      “五位尊者!”
  
      一位冥魂族族人,眼看恐惧邪神,锋锐如刺的骨节,闪烁着冰冷寒光,恶狠狠地冲杀而来,瞬间胆寒了,忙道:“尊者!我们和您一样,也来自墟界啊!”
  
      “同族,我也杀过不少。”恐惧邪神忽然张口,以古老而又纯正的冥魂族语言说道:“邪冥族,乃吾主血脉直系!吾主血脉,才是尊贵崇高的血统!你们这些低贱的东西,也敢在吾主选定之地胡来,皆该身裂魂灭!”
  
      恐惧邪神如宣判死刑般,以充满韵律的冥魂族语言,低声吟唱述说。
  
      他锋锐的骨掌,宛如青耀明亮的利刃,虚空划过一道冰冷青芒,旋即就见那位苦苦求饶的冥魂族族人,先躯身分离,又“蓬”地一声爆裂。
  
      血水,如青玉般的骨头渣,混杂着浓郁的血腥味,如雨抛落。
  
      “诸位尊者!”
  
      剩余的冥魂族族人,一看局势不妙,都在鬼哭狼嚎。
  
      “吾等,奉吾主之名,守护冥域,庇护其血脉后裔……”
  
      五大邪神不再沉默,都以古老的冥魂族语言,低声吟唱着,仿佛在向逝去千万年的天魂大尊,宣告他们的忠诚。
  
      从墟界而来,欲图统御邪冥族族人,将邪冥族视为下位者的一个个冥魂族族人,都在被五大邪神追杀。
  
      时不时地,就有一位冥魂族族人,暴体而亡,血肉横飞。
  
      就连那芭芭拉,都被绝望邪神在天外追杀,芭芭拉甚至都道出,她乃幽魂权杖魂灵的身份,还是被绝望邪神震杀了魂魄,从此彻底消亡。
  
      所有邪冥族族人,看着剧变爆发,都呆若木鸡。
  
      一方,乃他们世世代代供奉的五尊邪神,一方,乃是自称为他们血脉源头的冥魂族来人,两方都和他们有渊源,两方都不能得罪。
  
      “这,这所有冥魂族族人,都被轰杀,空间祭台也被摧毁,我们该如何是好啊。”那老妪愣了半响,才醒悟过来,“灵界就要毁了,我们只能跟随冥魂族啊。可现在,他们的族人被屠戮,我们该何去何从?”
  
      “你们,会有新的指引者。”嗜杀邪神冷漠的声音霍然响起。
  
      “新的指引者?是谁,冥河大尊已经消亡,流淌着他血脉的后裔,都逐个暴毙啊。邪风大尊,也被聂天所杀,还有什么人,能指引我们?”
  
      “就是聂天。”嗜杀邪神道。
  
      “什么?聂天?”
  
      “聂天乃人族族人,他怎么能引导我们?更何况,连邪风大尊,都是被聂天所杀啊!聂天,可是我们的死敌啊!”
  
      “人族,没资格引导我们!”
  
      “聂天,是我们的死敌!”
  
      所有邪冥族的族人,听嗜杀邪神这么一说,都炸开锅般叫嚷起来。
  
      “聂天,已得到主人的认同。”嗜杀邪神眉梢都没动一下,以漠视众生的语调,冷冰冰地说道:“邪风大尊死亡,是他咎由自取。你们都是主人的血脉后裔,聂天得到主人魂术传承,还执掌幽魂权杖,有资格指引你们,给你们开辟一条活路。”
  
      “不,我们不认同。”
  
      “我们无法接受,被一名人族指引,这绝不可能!”
  
      “我们不同意。”
  
      ……
  
      木族主域外面。
  
      聂天主魂,执掌着幽魂权杖,铺天盖地的魂念,如蛛网般散落开来。
  
      幽魂权杖的存在,帮助他将魂念,能延伸到亿万里之外。
  
      不仅木族主域,周边众多散落着的域界,有没有强大的灵魂,都能被他感知。
  
      强者魂魄,如火炬明灯,弱者的魂魄,则是如萤火虫般。
  
      “果真是世间罕见的魂器!”
  
      主魂沟通幽魂权杖,那种魂念无处不在,感知范围,敏锐程度,提升了不知多少倍的奇妙感,令聂天惊叹不已。
  
      幽魂权杖在手,通过和分魂的联系,他甚至都能知晓发生在冥域的变故。
  
      芭芭拉的死亡,他都在第一时间知晓。
  
      在他的主魂感知中,附近的域界,还有七个火炬般的明耀魂魄,那也是七个大君级别的强者,具体的种族,他一时探察不明。
  
      可他相信,那七位大君,应该是知道了他的存在。
  
      先前四位大君的死亡,要不了多久,应该也会被那七位所知。
  
      “大君,不足为惧。”他暗自沉思,“但灵界不同于墟界,灵界和人界的空间通道众多,来往要方便的很。我在灵界现身,在木族的主域寻求神域的突破,消息一旦走漏,恐怕会迎来墟界那些大尊的注意。”
  
      “如果,炼狱大尊这类级别的强者,纷纷从墟界降临,特意阻扰我神域的突破,就有麻烦。”
  
      “一方面,要尽快突破境界,另外一方面,则是要除掉隐患!”
  
      决心一下,聂天就行动起来。
  
      “呼!”
  
      主魂御动着幽魂权杖,在灵界星空穿梭,一霎千万里。
  
      黑魇界。
  
      一澄清见底的湖泊下,竟有座座华丽的宫殿坐落,一位黑鳞族九阶大君,似突然预感到不妙,猛地从湖中宫殿飞离。
  
      这位黑鳞族族人,亡命地,向邻近的魔域逃窜,妄图通过魔域的空间阵法离开。
  
      “黑鳞族。”
  
      神秘莫测的幽魂权杖,似灵界一道飞逝流星,悄然而至。
  
      聂天的主魂,虚若无物地站在权杖上,远远看了一眼那位黑鳞族族人,道:“黑鳞族,既然和妖魔、幽族为伍,来我人界造下杀孽,那你也怨不得我拿你开刀了。”
  
      幽魂权杖挥动,这位有机会顶替黑甲大尊,成为黑鳞族族长的九阶大君,被聂天杖杀。
  
      “下一个。”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