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中州域
墟界,冥魂族之暗魂域。
  
  域外,蜿蜒绵长的冥河,如首尾相连的巨蟒怪蛇,环绕着整个暗魂域。
  
  浑浊的河水中,各大种族亡者的魂灵,在内沉沉浮浮。
  
  许许多多魂文,如神秘星辰,时而璀璨,时而暗淡。
  
  暗魂域内众多冥魂族族人,只要抬头仰望,就能看到那条如青耀彩虹般,永远存在的冥河。
  
  强大的冥魂族族人,血脉抵达一定境界,就会或释放出灵魂意识,或完全释放出魂魄,去参悟冥河真谛。
  
  他们的灵魂意识,魂魄,幸运者在冥河内,能获取种种精妙魂术。
  
  ——而无需借助血域。
  
  可那冥河,并非亘古以来就存在于此。
  
  所有的冥魂族族人,都知道天魂大尊陨寂以后,那条冥河才在暗魂域显现,环绕着暗魂域,令所有冥魂族族人,都能从中感悟出魂之奥妙。
  
  而冥河不在的年代,冥魂族的族人,唯有在血脉进阶时,才有幸运儿,能机缘恰巧地以灵魂逸入血域,寻觅出魂术。
  
  冥河,令所有冥魂族族人,只要血脉开启,灵魂能逸入冥河,都有可能参悟出精妙魂术。
  
  相当于一个固定的血域。
  
  “呼!呼呼!”
  
  这天,只见一缕缕魂影,凝聚的灵魂意识,忽纷纷从冥河内飞逸而出。
  
  飞离的魂影,灵魂意识,如灰色雨点,坠落到暗魂域各方。
  
  不多久,就看到一位位冥魂族族人,从暗魂域各个区域,漂浮到天空。
  
  他们或穿着古老优雅的繁复服饰,或披着战斗的甲胄,或手持精妙魂器,一个个面色凝重。
  
  “冥河,将我的魂念驱逐了!”
  
  “我的灵魂意识,竟然被冥河排斥了!多少年了,从我年幼时,就在借助冥河参悟魂术,今日冥河忽然抛弃我,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正参悟魂术,忽然被甩出冥河!”
  
  “……”
  
  众多冥魂族族人,仰望着那条冥河,都生出陌生不安感。
  
  他们隐约间,已嗅出不对劲,觉得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不然这条终年环绕着暗魂域的冥河,不会如此反常。
  
  昏暗星穹下,千魂大尊的一个分身,忽然冒出。
  
  “千魂!”
  
  有不少古老的冥魂族族人,虽血脉等阶不如他,还是不客气地呵斥:“你们究竟搞什么鬼?为何这条冥河,开始排斥我们?”
  
  “是啊,你们在灭星海,在灵界、人界的战役,难道激怒了冥河?”
  
  “千魂,你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众多活了数十万年的冥魂族老人,盯着千魂大尊的这具分身追问,他们辈分很高,千魂大尊能成为族长,他们当年也出力不少。
  
  “诸位,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千魂大尊叹息,“你们也知道,冥河不止是在我们墟界存在,在灵界,还有一条支流。人界那边,偶尔也会有冥河分支出现。寂星海,也有冥河存在。”
  
  “条条冥河,都和我们暗冥域的冥河连接着,彼此是存在着奇妙关系的。”
  
  “然,人界,灵界和寂星海的冥河,历经一个个时代变迁,慢慢被别的种族生灵污秽了。”
  
  “灵界的冥域,那条纯净的冥河,就在不久前,也被一种力量污秽,从而消失不见。”
  
  “人界、灵界和寂星海的冥河支流,逐个出现问题,影响了我们这条冥河主流。不过大家不必太担心,我们正在想办法,等人界攻伐下来,等灵界平复,一切都会恢复如初。”
  
  千魂大尊的分身,夸夸而谈,安抚那些年老的冥魂族族人。
  
  与此同时。
  
  远在七星界海的千魂分身,向墟界、灵界众多大尊说道:“我族芭芭拉,葬身在灵界的冥域。聂天人在灵界,已连续斩杀七位大君。他的本体真身,似在木族的主域,寻求神域的突破!”
  
  “什么?”嗜血大尊大惊失色,“聂天在圣域级别,已强大的不可思议,要是给他突破到神域……”
  
  见识过聂天凶悍的异族强者,都心惊肉跳。
  
  “去灵界,轰杀聂天!”
  
  “阻止他突破神域!”
  
  “聂天,乃心腹大患!”
  
  墟界、灵界的异族,几乎顷刻间达成默契。
  
  就连征伐人界,去禁天星域的计划,都因聂天暂时延后。
  
  渐渐地,聂天在他们眼中的重要性,已超过游奇邈,超过所有人族的强者。
  
  “木族的主域,传说中可是有生命古树存在的。”一位白骨族的大尊,冷静了下来,说道:“生命古树是什么级别的存在,大家心知肚明。在木族主域,向聂天下手,我看并不明智。”
  
  “不,聂天的主魂,脱离了木族主域,而是在灵界各方大肆出没。”千魂喝道。
  
  “不在木族主魂?”白骨族的大尊,眼睛一亮,“如果是那样,就要容易多了。哦,对了,目前聂天的主魂,去了何处?可有大致的方向?”
  
  “似乎是,灵界人族的起源地,什么中州域。”千魂大尊回应。
  
  “中州域!”
  
  妖魔族的嗜血大尊,幽族的通幽大尊,一听到中州域,眼神骤然变得怪异起来。
  
  “竟然去了中州域。”
  
  ……
  
  昏黄的大地,山脉起伏,却寸草不生。
  
  荒漠,占据了大部分疆域,有众多死火山分布着,江河干涸,死气沉沉。
  
  这,便是聂天驾驭着幽魂权杖,抵达中州域的所见。
  
  给他的感觉,和离天域的大荒域,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的魂力,借助于幽魂权杖,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
  
  偌大一个中州域,不单单没有植物花草,似乎连细微虫豸,都感应不出。
  
  “咦!”
  
  中州域偏隅一角,时有空间波荡,一闪而逝。
  
  仿佛有什么人,不断进行着空间穿梭,导致气息、魂念,身影难以捕捉。
  
  “咻!”
  
  聂天的主魂,驾驭着幽魂权杖,瞬息而至。
  
  “哧啦!”
  
  中州域一片荒芜大地,又有一道空间缝隙,骤然撕裂。
  
  一道消瘦身影,惊鸿一现后,就要再次动用空间之力遁离。
  
  “赵山陵!”
  
  聂天主魂,发出怪异至极的尖啸。
  
  不断在中州域,进行着空间穿梭的赵山陵,从一条空间缝隙内,一头栽落到底,一脸茫然地,四处张望,“奇怪,竟然听到聂天那混小子的嚷嚷声,一个人久了,都出现幻觉了。”
  
  “不是幻觉。”
  
  幽魂权杖孤零零地,从隐匿无形状态,显现而出。
  
  赵山陵一脸白日见鬼的表情,“你怎会在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