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该来的终究会来!
    “人族怎么了?”
  
      虚幻形态的聂天,攥住幽魂权杖,瞥了一眼断魂大尊,说道:“你对天魂大尊又知晓多少?你以为墟界冥魂族,就是正统?最有资格继承天魂大尊的魂术精妙?那条,存在于暗魂域的冥河,不是已被你们污秽了?”
  
      “污秽?”断魂大尊愣了一下,“你在胡说什么?”
  
      “暗魂域冥河,乃天魂大尊所留,本含有他不灭意志。”聂天脸一冷,“但是现在,暗魂域的冥河,被另外一股力量,日经月累地侵蚀污秽着。天魂大尊的残存意志,就是有感于那边的不对劲,才选定我,去指引灵界的邪冥族。”
  
      “灵界,所有邪冥族族人,都是天魂大尊的血脉直属后裔!”
  
      “芭芭拉,还有你们从墟界而来的冥魂族族人,在冥域,自以为高人一等,对他的后裔指手画脚,以上位者自称。嘿,没天魂大尊遗留的那条冥河,你们冥魂族在墟界,能牢牢地矗立在高处,和白骨族、魔族比肩?”
  
      墟界,种族并非只是白骨族、魔族、冥魂族。
  
      还有众多强悍的种族,底蕴和历史,也同样悠久。
  
      白骨族、魔族和冥魂族,之所以能在墟界称雄,压制其余种族,就是因为这三大奇族,分别诞生过天魂大尊、碎骨大帝和黑暗之王。
  
      那三位至尊的诞生,遗留的力量,血脉传承,奥术,影响着一代代三族族人。
  
      其余墟界的种族,不论如何努力,都没办法和三大奇族并驾齐驱,就是因为在那些种族中,没有诞生过至尊!
  
      灵界,黑鳞族、翼族和灰岩族,历经千万年,也没有一位高阶大尊出现。
  
      因此,在种族等阶排名上,黑鳞族、翼族和灰岩族,永远处于二流。
  
      墟界那边,因天魂大尊、碎骨大帝和黑暗之王为至尊,使得那三大奇族,永远都是第一阶梯,能御动指使别的种族。
  
      其余种族,除非有一天,有同等级别者诞生,方有可能跻身第一阶梯行列。
  
      “芭芭拉乃幽魂权杖的魂灵,陪天魂大尊征战多年,她去教训天魂大尊的后裔,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断魂大尊冷哼,“退一万步讲,邪冥族的纷争,也是我族内部的事情。你一个人族,根本不够格插手我族内务,连评价的资格都没!”
  
      “呼!”
  
      断魂大尊背后,一头头恐怖的凶魂,接连浮现。
  
      每一头凶魂,初看第一眼,都是人族,古灵族族人的魂魄形态。
  
      细看之后,就发现那些凶魂,似混杂着别的种族魂灵的特征,似人族,又似乱七八糟的异族,通过灵魂的糅合而成。
  
      “通过彼此的厮杀,弱肉强食,蜕变出来的最强凶魂。”聂天嗤笑,“冥魂族的养魂之术,我了若指掌,你要是想通过此类凶魂,向我施加压力,怕是会失望。”
  
      “是么?”断魂大尊的眼瞳,绽放出阴森森的光芒,“我还不信了,你身为人族族人,即便是混血者,所混之血,又不是我们冥魂族血脉,凭什么御动幽魂权杖?我族至宝,今日我定要收回,我倒要看看谁能阻挡!”
  
      “魂之磨盘!”
  
      一头头凶魂,忽然聚涌,凝为一巨大无比的黝黑磨盘。
  
      磨盘缓缓转动,每转动一下,就有众生灵魂的凄厉恸哭声,从中撕心裂肺地传来,震的魂魄都要消散。
  
      聂天的主魂,把持着幽魂权杖,竟然都被影响。
  
      磨盘一转,聂天的主魂,突然绞痛。
  
      他的主魂,明明远离磨盘,却生出一种被扯入磨盘,被那磨盘缓缓碾压的诡异感。
  
      最可怕的是,这种感觉,并非是虚幻的。
  
      他分明注意到,有一丝丝魂力,正随着绞痛流逝。
  
      霎那间,他联想起还在陨星之地时,幽灵府曾传承的灵魂大磨盘秘术,看来幽灵府的灵魂大磨盘,就源自断魂大尊此刻施展的魂之磨盘。
  
      名称不同,可效果,却大同小异。
  
      “魂术么……”
  
      聂天轻声自语,见奥菲莉雅,还有其余大尊只是虎视眈眈,未着急下手,便说道:“看来,我应该向你证明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天魂传承。”
  
      幽魂权杖划动。
  
      “哗啦!”
  
      一条浑浊的冥河,凭空浮现出来,亿万青色光烁,鹅卵石般沉淀在冥河,记载着无穷岁月的痕迹,烙印着天魂大尊参悟的灵魂真谛。
  
      “大招魂术!”
  
      青色光幕,从那条冥河,从那幽魂权杖内绽放而出。
  
      光幕,笼罩向魂之磨盘。
  
      硕大无比,且在缓缓转动的磨盘,被青色光幕照耀,被大招魂术影响,凝聚的一头头凶魂,突然猛地分裂开来。
  
      裂开后,重新闪现出来的一头头凶魂,“哧啦哧啦”地冒着烟。
  
      烟雾,乃断魂大尊烙印的,他的魂之印记!
  
      他独有的印记,千辛万苦才融入一头头凶魂,却在聂天动用大招魂术的霎那,被蒸发,被消融,再也不属于自己。
  
      一头头凶魂,兴奋欢呼着,状若癫狂地,奔着幽魂权杖而来。
  
      权杖,仿佛就是它们的归宿,是它们的极乐\天堂,是它们最梦寐以求的容身之地。
  
      “呼!”
  
      一头头凶魂,受幽魂权杖的召唤,融入其中。
  
      血脉为中阶的断魂大尊,呆若木鸡,似一下子接受不了所见的现实,“不可能,我耗费三千年时间,收集人族、古灵族,神域和大尊级别的残魂,用三十二种魂术,数不尽的魂灵圈养,才炼制出那些凶魂啊!”
  
      他心都在滴血。
  
      “看样子,那幽魂权杖在他手中,还真的能发挥出威力来。”炼狱大尊眯着眼,说道:“这样的话,不论是邪冥族还是冥魂族族人,想要动用魂术杀他,都会异常困难。”
  
      停顿一下,他吩咐道:“奥菲莉雅,你去试试。”
  
      “遵命!”
  
      同样出自妖魔族的新晋大尊,突在胸腔部位,沁出一滴滴紫水晶般的精血。
  
      精血融入毁灭之刃。
  
      奥菲莉雅挥刀,一束紫耀刀芒,暗含毁灭天地,消陨众生的大恐怖意志,斩向聂天主魂,凶威滔天。
  
      就在此刻!
  
      “咻!”
  
      一道无匹剑芒,从中州域内冲天而起,剑芒如逆流瀑布,狠狠撞击向那一束毁灭刀芒。
  
      “蓬!”
  
      中州域天外,忽波光浩淼,刀芒剑芒如海浪般,蔓延开来。
  
      空间寸寸崩碎。
  
      “流云剑宗,尹行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