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死亡丧钟!
    “尹行天!”
  
      妖魔族的奥菲莉雅,嗜血大尊,齐声惊喝。
  
      源自于尹行天的破穹剑,以锐利无匹之势,从中州域狂飙而出,令奥菲莉雅斩向聂天的毁灭之刃,锋芒尽消。
  
      一条流光溢彩的剑河,横亘于天外,将聂天和那些异族大尊截断。
  
      剑河中,一缕缕通明的剑意,有着自我的意识般,叽叽喳喳。
  
      “哗啦!”
  
      随后,便有更多绚烂多姿的剑芒,接连飞出。
  
      “通神剑阵!”
  
      五彩斑斓的剑芒,如佛陀背后光圈,如孔雀开屏,就在聂天主魂后侧呈现。
  
      无穷无尽的剑意,蕴含在那通神剑阵,不断地衍变着种种剑道真谛。
  
      神色冷漠的尹行天,这才不急不缓地,从中州域疾射而出。
  
      “轰!”
  
      漫天的剑意,由他体内骤然爆发,如奔涌的江河,以他为中心,向八方延伸而来。
  
      六位异族大尊,被漫天剑意冲刷,气血海“嗤嗤”作响。
  
      血脉等阶最弱的奥菲莉雅,气血海竟被剑意渗透,只觉得皮肤都火辣辣的刺痛,并有血珠子沁出来。
  
      奥菲莉雅骤然变色。
  
      以异族和人族的血脉境界来划分,神域初期的尹行天,和她初阶大尊的实力相当。
  
      她在跨入十阶血脉行列,曾一度认为,可能嗜血大尊都不能完全压制她。
  
      她对毁灭之刃信心十足。
  
      然而,明明只是神域初期的尹行天,划动破穹剑,随意一击,就令毁灭之刃锋芒爆灭,待到尹行天释放无穷剑意,她的气血,她的躯身,都生出被碾压,不堪重负的恐怖感。
  
      “这位老怪,怎如此强大?”她止不住地想。
  
      “尹行天!”
  
      妖魔族的嗜血大尊,开口的霎那,突联想起什么,轰然变色,“你,你尹行天,凭什么在灵界现身?”
  
      此言一出,反应过来的异族大尊,都猛地失色。
  
      尹行天为纯粹人族,他能来,别的人族强者,岂非也能抵达?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呼!呼呼!”
  
      似在响应他们的惊叫,从中州域内,接连有人族的神域强者,御动着不朽神器,以神之法相的形态,逸入外界星河。
  
      “祖光耀,叶文翰,姬元泉,俞素瑛,莫千帆……”
  
      一个个名字,被嗜血大尊,奥菲莉雅,通幽大尊给喊出来。
  
      越喊,他们越是心惊。
  
      “轰!”
  
      下一霎,木族的原木大尊,古灵族的查特维克,金羽雀神和雷龙斯科特,也猛地冲出。
  
      这几位在灵界耳熟能详的强者,闪现的时候,就连妖魔族的炼狱大尊,都脸色铁青,“真是没有料到,人族竟然在我灵界,布下了一个陷阱。”
  
      “中州域,本来就是我们人族的起源地。”聂天轻声一笑,“千万年来,人族都在渴望着,能踏入灵界的故土,能指引同族族人,脱离灵界这片苦海。我也没有预料到,我们渴望了那么久的事情,会在今刻实现。”
  
      俞素瑛、尹行天、叶文翰等神域者,踏入到中州域,渐渐散落开来。
  
      一众神域级别,大尊级别者,以合围之势,将来犯的六位大尊,悄悄包围。
  
      这架势,分明是要将那六位大尊一网打尽,不允许他们逃离一位。
  
      只是,令聂天感到奇怪的是,六位分别来自于墟界、灵界的大尊,面对众强的合围,竟没有当机立断地,第一时间撤离。
  
      “炼狱,你不会觉得,以你一人之力,就能扭转局面吧?”木族的原木大尊,皱着眉头,冷冷看向炼狱大尊,“你和太始天宗的游奇邈,战斗结束后,你也受了伤。你的伤势也没完全恢复,你改变不了大局!”
  
      “哦,是吗?”妖魔族的炼狱大尊,咧嘴狞笑,“原木,在我眼里,你只是小辈而已。你能成就为高阶大尊,依仗的乃是生命古树的力量,你这样的高阶大尊,和生木大尊可不是一个概念。”
  
      看他的神态,并没有将原木大尊放在眼底。
  
      “更何况……”
  
      话到这里,炼狱大尊看了一眼,从墟界白骨族而来的烬骨大尊:“更何况,你的对手不是我。那位,才是你的克星。”
  
      他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下意识地看向陌生的烬骨大尊。
  
      “烬骨大尊……”
  
      由墟界的白骨族,横跨虚空而来的烬骨大尊,在众人注视下,空空洞洞的眼瞳深处,突有一抹诡异的幽绿色光辉绽放。
  
      死亡气息,顷刻间弥漫开来。
  
      “呼!”
  
      一口钟,从烬骨大尊的胸腔骨节飞出,钟口似在燃烧着灰色骨节。
  
      奇钟,如被无形的力量撞击,陡然发出一声异响。
  
      每一个听到钟声者,心脏都骤然一痛,像是被利刃穿透。
  
      难以忍受的刺痛感,令众人面色扭曲,皆骇然看向那口钟。
  
      奇钟森白,如以异兽骨头铸就而成,丝丝缕缕的死亡气息,环绕着那奇钟。
  
      钟口,骨头燃烧,灰白色火焰汹涌。
  
      每一个看向奇钟者,都如看着一尊未知的,传播着死亡的死神,能感觉到生机,仿佛被那奇钟剥夺着。
  
      “白骨族,死亡丧钟的滋味如何?”
  
      妖魔族的炼狱大尊,冷冷看向原木大尊,嘴角都是讥讽嘲笑,“这口死亡丧钟,是烬骨大尊从白骨族带来,特意对付你们木族祖地,那一株生命古树的。”
  
      “我们来中州域,本来是不打算要烬骨大尊动手,只想先灭聂天主魂。”
  
      “聂天主魂灭掉,我们才会转移到木族祖地,由烬骨大尊御动死亡丧钟,将被生命古树庇护的聂天本体真身,一并毁去。”
  
      他讲话时,那位来自白骨族的烬骨大尊,死亡力量不断提升。
  
      聂天轻喝:“高阶大尊!”
  
      初见烬骨大尊时,他都误以为烬骨大尊只是中阶大尊行列,以为他不及妖魔族的炼狱大尊,以为炼狱大尊才是首脑。
  
      直到此刻,烬骨大尊唤出死亡丧钟,死亡之力迸发,他才明白烬骨大尊原来可以隐藏了血脉力量。
  
      “高阶大尊!”
  
      “墟界,白骨族的高阶大尊!”
  
      “还是携带族内重器的高阶大尊!”
  
      人族众多神域者,纷纷变色,神色渐渐凝重。
  
      他们已或多或少的听说,墟界真正的高阶大尊,每一个都强悍至极。
  
      先前踏入的千魂大尊,只是区区一具分身,本体并没有抵达。
  
      墟界的高阶大尊,才是如季苍、楚源、屈奕、邵天阳那种级别,这是原木大尊,之前的邪风大尊,根本不能比拟的。
  
      死亡丧钟,还是白骨族重器,是比灵界骸骨族的碎骨刀,都要恐怖的器物。
  
      单单凝视死亡丧钟,他们都心慌慌地,生机流失。死亡丧钟一响,那些神域者,一个个都如遭重创,心脏如被洞穿,痛不欲生,这令他们忽生心悸感,再也没有十足把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