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凶焰滔天
一截灰褐色骨头,被烬骨大尊取出,丢入死亡丧钟。
  
  “蓬!”
  
  灰褐色骨节,瞬间燃烧开来。
  
  苍白火焰中,隐隐有一魂影,痛苦至极地浮现。
  
  “啊!”
  
  高阶血脉,出自于灵界的原木大尊,突一手捂着头,一手按在胸口,凄然厉啸,“生木!生木大尊!”
  
  死亡丧钟内,燃烧着的骨节,显现出来的魂影,被其分辨出来。
  
  正是法拓的父亲,木族的现任族长——生木大尊!
  
  死亡丧钟燃烧生木大尊的一截骨头,烧出苍白火焰,助涨着死亡丧钟的力量,形成一声声,令人魂魄都要爆灭的诡异轰鸣。
  
  “生木大尊!”
  
  聂天也猛地变色,他曾受巫寂时间之力的牵引,在一不知名的奇地,惊鸿一瞥地看到生木大尊的庞大尸身。
  
  他确信,生木大尊的的确确死亡了,气息绝灭。
  
  可他并不知道,那生木大尊因何而亡,但他能肯定,生木大尊的遗体,就在某个未知天地漂浮着。
  
  当然,他瞧见的生木大尊尸体,是不是完整,有没有缺少骨头,就很难判断了。
  
  “没错,死亡丧钟引燃的,就是你们木族的族长,那位生木大尊的一截骨头。”白骨族的烬骨大尊,绿莹莹的眼瞳深处,闪烁着漠视生命的阴冷,“灵界的木族,正是我们白骨族的天敌!我们的死亡血脉,和你们木族的血脉,从根源上就是互相冲突的。”
  
  烬骨大尊粲然一笑,“生木大尊,就是被我的死亡丧钟,敲碎的头骨!如今燃烧的,就是他的一片头盖骨!嘿嘿,木族所谓的族长,也不过如此。其蕴含生机的骨头,在死亡丧钟点燃,烧出来的死亡焰火,能令我的钟声,倍加威力!”
  
  “该死!”原木大尊怒吼。
  
  同为木族族人,他和生木大尊只是理念不合,生木大尊奉行和灵界各族和平相处。
  
  古灵族,妖魔族、邪冥族、幽族族人,生木大尊都曾经给予过帮助。
  
  激进的原木大尊,始终不赞同生木大尊的行事作风,可待到他得到第三代生命古树的指引,洞悉三界真相,才知生木大尊的不易。
  
  然后,他就真正体谅了生木大尊,知道生木大尊的所作所为,也是生命古树的指引。
  
  同族的族长,被墟界白骨族的烬骨大尊,敲碎了头骨,以一截碎掉的头骨,点燃出苍白的死亡火焰,这瞬间令原木大尊陷入了疯狂。
  
  “血脉……”
  
  原木大尊振臂高呼,天木荆棘术激发。
  
  从其巨臂中,突分岔出一支支带刺荆棘,荆棘一下子就延伸向烬骨大尊,如利剑,似神矛,要洞穿烬骨大尊的白莹骨身。
  
  “不自量力。”
  
  烬骨大尊绿幽幽的眼瞳,如中州域的那个寒潭般,彻骨冰冷。
  
  他的一截骨指,敲击向死亡丧钟,“当!”
  
  一簇簇苍白火焰,从钟口飞出,浓郁的死亡能量,突然笼罩这方星穹。
  
  苍白火焰内还能看到木族族长,临死前,被那口死亡丧钟不断砸向脑壳,鲜血飞溅的画面。
  
  一幕幕画面,是那般的清晰,生木大尊的痛苦,惨叫,不甘心的扭曲面容,都历历在目。
  
  “不!”
  
  原木大尊尖叫着,似接受不了族内的族长,在临死前被白骨族族人,如此凌辱对待。
  
  “死亡之眼!”
  
  烬骨大尊的眼瞳,由绿幽幽的色泽,骤变为森白色。
  
  森白眼瞳内,再也不见一丝一毫生机。
  
  任何人与其对视,所能看到的都是枯亡、死寂、众生皆灭的绝迹,能感受到浓郁的死意。
  
  似乎,只是看着他的眼瞳,正常的生命,都会渴望死亡。
  
  原木大尊的荆棘,穿刺到他的身前,就被苍白火焰燃烧,被死亡能量给淹没,他又抓住那死亡丧钟,如锤般在荆棘内敲敲打打。
  
  所有荆棘,突然喀喀断裂。
  
  断裂的荆棘,溅射为原木大尊的精血光芒,可那些精血关门却被死亡火焰燃烧,其中蕴含的生命之力,瞬间燃尽。
  
  原木大尊这么一下子,就遭受重创,气血萎靡。
  
  在场的众多观望者,有心参战,可只要死亡丧钟还在响,他们心脏的刺痛,生机的流失,就不可阻止。
  
  这令他们没办法集中精力,没办法腾出手来,真正给晶骨大尊带来伤害和威胁。
  
  “你们的族长,都不是我的对手,被我敲碎头骨而亡,你,还敢和我叫嚣?”烬骨大尊抓着死亡丧钟,恐怖如山的骨身,一步步地逼来,“你叫原木大尊是吗?我会和杀死生木大尊一样,也震碎你的头骨,令你步入生木大尊的后尘。”
  
  “啧啧。”
  
  烬骨大尊的语气,充满了不屑,似觉得很是无趣。
  
  “和生木大尊相比,你弱太多太多了。嗯,也对。生木大尊成就高阶大尊,依仗的乃是自己的力量。而你,本来就没有达到,成为高阶大尊的层次。是因为生木大尊死了,你们木族的缔造者,那生命古树眼看族内无人,才拔苗助长地,帮助你突破高阶血脉。”
  
  “这样的你,永远都难以和生木大尊相提并论,永远!”
  
  一边打击着原木大尊,烬骨大尊的死亡丧钟,一边四处敲打。
  
  “喀嚓!”
  
  一截截,以原木大尊的精血凝炼的荆棘,纷纷爆灭。
  
  每爆灭一截,原木大尊的气血,就流失一部分。
  
  烬骨大尊尚未走到他面前,原木大尊的血脉等阶,居然就从高阶大尊的行列,跌落到中阶大尊级别。
  
  他,竟被白骨族的烬骨大尊,打的血脉等阶暴跌。
  
  “嘿,这才是你真实的力量。”烬骨大尊的冰冷眼瞳,死亡之意缭绕,“去吧,和生木大尊一样,尝一尝我死亡丧钟的滋味。”
  
  那口钟,陡然胀大。
  
  胀大后的死亡丧钟,如泰山压顶,轰然砸向原木大尊脑壳。
  
  所有人族强者,包括古灵族三位大尊,受那死亡丧钟的影响,都迟迟摆脱不了,萦绕到心脏的死亡之力。
  
  唯有……
  
  白骨族的死亡丧钟,狠狠地,轰撞在一根权杖上。
  
  “蓬!”
  
  烙印着死亡规则的奇钟,如轰在神铁上,权杖不见一丝裂纹,其中刻印着的一条条冥河,反而哗啦啦地流淌着。
  
  冥河中的万千凶魂,早已是死物,根本无惧死亡之力的冲击。
  
  凶魂如潮,反而涌入死亡丧钟,就连那口钟的苍白火焰,都似被幽魂权杖的冥河溪水,给活生生浇灭了。
  
  “幽魂权杖!”
  
  烬骨大尊的骨指,扣住死亡丧钟,瞪着下方的权杖,哼了一声。
  
  聂天的主魂,把持着幽魂权杖,道:“你的死亡丧钟,对我无效!”
  
  纯灵魂形态的他,执掌着的,乃天魂大尊的绝世魂器,面对那口死亡丧钟,他并没有太大压力。
  
  死亡丧钟的重击,砸在幽魂权杖上,也没令幽魂权杖有任何破损。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