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暗之女神!
聂天的安然无恙,烬骨大尊并不WWw..lā
  
  他特意从墟界而来,也不是要对付聂天的这一道主魂,他的目标乃是聂天在木族主域的本体,还有尚未完全成长的第三代生命古树。
  
  “你的对手,从来就不是我。”
  
  烬骨大尊眼神阴森寒冷,他脖颈的关节,一阵“咔咔”脆响,又握住死亡丧钟,向邻近原木大尊的三位古灵族大尊下手。
  
  查特维克,雷龙斯科特,还有金羽雀神变成了他新的目标。
  
  极致的死亡血脉,陡然爆发。
  
  “咻!咻咻!”
  
  条条森白的血之晶光,似在星空编织组合,凝为一道道死亡法则。
  
  古灵族的三位中阶大尊,磅礴如海的气血,被死亡法则渗透影响,气血骤然衰竭。
  
  死亡力量,对古灵族,对各大异族一类,以强悍气血为生,为力量源泉的生灵,具有更可怕的克制力。
  
  聂天才欲动手,妖魔族的炼狱大尊,突踏入一步。
  
  “轰!”
  
  整片天地,都充塞着炼狱大尊的狂暴气血。
  
  魔域,神秘莫测的炼狱血海,仿佛受到炼狱大尊的呼唤,在这一方星穹显化出来。
  
  涌动的深紫色海水,似沉淀着亿万众生的血肉,有令人头皮发麻,血肉颤栗的凄然惨啸,从血海响起。
  
  “你的幽魂权杖,你的这一道主魂,能克制墟界的冥魂族族人。”炼狱大尊表情严峻,“白骨族的死亡之力,对纯灵魂形态的你,也不构成太多威胁。但我,还是有办法能燃尽你的魂魄,令你魂飞魄散。”
  
  “哧啦!”
  
  炼狱血海中,一道道紫色虹电,骤然闪耀而出。
  
  紫色虹电内,果真烙印着湮灭灵魂的力量,还能隐隐看见,点点紫色的晶粒。
  
  “炼狱业火!”
  
  炼狱大尊一声轻喝,紫色虹电内,一滴滴晶莹颗粒,倏地燃烧开来,从中透出焚灭魂魄,令虚幻之物,彻底虚无化的力量。
  
  显然,灭杀聂天这道主魂的核心,就是炼狱大尊。
  
  从那紫色虹电和火焰中,聂天生出威胁感,他此刻本体真身,很多大杀招不可动用,唯一能用的,只有魂力。
  
  可魂力,定然会被那紫色虹电的力量破坏。
  
  “聂天,属于你们人族的时代,注定要消逝。”炼狱大尊哼哼道,“你们人族通过这些年来,在人界的发展,一次次侵入灵界。连墟界那边,你们人族都想要染指,你们真以为三界,你们人族都能随意胡来?”
  
  “嗤!”
  
  御动幽魂权杖,镌刻在权杖上的一条条冥河,星空浮现。
  
  然而,被炼狱大尊精妙掌控的紫色虹电,其中燃烧的火焰,却能绕过条条冥河,还能避过幽魂权杖的魂力渗透。
  
  虹电,突然就来到聂天主魂所在地。
  
  “你去对付烬骨大尊。”
  
  就在此时,同样从中州域内,传来了董丽的声音。
  
  下一刻,无尽的黑暗,就由中州域蔓延而来。
  
  中州域依然明亮,但中州域外面的广阔星穹,似被一巨大的,遮蔽天地的帷幕,给缓缓遮掩笼罩。
  
  黑暗淹没一切!
  
  连死亡丧钟的钟声,连死亡丧钟释放的死亡之力,都被黑暗隔绝,或吞没。
  
  受那死亡丧钟影响,心脏被死亡力量渗透的所有人族神域者,古灵族的大尊,霎那间,都恢复如初,力量归来。
  
  “董丽!”
  
  尹行天轻呼,旋即再次将通神剑阵祭出,漫天的剑芒、剑意,依循着细微的感知,向嗜血大尊、奥菲莉雅的位置刺去。
  
  无尽黑暗中,董丽如一尊古老的黑暗神明,头顶着黑暗光轮。
  
  她姿态优雅地,慢吞吞地,来到妖魔族的炼狱大尊前方。
  
  “噗!”
  
  被炼狱大尊凝炼出来的,所谓炼狱业火,仿佛被一只只黑暗大手,给捻灭的灯芯。
  
  紫色虹电,失去了聂天的方位。
  
  董丽在黑暗中,轻轻伸手,不断地点来点去。
  
  条条紫色虹电,似被利剑刺破的游蛇,“噗噗噗”地死亡消逝,很快就不见踪迹。
  
  董丽终到了炼狱大尊眼前。
  
  “黑暗侵蚀。”
  
  她轻声地,似以古老的魔语,述说着什么。
  
  魔域,如在沟通黑暗本源,只见更浓郁的黑暗慢慢涌向炼狱大尊的气血海。
  
  被其血脉召唤,在他周遭存在的炼狱血海,仿佛被亿亿万吨的墨汁浇灌,竟诡异地变化成漆黑色。
  
  炼狱血海,成为了一片炼狱黑海。
  
  炼狱大尊和血海的连接,顷刻中断,他再难从炼狱血海内,抽离气血为己用,也无法执掌炼狱血海的力量,去与人战斗。
  
  “这种气息,这种力量……”
  
  炼狱大尊难受的几乎要吐血,他和太始天宗的游奇邈激战,都从来没有如此刻般束手束脚。
  
  那种本属于他的力量,属于他的气血,逐渐脱离他的掌控,离他越来越远的别扭感,令炼狱大尊想要疯狂的叫喊出来。
  
  “嗷!嗷嗷嗷!”
  
  他也的确这么去做了,可他嘶吼出来的声音,只有他一人能听到,根本传播不出去。
  
  他的眼瞳,完全被黑暗淹没,他已看不见董丽。
  
  他也看不见任何人,感受不到任何气息,任何的声音动向。
  
  仿佛,被关在一个永恒黑暗的囚笼,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点光,找不到出路,将永远沉沦在无尽黑暗,直至死亡。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大恐怖。
  
  “黑暗,黑暗的本源力量。”炼狱大尊喃喃低语,“墟界的魔族,传言曾诞生过一位至尊——黑暗之王。董丽此刻施展的,难道就是那位魔族至尊,是那黑暗之王的力量?”
  
  “呼!”
  
  蒙蒙中,幽魂权杖闪耀出光芒。
  
  聂天的主魂和幽魂权杖,联系从未中断,他能借助幽魂权杖的光芒,在这片黑暗中,感应出各类动静。
  
  幽魂权杖来自天魂大尊,同为至尊,幽魂权杖在无尽黑暗内,依然游刃有余。
  
  这让聂天,能看到妖魔族的炼狱大尊,在黑暗中,束手束脚,满脸的惊惧不安。
  
  他还能看到,尹行天的通神剑阵,根据大致的方位,重创了妖魔族的嗜血大尊。
  
  奥菲莉雅,竟通过毁灭之刃的预警,提前避过尹行天的攻击。
  
  “董丽,在融入另外一块黑暗魔石后,竟强大到如此地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