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做梦?
颗颗明熠星辰,以神鬼莫测的轨迹,反复变幻着щww..lā
  
  星辰,一旦脱离原先位置,就会衍化出重重幻阵。
  
  炼狱大尊身在群星之间,只觉得每一颗星辰,都硕大无比,绽放出来的星辉,耀的他眼睛都隐隐刺痛。
  
  颗颗星辰,分明离他极近,可就是无法感知具体方位。
  
  他的魔魂,于幻星海内,都像是被蒙蔽了感应。
  
  “碎星古殿,幻星海而已。”
  
  炼狱大尊皱着眉头,鼻翼处,“呼哧呼哧”地喷出深黑气血,其万米高的魔躯,成为靶子,被不知所踪的聂天,连番进行着轰炸。
  
  时不时地,被火焰瀑布浇灌而来,还会被星辰流光穿射。
  
  最恐怖的,则是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每一次从他身旁划过,势必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深可入骨的伤口。
  
  若非妖魔不灭体强悍,修复力惊人,他或许早就被重创了。
  
  “聂天!你敢不敢滚出来,和我正面一战!”
  
  炼狱大尊的咆哮声,从幻星海涤荡开来,令一片片星河,都要崩塌般。
  
  “咦!”
  
  突然,他竟然奇怪地嗅到,外界有一缕缕魔气,渗透到幻星海。
  
  炼狱大尊愣了一愣,骤然反应过来,“不知不觉间,我在幻星海内,竟来到了魔域所在的星空。那么,会是第几魔域?”
  
  他猜测,聂天应该担心和他的战斗,会波及中州域附近的,硕果仅存的那些人族域界,才煞费苦心地动用幻星海,将他悄悄给带到妖魔族的领地——魔域。
  
  在魔域,他自然不会毫无顾忌地动手,令魔域本体爆灭。
  
  “咻!”
  
  璀璨繁星,一颗颗地,倏然消失。
  
  繁星,飞逝到天星花。
  
  聂天祭出的幻星海秘术,顿时消失无形,潜隐暗处许久的他,大大方方地浮现在炼狱大尊面前,指着不远处,一个紫色光球,道“第六魔域。”
  
  炼狱大尊别头一看,发现那紫色光球,果真就是第六魔域。
  
  魔域和中州域,相隔着遥远的星河,聂天是如何做到,将他弄到这里?
  
  除非,他在幻星海受困,已经很久很久。
  
  幻星海,连时间的流失,都蒙蔽了。
  
  炼狱大尊突心生不安。
  
  第六魔域,被阿斯塔特家族把持,董丽手中的一块黑暗魔石,曾经就在这里。
  
  那块黑暗魔石,还令阿斯塔特家族的先祖,成就为黑暗大尊。
  
  当然,妖魔族的黑暗大尊,和墟界魔族的黑暗之王,自然不可比拟。
  
  “为什么以碎星古殿幻星海,将我弄到这里?”炼狱大尊略有些惊诧,“第六魔域,被你们侵入,各大妖魔族的家族,都被你们洗劫屠戮了。那块,被阿斯塔特家族奉为至宝的黑暗魔石,也被你窃取,你现在来第六魔域,想干什么?”
  
  “轰隆隆!”
  
  忽然,从第六魔域附近,有三艘深紫色的星河古舰,呼啸而来。
  
  三艘星河古舰,分明属于妖魔族族人,上方还有一些血脉在八阶、七阶左右的妖魔族族人。
  
  “炼狱,炼狱大尊!”
  
  妖魔战舰上,有几位血脉战士,一眼看出炼狱大尊那具庞大魔躯,突兴奋起来,“大人,您怎么在第六魔域?我们乃第六魔域,兰斯洛特家族的族人,负责将周边碎小域界内,稀罕的魔石、魔虫带上,我们……”
  
  “退回第六魔域!”炼狱大尊沉喝。
  
  三艘妖魔战舰,见他面色不善,惊恐之际,注意观察了一下,终看到和他相比,渺小无比的聂天。
  
  “人族!聂天!”
  
  竟有兰斯洛特家族的族人,认出了聂天的身份。
  
  随后,三艘妖魔战舰,再也不敢继续逗留,立即以全速向第六魔域逃去。
  
  炼狱大尊气血涌动着,暗暗戒备着,防止聂天痛下杀手。
  
  可聂天,从头至尾都没有动手。
  
  “这种级别的妖魔族战士,已经难入我法眼。”聂天洒然一笑,“我现在要杀,至少也是九阶的大君。”
  
  “你还没有回答我,将我蒙蔽到第六魔域,所为何事?”炼狱大尊冷着脸,“你不会以为,能够以第六魔域,我那些族人的死,来要挟我吧?不怕老实告诉你,我妖魔族真正有潜力,有天赋的族人,早已从灵界带走。”
  
  “血脉最纯净者,已经送往墟界魔族,其余族人也在你们人界扎根。”
  
  “还留在魔域的,都是血脉没有进阶潜力的,才会被遗留下来,将族内一些遗落的东西,给清扫清扫。”
  
  炼狱大尊道。
  
  “你既然是高阶大尊,血脉内的印记,一一激发出来,那么你可知道,你们妖魔族的最初诞生地,其实并非第一、第二魔域。”聂天咧嘴一笑,又指向那紫色光球,“妖魔族,六大魔域,排名最弱的,就是眼前的第六魔域。”
  
  “第五,第四,第三,第二第一。这五大魔域,其实都是后来被陆陆续续探索,被你们妖魔族占为己用的。”
  
  “妖魔族,第一位被造就的妖魔,就在第六魔域!”
  
  聂天沉喝。
  
  炼狱大尊眼中异光一闪,道“谁告诉你的?”
  
  “知不知道,为什么你明明为高阶大尊,却被董丽的黑暗光轮,被那两块黑暗魔石,死死压制着血脉?”聂天话锋一转,再次说道“那是因为,黑暗光轮的主人,魔族的黑暗之王,就是你们的缔造者。”
  
  “灵界,所有妖魔的先祖,你们的血脉出处,就是那位魔族的至尊——黑暗之王!”
  
  聂天掷地有声地说道。
  
  炼狱大尊皱眉,“看来你费尽心思,将我弄到这里来,不单单只是为了防止我的力量,令中州域周边人族的域界爆灭。”
  
  “董丽,执掌黑暗光轮,两块黑暗魔石融为一体,算是得到黑暗之王的暗黑传承了。”聂天的神情,骤然肃穆严峻,“抛开所谓血脉不谈,她其实已得到黑暗之王的认可。”
  
  “胡说八道!”炼狱大尊怒道,“我族的血脉源头,乃墟界魔族!”
  
  “确切地说,是魔族的至尊,黑暗之王。”聂天咧嘴一笑,突优哉游哉地说道“炼狱大尊,你身为妖魔族现今至强者,如果你肯宣告,董丽已经得到黑暗之王的暗黑传承,我可以放你一马,你看如何?”
  
  “你在做什么梦?”炼狱大尊满脸的怪异。
  
  “唔,你如果不肯的话,我会找到别人,来替代你。”聂天也不生气,“你们妖魔族,和你同一时代的,还有一位大尊,其实并没有陨灭。”
  
  “你应该知道,他叛逃以后,去了灭星海,如今就在灭星海内,和墟界三大奇族战斗。”
  
  “他,应该会很乐意,重返妖魔族,告知现今妖魔族的族人,董丽已经得到黑暗之王的认同,洞悉了黑暗本源的力量。”
  
  此言一出,炼狱大尊陡然变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