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阎魔
    灭星海,墟界和人界的交界地。
      一座恢弘壮阔的古老城池,以皑皑白骨打造,此城池宛如一块白骨陆地,在灭星海当中呼啸着。
      白骨堆砌的城池,乃白骨族的战争重器——碎骨城。
      以碎骨大帝命名的碎骨城,在墟界的白骨族,一共有三座。
      碎骨城,可以视作超级星河战舰,既有坚固的防御力,还有恐怖的攻击力,且能够如浮陆般,在星河内沉浮游动。
      “杀!”
      此刻,灭星海的这座碎骨城,杀气冲天。
      有数千名白骨族的血脉战士,尸骨爆碎,已沦为碎骨城的一部分。
      还有不少白骨族的族人,正在和人族,还有一些灵界的异族,进行着惨烈的厮杀。
      聂天若是在场,会看到那些人族族人,所修行的灵诀秘术,大多是如阴灵教、死咒宗、血灵宗般,被四大古老宗门视为禁忌的邪术。
      那些人族族人,也就是所谓的邪门歪道,都曾被四大古老追杀,被迫从人界遁离。
      如今,就是那些人族的邪门歪道,动用着各类奇诡的灵器,御动着强大的天尸、地尸,向白骨族族人展开围杀。
      “奇怪,本该镇守这座碎骨城的烬骨大尊,竟然不在城内。”
      一位分明为妖魔族的大尊,在没有血脉返祖,没激发妖魔不灭体时,都有三米高。
      这位妖魔大尊,扛着一根巨型的漆黑石柱,头生独角,上半身为高阶妖魔形态,而下半身竟然是象身。
      “阎魔大尊,烬骨大尊不在的话,我们就速战速决吧。”一名出自天尸宗,操控着天尸的人族炼气士,前来询问。
      阎魔大尊,在上一个时代,曾经是和炼狱大尊,共称为妖魔双子星的强大妖魔。
      “好吧。”
      阎魔大尊有些不情愿,或许是因为烬骨大尊不在,觉得遗憾了,“我特意前来,是想尝尝死亡丧钟滋味的。可惜,不知道白骨族族人,将烬骨大尊召回何处了。没他,没死亡丧钟,此战真是毫无趣味可言。”
      “撼天魔柱!”
      被他扛在肩上的,漆黑的巨型石柱,突朝着碎骨城中,那座最高的骨殿砸去。
      毁天灭地的魔光,从那漆黑石柱爆射而出,沿途数百个白骨族八阶、七阶的血脉战士,被魔光碰触,蓬地化作骨粉,灰飞烟灭。
      “轰!”
      千米高的骨殿,在那撼天魔柱的一击下,顿时崩塌解体。
      一位位藏匿在其中,运转死亡血脉,去催动死亡阵列的白骨族族人,当即惨死。
      “剩下的,交给你们了,将这座碎骨城,彻底捣碎了。”
      阎魔大尊飞走,那根变化为参天巨型石柱的撼天魔柱,从碎骨城飞出,乖乖地跟随着他,“轰破一座碎骨城,也算是功劳一件,只可惜没有遇到烬骨大尊,不然胜负难料。”
      他总觉得胜的不光彩。
      “咻!”
      突然,天尸宗的酆北罗,就在他前方,冷不防地闪现。
      酆北罗微微鞠身,“阎魔大人!”
      “是你?”阎魔大尊皱眉,“你不是应该在碎灭战场,将那头混乱巨兽给唤醒吗?怎么,那边的事情,难道不顺利?”
      “混乱巨兽重生了,即将被安排到灭星海。”酆北罗轻声一笑,说:“恭喜大人,将白骨族的战争重器,一座碎骨城给打碎,这是一场大捷啊!”
      “屁的大捷!”阎魔大尊哼了一声,“那座碎骨城的镇守者——烬骨大尊,根本就不在里面。没烬骨大尊,没死亡丧钟呼应御动着碎骨城,这城池的威力,压根就没有发挥。还有,没烬骨大尊坐镇,谁是我一合之敌?”
      “哈哈。”酆北罗大笑,“阎魔大人,你可知道那位烬骨大尊,去了何处?你知不知道,他为何没有在这座碎骨城内?”
      阎魔大尊愕然,“为什么?”
      “烬骨大尊,被白骨族召唤,悄悄去了灵界。”酆北罗解释,“可能是为了防止我们警觉,所以烬骨大尊离去都是秘密的,没有将这座碎骨城一并带上。他带上的,只是死亡丧钟而已,以为能速战速决。”
      “他去灵界干什么?”阎魔大尊很奇怪,“不是听说,灵界的天地能量枯竭,各族的族人,都迁移了吗?”
      “他和你的老对手,从炼狱血海复活的那位,同时潜入灵界,要阻止少主破入神域。”酆北罗话到这里,脸色阴冷起来,“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炼狱,和烬骨两位合力,也未能在灵界,坏掉少主的好事。”
      “少主,还是顺利地,成功跨入到神域!”
      “一入神域,少主就斩杀嗜血大尊、奥菲莉雅,通幽大尊和断魂大尊,也旋即死亡。嘿,就连你的老对手,和烬骨大尊,都暂时被困了。”
      酆北罗意气风发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阎魔大尊大惊。
      不论是老对手炼狱大尊,还是烬骨大尊,他都有过战斗的经历。
      当初,他从妖魔族叛逃,负责追杀他的就是炼狱大尊。
      那时,因为他血脉等阶,只是中阶大尊层次,若非途中有别的变故,他差点就被炼狱大尊轰杀了。
      他是在炼狱大尊,和人族冰帝同灭后,历经漫长时间积累,才跻身到高阶大尊行列。
      可对炼狱大尊的凶悍,他始终记忆犹新。
      白骨族的烬骨大尊,手持死亡丧钟,坐镇一座碎骨城,战力彪悍,死亡丧钟的钟声响起,就意味着众生的灭绝。
      灭星海内,多少人族的邪魔外道,多少异族的叛逆,都被死亡丧钟轰杀?
      他这趟过来,担负的重任,也只是阻扰那座碎骨城,去援助灭星海的魔族。而非是轰杀烬骨大尊,摧毁这座碎骨城。
      这说明安排他的人,也不觉得单凭他一己之力,能够将同为高阶的烬骨大尊,将碎骨城给毁去。
      两位高阶大尊,秘密前往他灵界故土,竟然都失败被困?
      他表示难以置信。
      “这边事了了,你回一趟灵界吧。”酆北罗微笑着,说道:“或许,你也应该见一见老朋友,和炼狱叙叙旧了。”
      “现在?”阎魔大尊奇道。
      “人界那边,千魂大尊的一具分身爆灭,侵入的墟界三大奇族,损失惨重。”酆北罗点头,“人界的胜利,对我们太重要了。我们在灭星海的劣势,因烬骨大尊的离去,因断魂大尊,已挽回不少,待到混乱巨兽进入,我们就妥当了。”
      “我去灵界,是要辅助少主,去对付炼狱?”阎魔大尊询问。
      “你去了,听他安排即可。”
      “哦。”
      一肚子疑惑的阎魔大尊,总觉得酆北罗吹嘘了聂天的战力,根本不相信这位最近才广为人知的少主,能够在那么短时间,就具备和炼狱,和烬骨大尊一战的力量。
      “传唤我过去,应该是要保护他,让他不被炼狱抹杀,不被烬骨大尊震碎尸骨吧?”阎魔大尊暗暗心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