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捷报连连
七星界海。
  
  千魂大尊的分魂,碎灭之后,潜隐于浮陆的撕裂巨兽,便再没有顾虑。
  
  一艘艘的异族战舰,绽放出绚烂焰火,残骸如火炎流星,坠落到浮陆。
  
  血脉等阶,只要低于九阶者,都被撕裂巨兽的恐怖气血,给震的瞬间惨死。
  
  各种色泽的鲜血,如飞泉瀑布,浇灌向浮陆。
  
  亘古存在的浮陆,上层一块块碎裂的陆地,接纳异族鲜血,吸收转化,使其成为蕴含能量的奇异水滴,蓬蓬落下。
  
  下层大陆,很多种植着奇花异草的片区,花草饱饮能量甘霖,茁壮成长。
  
  许多矿脉区,因能量的汇聚,将重新孕育出奇异的灵材地宝。
  
  浮陆开放以后,任由尹行天、俞素瑛这类依附于聂天者,去采集果实,或淬炼到器物,或强大着境界修为,消耗巨大。
  
  此刻,撕裂巨兽就是通过那些惨死的异族,来弥补浮陆的损耗。
  
  只要能量充沛,浮陆的奇花异草,天材地宝,终于再次孕育出来的时候。
  
  裂开的条条空间缝隙,涌出四大古老宗门众多圣域、虚域强者,流光溢彩的飞行灵器,晶莹如玉,四处飞逝着。
  
  由墟界、灵界而来的,各方异族族人,都变成被猎杀目标。
  
  “失去炼狱大尊,烬骨大尊,加上嗜血、通幽大尊,还有断魂大尊、奥菲莉雅的死亡,这场战斗获胜也是正常。”叶文翰远眺着哀嚎中的异族,颇为感叹地说道:“最巅峰的强者,才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没炼狱大尊、烬骨大尊,一头撕裂巨兽,就能令他们感到无助了。”
  
  姿态优雅地,屹立在黑玄龟宽阔龟背上的董丽,如踏着一片漆黑大陆。
  
  她没有动用黑暗之力,可血脉踏入十阶,以巨型化形态出现的黑玄龟,就将她衬托的,如黑暗女神般不可侵犯。
  
  因为,流淌着黑暗巨兽血脉的黑玄龟,已能从星河内,抽离各类能量,时时刻刻都在壮大着自身。
  
  黑玄龟的体积,慢慢地,超过了绝大多数异族大尊,还在持续膨胀着。
  
  “七星界海,将重归我们的掌控。”
  
  董丽垂头,居高临下地望着界海,看着有一束束血光,飞逝而入,道:“你看,众多异族族人的死亡,反而令七星界海的海水,缓缓地上涨不少。那些侵入各方星域的,从墟界、灵界而来的异族,也敢陆陆续续地斩杀了。”
  
  “我们坐镇于此,等候那些散落在人界各处的丧家之犬,主动过来即可。”叶文翰哼了一声,“他们在我们人族星域,造下的杀孽,也是时候被清算了。”
  
  “我唯一有点担忧的是,裴琦琦那丫头,消失了一阵子。”董丽皱眉,“七星界海这边,若有她在,将更为稳妥。只要封闭界门,墟界那边就算是再聚涌出强者,也不能到来。”
  
  “裴小姐那边,是虚灵教的事,我们就不清楚了。”叶文翰表态。
  
  “嗤嗤!”
  
  突有一道惊人雷电,不知从何而来,瞬息到了董丽身前。
  
  雷电顿住,化作袁九川。
  
  “雷魔!”
  
  认得袁九川的人,倏地一惊,失声惊喝。
  
  反倒是董丽,连一点惊惧不安都没,还奇怪地看着雷魔,讶然道:“袁九川,你突然来此作甚?”
  
  以她如今的力量,区区袁九川,已难伤其分毫。
  
  “奉命而来。”袁九川道。
  
  “奉命?”董丽心生好奇,“奉谁的命?”
  
  “将黑暗光轮赠予你的那个人。”袁九川答道。
  
  董丽眉梢一动。
  
  无尽黑暗,骤然从黑玄龟龟壳,从她体内涌出。
  
  黑暗将她,还有袁九川一并笼罩在内,导致叶文翰,还有四大古老宗门的所有强者,都无法看见她,也无法聆听到她和袁九川的对话。
  
  须臾后,黑暗又骤然消散,董丽和袁九川两人,重新浮现。
  
  “从灵界而来的,邪冥族和妖魔族族人,留一条生路,不要赶尽杀绝。”董丽突然发话,“最好将妖魔族和邪冥族族人,限制在某个域界和特定地区。当然,要是执迷不悟,或先前罪恶滔天者,杀了也无妨。”
  
  “九阶大君以下者,没有大错,就饶其一命。”
  
  “……”
  
  她不断地传达着命令。
  
  她给出的命令,都是针对灵界的妖魔族和邪冥族族人,保邪冥族、妖魔族的族人不死,这让四大古老宗门的众多强者,还有古灵族的族人,都一肚子疑惑,和不满。
  
  甚至于,尹行天、俞素瑛一众人,也很是奇怪。
  
  “为什么?”叶文翰道。
  
  “这事,等聂天从灵界归来,再做解释。”董丽歉意一笑,说道:“不好意思,还请叶老能谅解一下。”
  
  “董家小姐!”有一位别的势力圣域强者,听闻这个消息,突震怒起来,“我们的星域,就是被妖魔族攻陷的!我宗门弟子,很多被妖魔族所杀,如今我们好不容易占据主动,凭你一句话,就要放妖魔族、邪冥族一条生路,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了,罪恶滔天者,可杀。”董丽解释,“低阶血脉的妖魔族、邪冥族族人,可以网开一面,给两个种族,一个延续的活路。”
  
  “低阶的妖魔族族人,手上也曾沾满人族血迹,他们理当被铲除干净!”那人强势道。
  
  董丽蹙眉,神色不悦。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妖魔族、邪冥族,既然在人界落败,就该被灭绝。”那人见他沉默,更加大声地嚷嚷道:“不止是人界,我们还要通过大荒域的阵法,去灵界,将邪冥族、妖魔族、白骨族族人,将他们小崽子,都给诛灭干净,以绝后患。”
  
  “墟界的魔族,冥魂族族人,可以如此对待。”董丽再次说,“邪冥族和妖魔族,暂缓!”
  
  “凭什么?”那人怒吼。
  
  “就凭我说的。”董丽眯着眼,散发出危险气息,“你要是不认同,那妖魔族和邪冥族族人,你们自行清理。我们的人就袖手旁观,看你们去做如何?”
  
  “你!”那人暴跳如雷。
  
  四大古老宗门的强者,虽一样满腹怨言,却理智地保持着沉默。
  
  因为他们明白,人界的危难能化解,真正依仗的乃是聂天困住炼狱大尊、烬骨大尊,因为董丽、尹行天、俞素瑛等人的强大。
  
  灵界,第六魔域。
  
  有一隐秘的虚空通道,骤然吸纳涌动的魔气,使得空间畅通。
  
  “呼!”
  
  阎魔大尊巨象般的下身,从通道踏出,一脚踩在第六魔域的大地,似令整个域界,都震动了一下。
  
  “魔域,隔了那么多年,我终于再次回来了。”阎魔大尊嘿嘿一笑,作一滚涌的魔力光柱,瞬间冲开界壁,抵达灵界星河,“炼狱,没有想到我能回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