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少主?
    巨山般的炼狱大尊,强健至极的魔躯,沁出一滴滴精血。
      滴滴精血,似晶莹剔透的紫色果实,在其魔躯开花结果。
      每一滴精血,仔细凝神去看,都能瞧出包含着条条电芒,蕴含着暴烈而又汹涌的能量。
      “嗡嗡!”
      阎魔大尊用心聆听,甚至能从那滴滴精血内,听到诡异的低鸣轻啸。
      “一滴精血,和灵魂结合,能随时再造分身!”
      他大为吃惊,又深深地打量着,旋即就注意到闻名于上个时代的炼狱大尊,不止是精血哀嚎着,就连一截截魔骨,都“咔咔”脆响。
      眼前的炼狱大尊,分明处于被伤创,还远没有恢复过来的阶段。
      “阎魔!是你?”
      炼狱大尊一愣神,后腰处,突有一道赤红闪电,一穿而过。
      他禁不住地,发出暴躁的痛吼。
      “星空巨兽的骨头!”
      从灭星海而来的阎魔大尊,看到那赤红闪电的霎那,忽然就察觉出他的血脉,都被隐隐压制了一些。
      天地间,能令他的血脉,有这种感觉的,只有始源时代的霸主——星空巨兽!
      “哧啦!”
      带出一片血雨的闪电,绕了一圈,消逝到炼狱大尊背后。
      炼狱大尊慌忙转身。
      转身,意味着他的后背,是呈现在阎魔大尊面前。
      阎魔大尊当年,就是被他追杀逃离魔域,差点被其轰灭。
      一晃多年,已跨入高阶大尊行列的阎魔,从灭星海而来,定然对他充满了恨意,可他……还是敢将后背,暴露给阎魔大尊。
      这是因为,他觉得先前处于他后背的人,威胁力,杀伤力,显然是要超过阎魔大尊的。
      “竟然小瞧我!”阎魔大尊骤然暴怒,“炼狱!你当年能败我,能追杀我,是因为你的血脉等阶高于我!你我,虽然被称呼为那个时代的双子星,可是你要年长我许多!你和冰帝同归于尽,你的精血在炼狱血海,去重聚血肉时,我从没有懈怠过!”
      “今日的我,如你一般也是高阶大尊,你居然敢无视我!”
      撼天魔柱陡然绽放出,捅破云穹的魔光。
      阎魔大尊的精炼魔力,灌注到撼天魔柱,令那根巨型石柱不断地放大,在极短时间暴涨到数万米高。
      “呼!”
      撼天魔柱上,数不尽的魔纹涌动着,溅射出黝黑的电芒,朝炼狱大尊重重砸来。
      星空似突被震裂,传来“嘎吱嘎吱”的怪异声响,阎魔大尊激发的血脉天赋,含有坚韧、强化、锋锐等等属性,一一加诸到撼天魔柱。
      “撼天!”
      阎魔大尊咆哮着,从那巨型石柱爆冲而出的魔光,似令虚空猛地下沉,给人一种空间扭曲塌陷,磁场混乱无比的别扭感。
      炼狱大尊都神色微变,道:“跨入高阶大尊行列,你果然强了太多,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话音一落,炼狱大尊如山的魔躯,肩膀猛地一抖。
      他魔躯上,一滴滴的精血,“瑟瑟”地坠落下来,竟在一霎那凝为微缩形态的炼狱血海。
      血海一卷,就兜住砸来的撼天魔柱,从炼狱血海内传来的力量,竟在不断消减着重力,让那撼天魔柱的恐怖威慑,一点点地减弱。
      从背身起,炼狱大尊都没有回头,没有去看阎魔大尊。
      他的视线,他的注意力,始终凝聚在身前。
      身前的,另一人。
      “哧啦!”
      撼天魔柱的魔光,和炼狱血海内的气血之力,一秒时间,进行着数万次的碰击。
      可那撼天魔柱,终未能突破炼狱血海,如预期那般地,轰击向炼狱大尊的头骨。
      至强魔器被炼狱血海阻扰的阎魔大尊,稍稍侧身,然后就注意到站在炼狱大尊前方的那人。
      一位,血肉气息浓烈如潮,仿佛能吞没周边所有生灵气血的人族族人。
      那位人族族人,头顶璀璨星河,脚踏生机勃勃的陆地,背后似为一火焰秘界,燃烧着炽烈的毁灭焰火,九千米的躯身,还不是神之法相的变幻,而是实实在在的血肉……
      “阎魔大尊是吗?”聂天咧嘴一笑,“传说中,你当年的血脉天赋,比炼狱大尊都要强大。我听酆北罗介绍过你,你来灵界,来第六魔域,也是我的要求。”
      “你是……少主?”阎魔大尊一惊。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所谓少主,他也是近期才听说,其实并没有放在心里。
      酆北罗,雷魔,还有一些人对少主的夸赞,阎魔大尊觉得可笑。
      他怀疑,对少主的逢迎、赞美,夸大其词,只是为了方便少主来灭星海,方便将来得到他们的认同而已。
      被酆北罗传唤,特意来灵界,他也觉得是救援的。
      可现在……
      “炼狱大尊的重创,来自于你?”阎魔大尊犹豫了一下,才不确定地问,“还有,那个烬骨大尊呢?我听说,他也在灵界,也是追杀你而来的。”
      “烬骨大尊,被我的五大邪神傀儡牵制着,暂时是回归不了灭星海的。”聂天悠然一笑,“阎魔大尊,我让你来灵界,不是想要借助你的力量,去对付炼狱。我要你,现在去一个个魔域,整合残存的魔族族人。”
      “你要说服那些魔族族人,让他们听命于你,而不是炼狱大尊,不是墟界的魔族。”
      此话一出,炼狱大尊率先暴躁:“聂天,你以为阎魔能取代我?”
      “你死了,嗜血死了,奥菲莉雅,等等大尊都死了,那些妖魔族族人,自然要听命于阎魔大尊。”聂天一副理所当然的架势,“你和元魔大尊不同,你既然倾向于,成为墟界魔族一部分,那么,你就只能去死了。”
      “少主,为什么要将那些妖魔族族人,整合起来,要他们听命于我?”阎魔大尊费解。
      “你只要知道一点,你如果做不到的话,灵界的妖魔族,就会被我们灭杀干净。”聂天眼神一冷,“你,如果能成为妖魔族的新主,他们还有活路。”
      “啊!”
      炼狱大尊和阎魔大尊,齐声惊叫。
      “好!”阎魔大尊当机立断,旋即道:“我帮你,助你将炼狱轰杀!他死了,我一定能够如你所愿,率领残存的妖魔族族人!”
      “阎魔,你身为妖魔族族人,竟勾结外人,来对付自己族人?”炼狱大尊愤怒嘶吼。
      “我在灭星海,这样的事情,做了很多很多了。”阎魔大尊狞笑,“再说了,你难道忘记了,我当年是因为什么,被驱逐,被你追杀吗?”
      炼狱大尊一愣,旋即哑口无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