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非常人可及!
第六魔域,东方幽暗星河。
  
  一具庞大魔影,在血脉返祖后,以紫鸢的优美形态,飞逝而来。
  
  虚空距离,被转瞬拉近。
  
  “咦?”
  
  就要向炼狱大尊下手的聂天,神色错愕地,朝着东方看了一眼,旋即对阎魔大尊笑着说道“这时候居然还有新的加入者。”
  
  炼狱大尊目露喜色。
  
  阎魔大尊微惊,道“此地为妖魔族领地,突然而来的,该是妖魔吧?”
  
  “熟人。”聂天轻声一笑。
  
  “咻!”
  
  绚烂的光弘,如深紫色流星,从东方骤然闪现。
  
  紫色流星在临近第六魔域时,突凝做魔族阿加莎的原始形态,她远远看向巨型化的聂天,炼狱大尊,还有同样巨大化,以妖魔不灭体显现的阎魔大尊,妖媚的脸上,显出白日见鬼的神情。
  
  仅迟疑三秒,阿加莎以比来时更快速度,激发出精血,向别的魔域逃离。
  
  七星界海那边,涌入众多人族和古灵族的强者,导致墟界三大奇族,瞬间就死伤惨重。
  
  撕裂巨兽掌控着浮陆,摧枯拉朽地,将一艘艘星河古舰捣毁,令她的那些族人,霎那间暴体而亡,使得界门也失守了。
  
  眼看着,在人界的征战一败涂地,阿加莎自知继续逗留,只会成为追杀目标。
  
  她灵机一动,借助隐秘的域界通道,由人界悄然潜隐到灵界。
  
  她来灵界的魔域,是想借助残存的魔气,迅速恢复血脉力量,看看有没有办法,能够返回墟界。
  
  即使不能,也要躲避一阵子,等人界那边安全再看。
  
  “聂天和炼狱大尊的战斗,和烬骨大尊的厮杀,明明应该在中州域附近啊!”阿加莎内心咒骂着,血脉天赋爆发,滴滴精血汹涌燃烧。
  
  “相见就是缘分,既然来了,就别走了。”聂天忽然笑道。
  
  “呼啦!”
  
  那星辰天幕,化作一片灿灿星海,速度从其头顶消失。
  
  再现时,星辰天幕内的天星花,便摇曳生姿地,射出条条璀璨的星光神芒,硬生生将阿加莎的退路给堵死。
  
  在阿加莎眼中,前方便是一片璀璨星河,充盈着聂天的气息。
  
  “魔族,阿加莎……”
  
  受酆北罗的命令,由灭星海而来的阎魔大尊,硕大的眼瞳,闪现出怪异的光芒,他盯着阿加莎,见那阿加莎被聂天的星辰神域所困,欲言又止地说道“少主,这位魔族的阿加莎,那个……你最好能手下留情。”
  
  “为何?”聂天愕然。
  
  “这个,这个……”阎魔大尊垂着头,有些为难地解释,“我听闻阿加莎,和主上,似乎有一些渊源。主上,有几次都能杀了他,却屡屡放了她一条生路。”
  
  “主上?”
  
  “就是少主你的父亲。”
  
  “哦,没想到还真有点关系。”
  
  聂天微微皱眉,道“你照看一下炼狱,战或者不战,都随意。反正只要没空间通道,只要他不能离开灵界,就是我囊中之物。”
  
  话音一落,他轰然踏出一步。
  
  一步,就逾越数万里星空,流星赶月般,直达那星辰天幕。
  
  一头钻入星辰神域的阿加莎,冷不防看到他瞬息抵达,突然就绝望了。
  
  “放心,我只会禁锢你,以后再做处置。”聂天表情森然,脚下的那块陆地,有道道暗绿色的草木能量,从圣灵树,从七十二根参天古树狂飙而出,如能纠缠一切生灵的藤条,密密麻麻地,就捆缚在阿加莎的魔身。
  
  先前还以紫鸢形态,要逃离第六魔域的阿加莎,迅速收缩着。
  
  她收缩魔身,那些暗绿色的藤条,也随之变幻收缩。
  
  最终,暗绿色的藤条,还是牢实地捆住了她。
  
  “嗤嗤!”
  
  阿加莎连番动用血脉力量,爆发出电芒魔火,可就是挣脱不了,蕴含着生命真谛的藤条,被牢牢是禁锢着。
  
  “放弃吧,以你的血脉等阶,是不可能挣脱的。”聂天冷冷看着她,戏谑地说道“还记得在墟界,你也曾经以类似的手段,将我给囚禁起来。想不到吧?如此短的时间,你我的境况就颠倒过来,你成为了我的阶下囚。”
  
  阿加莎感到无比憋屈,抿着嘴,一言不发。
  
  墟界时,她向聂天下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聂天生擒活捉。
  
  如今,聂天擒拿她,同样是那么的轻松。
  
  这才过了多久?
  
  另一边,阎魔大尊满脸震惊,“如此……简单?”
  
  魔族阿加莎,既然是大尊级别,他在灭星海自然是知道的。
  
  尤其阿加莎,和聂天之父,还有一些谣言。
  
  灭星海那边,他们这边阵营的很多神域,还有初阶的古灵族大尊,都曾在阿加莎手中吃过亏。
  
  聂天,几乎一个照面功夫,就将阿加莎囚禁,超出了他对聂天战力的预估。
  
  “难怪,难怪炼狱那家伙,如此忌惮他。”
  
  阎魔大尊眼中,闪耀出若有所思地光芒,严阵以待地,盯着炼狱大尊,旋即就注意到此刻的炼狱大尊,悄悄释放出缕缕气血,像是在判断着,该由何处,以魔族血遁之术,迅速地离去。
  
  他突然喝道“炼狱,你想逃?你是惧怕我吗?”
  
  “你?”炼狱大尊脸色一横,“手下败将,你不配令我惧怕。”
  
  “炼狱!炼狱!”
  
  极远处,烬骨大尊的死亡丧钟,惊天动地的响起。
  
  白骨森森的烬骨大尊,慌不择路地,一路碾碎了第六魔域周边,众多的陨石,横冲直撞而来。
  
  他的众多骨头,都有明显的裂纹,他的死亡丧钟,始终在发出钟鸣。
  
  可死亡丧钟内,并没有死亡火焰燃烧。
  
  依循着炼狱大尊的气血,跌跌撞撞而来的烬骨大尊,终于抵达于此,第一眼看到的,反而是阎魔大尊。
  
  烬骨大尊一脸错愕,“你,你怎么在此?”
  
  “烬骨大尊!”阎魔大尊一呆,然后便狞笑起来,“你来的正好,我从灭星海赶来前,将你镇守的碎骨城,给摧毁了。没有你在,那座碎骨城不堪一击,让我觉得好生无趣啊!”
  
  “什么?”烬骨大尊暴跳如雷,“你,你敢摧毁我的碎骨城?”
  
  阎魔大尊嘿嘿笑着,“摧毁了又如何?”
  
  他已经看到,有五团涌动的青冥烟雾,沿着烬骨大尊来时的方向,已迅速赶来。
  
  从那五团气息中,传来的能量波动,让他都暗暗心惊。
  
  “那五位,就是聂天所谓的邪神傀儡吗?”阎魔大尊仔细凝望,待到青冥烟雾接近,终看到邪神恐怖的躯身,“酆北罗,竟然没有说谎,没有欺瞒我。这位少主,实非常人可及!”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