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真正糅合!
    五大邪神,气焰,愈发跋扈凶悍。
      “烬骨,你逃不掉的。”
      嗜杀邪神眼瞳冰冷如霜,如人形刺猬的躯身,一根根尖刺,都有数百米长,闪烁着冷硬的金属光泽。
      每一根尖刺,都有细密的纹络,烙印着血脉玄奥。
      “这具重铸的血肉躯体,比起没爆灭前,居然更强大,有更惊人的潜力!”嗜杀邪神的内心,充盈着喜悦和兴奋。
      他也能感应出,怨恨、恐惧、绝望、狂怒四位同伴,如他般,同样在惊叹着重获新生的躯身。
      残魂、意识一一聚涌,封印在石像的气血,融入之后,五大邪神已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
      他们现在是完整的,生前的种种记忆,在墟界时的经历,曾参悟的血脉真谛都觉醒了。
      正是如此,他们才愈发兴奋!
      因为,由聂天的一滴滴生命精血,为他们重新筑造的躯体,和他们未死亡前,冥魂族族人的躯体,是有巨大差异的。
      灵界,妖魔族有妖魔不灭体,白骨族有骸骨不破身,木族也有天木重生术。
      那些种族,都具备强悍,且各有玄妙的血肉之身。
      反而是邪冥族,还有他们冥魂族族人,血肉力量的强度,是远不如其他种族的。
      他们的优势,永远都在灵魂的认知和运用上。
      五大邪神早年翱翔墟界,称雄称霸时,依仗的也是灵魂的强大,而血肉躯体……始终都是劣势。
      他们五位的陨落,也和血肉的不够强大,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可现在……
      “噼啪!”
      嗜杀邪神血脉一动,一根根狰狞尖刺内,能隐隐看到青色电流溅射。
      根根尖刺,突爆出摄人光芒,如神兵利刃般,能洞穿众生血肉。
      他握着拳头,只觉得骨节硬如金玉神铁,纯粹的血肉之力,远远超过他没有死亡前。
      “未陨灭前,我的血脉永远受限于十阶,再也感应不出进阶的希望。”嗜杀邪神深吸一口气,暗暗道:“我甚至觉得,限制我进阶的,就是血肉的力量不足!新生之后,以新主人精血筑造的新躯,兴许能助我一臂之力!”
      “我们,也有类似感觉!”
      魂念互通的另外四大邪神,能洞悉他的所思所想,给出同样的判断。
      五大邪神,交换了一个眼神,纷纷扭头看了一眼聂天。
      他们的眼神,第一次显现出,真心的感激。
      是聂天,以自身的生命精血造就了他们,令他们复活重生,令他们残魂、意识重聚,并且给予了他们,超越当年自己的一个可能。
      “超脱十阶,成就至尊啊!”
      五位曾纵横驰骋在墟界,在三大奇族当中,有赫赫凶名的邪神,振臂咆哮,五种铺天盖地的负面能量,如五片看不见的深海,骤然将烬骨大尊笼罩。
      死亡丧钟的钟鸣,突变得悲凉。
      “啊!”
      才欲撤离的炼狱大尊,冷不防地,也被负面海洋淹没,神色骤变。
      阎魔大尊,也未能幸免,同样被波及。
      无影无形的负面海,唯有以灵魂感知,才能窥视其真容。
      负面海洋内,怨恨、恐惧、绝望、狂怒、嗜杀这五种以情绪汇聚的诡异能量,似源自死亡的众生临死前,最后的遗言和情绪宣泄。
      在那负面海内,烬骨、炼狱和阎魔三位大尊,仿佛看见许许多多的种族生灵,临死前经历的残酷场景。
      那些生灵,有墟界的各类种族,也有灵界的古灵族,木族、黑鳞族族人。
      三位大尊霍然明白,他们所看到惨死的众生,应该都是被五大邪神所杀,那种怨恨、恐惧、绝望、狂怒、嗜杀的负面情绪,有些竟然源自如他们一般的高阶大尊。
      这说明,巅峰时期的五大邪神,单个的战力,都能轰杀同阶者。
      “唔!”
      被暗绿色的藤条,束缚着的魔族阿加莎,凝视着五大邪神,时而恐惧颤栗,时而陷入狂乱弥漫,竟被影响了心智。
      她在失去理智,和时而清醒间,不断地转变着。
      聂天愕然,扭头看了几眼,才知道因为需要分神,去对抗勒紧她的草木能量,阿加莎在观战时,竟被五大邪神释放的负面海,隔空给荼毒。
      “那五个家伙,果然是越来越厉害了。”聂天也不由感叹,“阿加莎即便血脉等阶不足,可也毕竟是大尊,离的还那么远呢。”
      他的一道道魂念,倏地传递出去。
      汪洋般的负面狂潮中,从灭星海而来的阎魔大尊,觉得自己像是一艘小船,正经受着狂风巨浪的摧残。
      突然间,暴躁的负面海,一下子变得风平浪静。
      “你帮我看好阿加莎,帮我照看一下附近即可。”聂天的声音,从他耳畔响起,“炼狱大尊和烬骨大尊,我来慢慢消磨。”
      阎魔大尊一呆。
      然后,他就看到同样巨型化的聂天,星空横移,瞬间落入由五大邪神营造的负面海,一下子到了炼狱大尊前方。
      “嗤嗤!呼呼!”
      刺目的星辰电芒,毁天灭地的炽烈火焰,顿时从聂天的体内飞出。
      他将神域收敛,丹田灵海中的三枚灵丹,如能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的域界,令他举手投足时,都似被赋予了重重神力。
      草木灵丹狂涌的能量,和气血海完美融合,还能修复他的伤创,恢复他消耗的气血。
      “血脉,生命糅合。”
      聂天沉喝,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猛地绽放出暴躁至极的赤红血芒。
      血芒,就在负面海内凝为一头巨兽虚影。
      巨兽虚影,居然缚在聂天身上,像是铠甲般,成为他肌肤外层的一部分。
      一股狂暴、凶蛮、称霸星河的气势,无匹的力量,从那巨兽虚影传递而来,注入到聂天体内,令聂天似得到狂暴巨兽的血脉和力量加持。
      “这,可能才是真正的生命糅合,将别的生命种族力量,糅合到自身!”
      聂天眼睛明亮如炽日,他活动着臂膀,只觉得无穷力量,已经凝结起来,便朝着炼狱大尊的胸腔,打出了一拳。
      “蓬!”
      炼狱大尊动用精血,凝结的一层紫色血盾,霎那间炸裂。
      近万米的炼狱大尊,胸腔猛地沉陷下去,他嘴角的紫色魔血,如娟娟溪河般,止不住地流淌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