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狂暴战力!
    >    “痛快!”
  
      聂天哈哈大笑,雄伟躯身,闪烁着血玉般的晶莹光芒。
  
      仔细去看,能瞧见似有一头狂暴巨兽,以虚幻的形态,在那血玉般的皮肤上若影若现。
  
      肌肤下,暗含生命精华的鲜血,则是如长江大河,怒啸奔涌。
  
      其体内流淌的鲜血,既像是聂天本人,又像是那头巨兽。
  
      给人的感觉,那头狂暴巨兽,似融为聂天的血肉,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再来!”
  
      聂天欺身而进,又是一拳,重重砸向炼狱大尊。
  
      拳势一成,如要开天辟地,蛮横无敌的霸道之力,令五大邪神释放的负面海,都似被抽刀断水般分开来。
  
      “轰!轰轰!”
  
      炼狱大尊勉力祭出的,层层深紫色光盾,接连爆开。
  
      每爆裂一层光盾,炼狱大尊的嘴角,都多出一缕血迹。
  
      血迹一出,受聂天重重巨力轰击,又化作淡紫色烟雾挥发。
  
      “不错,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糅合!哈哈!”
  
      聂天放肆地狂笑,他那比炼狱大尊略矮一截的躯体,尽可能地靠近炼狱大尊,以纯粹而蛮横的血肉之力,连番轰击。
  
      “真是痛快啊!”
  
      那截骨头释放的血芒,凝做狂暴巨兽的虚影,以生命糅合的方式,像是成为他的铠甲,成为他另外一股力量源泉,赋予他狂暴战力。
  
      这是以往施展生命糅合,从没有过的奇妙感。
  
      以前,他动用生命糅合,冥冥中,像是自身化作狂暴巨兽,他似乎只是在增幅着那截骨头,增幅狂暴巨兽的力量。
  
      那种感觉,他是被动的,辅助的一方。
  
      而现在,他能酣畅淋漓地轰击炼狱大尊,是觉得狂暴巨兽成为他的一部分,觉得狂暴巨兽的力量,在增幅他的血肉。
  
      他为主,狂暴巨兽的力量,只是辅助。
  
      “那截骨头,被放置在星河深处,不断汲取着繁杂力量。又经过一滴滴生命精血的浇灌,还在七星界海,吞没众多血肉气息,使得小小一截骨头,却蕴含着极其恐怖的能量。”
  
      “因为骨头太强大,才造成以前的战斗,我被器物所控!”
  
      “而现在,随着我境界突破到神域,随着我通过那一位位大尊,不断洗涤强悍躯身,让我终于具备,以生命糅合的方式,令那器物以我为止,让狂暴巨兽的力量,汇聚于我身的能力!”
  
      “我的气血能量,也随之而暴涨了一个层次!”
  
      狂暴巨兽在最巅峰时,和墟界的碎骨大帝一战,两者同归于尽。
  
      白骨族的碎骨大帝,可是造就出灵界骸骨族,乃墟界白骨族的至强者,是和天魂大尊、黑暗之王同级别的至尊!
  
      来自于它的那截骨头,以前因为沾染着碎骨大帝的死亡精华,未能发挥出最大力量。
  
      如今,狂暴巨兽的余威,被聂天以生命糅合的方式,强行融为自身,瞬间令聂天的战力,攀升了一大截。
  
      “气血海!变!”
  
      生命能量磅礴如潮的气血海,骤然收缩凝炼,化作一猩红色的巨轮,就在其头顶显现,并缓缓转动。
  
      “生命血轮!”
  
      猩红巨轮,转动时,如碾碎了空间,绽放出无穷血脉。
  
      从炼狱大尊口鼻内,流溢出来的鲜血,蒸发而成的烟雾,竟被生命血轮吸引,“咻咻咻”地消逝在血轮。
  
      “咚!咚咚!”
  
      炼狱大尊的心脏,也在反常跳动着,他体内的魔血,激发血肉能量时,敏锐地察觉出,有一部分流失。
  
      炼狱大尊又猛地变色。
  
      “擎天之怒!”
  
      便在这时,凶焰滔天的聂天,硕大的拳头,令他所看到的星空都堵塞了,充满了他的视野,他的感知。
  
      爆裂的拳力中,如有诸天繁星加持能量,有焚灭万物的炽烈炎能,有吞没生机的气血之力,还有如利刃钢针般的魂力渗透。
  
      “呜嗷!”
  
      炼狱大尊咆哮着,束缚撼天魔柱的血海,陡然呼啸而来,化作无边的血之炼狱,试图阻拦聂天的狂暴之拳。
  
      如古老巨神挥动的拳头,拖曳着能量洪流,撞入炼狱血海。
  
      那片在魔域,素有神秘威名的血海,像是一个血腥的域界天地,被一拳打的爆灭炸开,使得无数血光飞溅,血滴如雨。
  
      “啊啊啊!”
  
      炼狱大尊的万米魔躯,骤然迸射出紫色闪电,似随着血海而爆裂。
  
      也在此刻,负面海之外,失去炼狱血海阻扰的撼天魔柱,被阎魔大尊又给收拢。
  
      他慢吞吞地,退到魔族阿加莎被禁锢之地。
  
      可他,始终朝向聂天和炼狱大尊,一双紫光熠熠的魔瞳,没有一刻脱离战场,没有看向阿加莎。
  
      他看着聂天似吞没了狂暴巨兽,突然战力暴涨,每一拳的力量,仿佛能震碎第六魔域!
  
      “炼狱大尊,即便是没有恢复到盛时期的力量,也比很多高阶大尊强大。这样的他,面对着少主的攻击,居然像是……没什么还手之力。”阎魔大尊嘴角泛出苦意,“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少主,当真是怪胎啊!”
  
      负面海,悄悄变动着。
  
      五大邪神就在里面,令白骨族的烬骨大尊,更多的骨头绽出裂纹。
  
      “灭星海的战役,我们本处于绝对劣势,要被迫唤醒混乱巨兽。混乱巨兽,被唤醒出来作战,成效还不知道。”阎魔大尊嘀咕着,说:“还以为,我来灵界是保护他。没料到……”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
  
      阎魔大尊很快就注意到,悬浮于聂天头顶的血轮,在他和炼狱大尊战斗时,一直悄悄地汲取着,从炼狱大尊身上散发的气血。
  
      血轮,再将吸纳的力量,反哺给聂天,令聂天始终气血旺盛。
  
      “连我,还有阿加莎……”
  
      丝丝缕缕的血肉精气,从他,从被束缚的阿加莎体内,也飞逸出一些,被那血轮吸收着,助涨着聂天的力量。
  
      “本来就不是势均力敌的战斗,这样下去,炼狱必败啊。”阎魔大尊盯着又看了一阵子,突道:“少主,炼狱要逃!”
  
      话音一落,炼狱大尊的躯体,忽融入几乎被打爆的炼狱血海,向第二魔域飞逝而去。
  
      “第二魔域,就是炼狱血海存在之地!”阎魔大尊惊呼,“他在第二魔域,战力会提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