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致命一击!
“第二魔域么。”
  
  聂天喃喃低语了一句,便洒然一笑,“无妨,我就让他回归第二魔域。我也想知道,在第二魔域,他的那片炼狱血海,是不是真的能够威力大涨。”
  
  阎魔大尊哑口无言。
  
  此刻,炼狱大尊万米魔躯,分化万千,融为一条条流逝向第二魔域的血水溪河。
  
  血水溪河,同样是炼狱血海的海水,分化而成。
  
  “哗啦!”
  
  条条血河,从第六魔域的所在星河,延伸向第二魔域。
  
  聂天不急不缓地,朝着第二魔域而来。
  
  “主人!”
  
  五大邪神的嗜杀邪神,轻喝一声,明耀的青色眼瞳深处,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炼狱大尊遁入了第二魔域,也还是在灵界。主人可以和我们联手,先轰杀烬骨大尊。烬骨大尊一死,我们配合主人的力量,斩杀炼狱大尊将会更轻松。”
  
  恐惧邪神也道:“炼狱太蠢了!他只有和烬骨大尊合力,方有一线生机。他逃亡第二魔域,不仅会害死烬骨大尊,还会害死他自己。”
  
  “主人,先干掉烬骨吧。”狂怒邪神喝道。
  
  聂天嘿嘿低笑,“不一样了,果真是不一样了。现在的你们,在我的感觉中,才是有独立意识,完整灵魂的生命。”
  
  五大邪神,竟然知道劝说他,先灭杀烬骨大尊。
  
  突然间,他就意识到去过冥域本土,吸纳封禁气血的他们,已将散落于三界的残存意识、魂念,彻底融为一体。
  
  五大邪神终于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复活!
  
  “不错,先杀烬骨!”阎魔大尊也附和,“烬骨一死,炼狱大尊缩入第二魔域,也只是死路一条。不论是人界,还是灵界,都没有他的立足之地。除非,他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抵达墟界,不然他只能等死!”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好吧。”聂天轻轻点头。
  
  诡异无形负面海的白骨族大尊,听着他们的对话,看到聂天点头,突吓的魂飞魄散,第一次生出深深恐惧。
  
  这种恐惧,还不是恐惧邪神带来的,而是发自于内心!
  
  “炼狱!”
  
  烬骨大尊怒啸声,竟凝为苍白的死亡光波,穿透了负面海,如一道死亡光柱,射向第二魔域。
  
  死亡光柱内部,有成百上千的森白电芒,衍化出种种死亡真谛。
  
  光柱,突然射向第六魔域。
  
  紫色光球的第六魔域,像是被一束苍白电芒,凿开了一个孔洞。
  
  苍白电芒,先穿透了第六魔域,然后继续向第二魔域而来。
  
  “哧啦!”
  
  第六魔域的内部天地,数不尽的森白电芒蜿蜒扭动,有森白火焰,蕴含着死亡气息,弥漫开来。
  
  众多生活在第六魔域的妖魔族族人,被电芒、森白的火焰捕抓,“蓬”的爆裂而亡。
  
  烬骨大尊,乃白骨族的高阶大尊,墟界都是那最强的一小撮人。
  
  他的死亡力量,散播开来,除非为十阶大尊,否则都会被强烈的死亡能量缭绕。
  
  第六魔域,本就是排名末端的魔域,连九阶大君都罕见。
  
  这也导致,烬骨大尊的死亡力量弥漫开来,几乎所有还在第六魔域的妖魔族族人,一碰,就死!
  
  死亡的妖魔族族人,逸出缕缕死亡能量,竟然受那死亡光柱的吸引,流向光柱,增强着光柱的力量。
  
  残存第六魔域的,血脉等阶较低的妖魔族族人,发出绝望凄厉的惨叫。
  
  那些被炼狱大尊勒令,退回到第六魔域的兰斯洛特家族族人,没有被聂天所杀,反而被烬骨大尊的死亡血脉,疯狂剥夺着生命。
  
  “烬骨大尊!你该死!”
  
  阎魔大尊暴跳如雷,急匆匆地,将撼天魔柱释放。
  
  撼天魔柱如擎天的魔力光柱,轰地一声,扎在第六魔域的大地,就堵在被死亡光柱洞穿的孔洞。
  
  魔力光柱上,无数繁复神秘的魔纹,骤然变幻为一片光幕。
  
  光幕一成,就不断蚕食着第六魔域的魔气,似为第六魔域专门凝结为一层气血结界,阻止死亡力量的蔓延。
  
  属于阎魔大尊的血之精芒,像是颗颗璀璨的紫色星辰,在第六魔域追杀着死亡颗粒。
  
  森白的电芒,火焰,逐渐被紫色的星辰找到,被魔力熔炼,被湮灭了烬骨大尊赋予其中的,死亡的能量和血脉奥妙。
  
  与此同时,阎魔大尊嘶吼着,一头冲向负面海。
  
  嗜杀邪神,已经看出这位妖魔族高阶大尊,是友非敌,高喝:“撤销!”
  
  负面海顿时消失。
  
  阎魔大尊的恐怖魔躯,瞬间加入战圈,和五大邪神合力,去围击烬骨大尊。
  
  “轰隆隆!蓬蓬蓬!”
  
  七位大尊,鏖战在一块儿,精血飞溅,魔光、冥力和死亡气息碰撞着暴涨,狂暴的力量,绽放着的光芒,令那片星空给人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那是一种,星空就要崩灭,扭曲塌陷,时空都不稳固的太恐怖。
  
  就连聂天,眯着眼看着那片战场,都觉得战斗的几位大尊,有点不真实,他们的力量影响了空间,令空间极其紊乱。
  
  “呼啦!”
  
  时不时地,有他们碰撞溅射的能量光流,逸入到第六魔域。
  
  从撼天魔柱释放的光幕,牢牢地庇护着魔域,成为另外一层,更为稳定而坚韧的界壁,令第六魔域没有被波及。
  
  其余的,一块块陨石,碎小的陆地,则是蓬蓬地化作飞灰。
  
  “七位大尊。”
  
  默然看了一阵子,聂天咧开嘴,低声嘿嘿一笑。
  
  “裂域!”
  
  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骤变为一赤红电流光河,内部万千细密的晶链,如血管,流淌着暴烈而充满着生机的血液。
  
  血液内,还有一粒粒,碎小的生命精芒,宛如碎钻。
  
  电流光河一闪,又猛地消逝。
  
  等再现时,如逾越了空间距离,诡异地出现于烬骨大尊的胸骨部位。
  
  “嗤嗤!嗤嗤!”
  
  无穷的血芒,疯狂地向烬骨大尊的胸腔渗透,渗透到那颗肉眼可见的,硕大而又强劲的心脏。
  
  那颗,不断迸射出森白电芒,缭绕着死亡火焰的心脏!
  
  “啊!”
  
  烬骨大尊仰头厉啸,啸声中充盈着无尽痛苦,似被千刀万剐,被凌迟般,痛不欲生。
  
  他垂头,看着胸口部位,看着多出的那截赤红骨头。
  
  看着,通过狂暴巨兽的骨头,以裂域破开他的气血壁垒,将生命之力注入的,源自于聂天的气血力量。
  
  浓郁的,磅礴的气血,透出惊人的生命能量!
  
  这类生命能量,若注入别的生命种族,如擎天巨灵、巨龙和古兽,那些古灵族族人恐怕会疯狂地欢迎,会激动若狂。
  
  可蕴含生命精华的能量,对他们白骨族族人,则是剧毒,是最恐怖的硫酸,是最要命的利刃!
  
  生命,死亡,本就是绝对的对立方。
  
  他的那颗,烙印着种种死亡法则的心脏,被狂暴巨兽的骨头凿开,被聂天以生命力量浇灌,就是致命一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