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大尊之死!
“这……”
  
  阎魔大尊的巨臂,缓缓从烬骨大尊背骨处抽离,他臂膀之上,还萦绕着丝丝森白如银的死亡气息。
  
  他脸上满是惊诧。
  
  上一秒,他还在运转魔力,去抵消死亡力量对他血肉的破坏。
  
  仅一霎,缠绕着他臂膀的森白气息,蕴含的死亡奥诀,便荡然无存。
  
  “血脉源头,为心脏。”阎魔大尊眼中魔光明亮,“心脏出了问题,释放出来的血脉奥妙,就会消失。对我等而言,心脏乃血脉的一切根源基础啊。”
  
  他突然后退一截。
  
  旋即,他就察觉出,和他一并围攻烬骨大尊的五大邪神,竟然也默默地,如他一般拉开了和烬骨大尊的距离。
  
  他们都看向烬骨大尊,看向,烬骨大尊的胸腔……
  
  “嗤嗤!”
  
  被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刺透的烬骨大尊心脏,如被烈焰焚烧,蒸腾出白茫茫的烟雾。
  
  烟雾中,一束束的死亡血脉晶链,如扭曲的电蛇,渐渐消泯散尽。
  
  烬骨大尊垂头,也在看向自己的胸腔。
  
  他的眼瞳,再也不复阴冷狠厉,反而是一种茫然,一种不知所措的奇怪神情。
  
  “喀!喀喀!”
  
  堪比神玉坚固的骸骨不破身,一段段骨头中的裂纹,似突然绽开。
  
  这位镇守一座碎骨城,在墟界、灭星海都威名赫赫的高阶大尊,犹如被搭建而成的白骨巨人,突然轰地散架。
  
  一截截断裂的白骨,从庞大骨身分裂。
  
  白骨,“咻咻咻”地,向骸骨族领地的方向遁去。
  
  “嘿!”
  
  阎魔大尊狞笑着,突然将撼天魔柱从第六魔域召唤出来。
  
  “撼天!”
  
  无穷魔光爆开,道道深紫色的光芒,追击着逃离的白骨,将那一根根白骨轰碎为齑粉。
  
  源自于墟界的五大邪神,也没有闲着,分头行动。
  
  “蓬!蓬蓬!”
  
  一截截从烬骨大尊体内飞离的白骨,都被找到轰破,碾为骨粉灰烟。
  
  至于那死亡丧钟,则是脱离了烬骨大尊的掌控,不再有钟鸣,只是静静地漂浮着。
  
  “回来吧。”聂天抬手一抓,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再次化作一道炽烈虹电,落入他掌心,“白骨族,一位高阶大尊,就这么死了。可惜,可惜这位乃白骨族族人。他的死亡血脉,于我有害无益啊。”
  
  烬骨大尊的那颗心脏,被其生命精血点燃,蒸腾出灰白色的死亡气流。
  
  死亡气流弥漫,竟在第六魔域旁边,形成一片辽阔的死亡禁地。
  
  那片区域,充盈着烬骨大尊残存的死亡气息,比第六魔域都要大,而且并非固定的,还缓缓地飘逝着。
  
  “高阶大尊啊。”聂天感叹。
  
  他是在五大邪神追杀烬骨大尊许久,在阎魔大尊参战后,逮到一个机会,动用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以裂域破开烬骨大尊胸腔的死亡结界,把自身的生命之力,直接注入其心脏。
  
  他的生命之力,就是白骨族的克星,一入心脏,便是致命剧毒。
  
  换了别的大尊,不论是魔族,还是冥魂族族人,他的生命之力,只能缓慢地,汲取对方的血肉精气。
  
  而这个过程中,对方有种种手段,能延缓或组织气血的流逝。
  
  只有白骨族,因血脉的天生相克,被生命之力渗透到心脏,才会如此脆弱。
  
  “白骨族族人,和我天生是对立的。”聂天皱眉,神色深沉严峻,“以后只要碰到白骨族族人,定要万分的谨慎!我的生命精血,能够破坏他们的心脏,他们的死亡力量,真要是渗透我的心脏……”
  
  一念至此,他也是脸色巨变。
  
  “恭喜主人!”
  
  嗜杀邪神卷动着汹涌冥气,如一阵风暴般,呼啸而来。
  
  “白骨族的高阶大尊,绝对非同小可。”他以无比崇敬的态度,向聂天说道:“就算是我们恢复巅峰,以个人力量,也没有可能那般轻松地,将这么一位高阶大尊轰杀。我们,想轰杀他,也必须付出惨痛代价。”
  
  “这个代价,可能导致我们,数万年时间,都被死亡之力侵蚀,无法去战斗。”
  
  “高阶大尊啊!”恐惧邪神也插话,“任何域界天地,高阶大尊都是寥寥可数的巅峰战力!我们刚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复活,对墟界的很多事情还不清楚,可我们相信,像烬骨大尊一样的强者,在白骨族也绝对不多。”
  
  “当然不多,整个墟界的白骨族,和烬骨大尊般的高阶大尊,也就四位而已。”阎魔大尊的魔躯,返回时,一千米一千米地缩小着。
  
  非战斗状态,魔躯的巨型化,还是会消耗气血。
  
  因此,他在确定烬骨大尊死亡之后,第一时间将妖魔不灭体的状态解除。
  
  “烬骨大尊在白骨族,战力排名第三。”等恢复常态,阎魔大尊才重新开口,“在整个墟界的所有生命种族中,烬骨大尊的战斗力,排名第九!”
  
  “排名第九的,一位高阶大尊的死亡,能影响三界的大局!”
  
  话到这里,他分明激动起来,“少主!真是没有想到,烬骨大尊居然在灵界而亡!他的死亡,我需要第一时间将消息,传递到灭星海!他死了,我们在灭星海的很多布置,都可以随之调整!”
  
  “调整?”聂天奇道。
  
  “把聚集向白骨族的力量,撤离一部分,去对付魔族和冥魂族。”阎魔大尊急忙解释,“我本以为,我从灭星海离开,会影响局势。嘿,烬骨大尊的死亡,可以解决很多麻烦。我们的不少计划,也能去实施!”
  
  “炼狱大尊还活着。”嗜杀邪神眯着眼,杀气冲天地说道:“索性将那位妖魔族大尊,一并给除掉。炼狱大尊死了,对主人,会有更大益处!主人的血脉,或许能通过他突破!”
  
  阎魔大尊一愣,旋即道:“也,也好。”
  
  “去第二魔域!”嗜杀邪神道。
  
  “这片死亡地带?”聂天皱着眉头,看向那片因烬骨大尊的死亡,而存在的诡异气场,“这里不解决,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只是烬骨大尊死亡后,他参悟的死亡真谛,他的残存气血形成。”嗜杀邪神回答,“除非是灵界骸骨族的族人,涌入其中,才能感悟那些死亡玄奥,或吸纳残存的死亡力量。对我们来说,没什么用。”
  
  “那口钟呢?”聂天道。
  
  “死亡丧钟啊。”阎魔大尊也头疼,“白骨族的重器,别的种族都难用。死亡丧钟的破坏,也极为困难,可能封禁起来比较妥。”
  
  迟疑了一下,他又说道:“交给我吧,你们先去第二魔域。”
  
  聂天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说道:“那好,你来处置死亡丧钟。”
  
  “多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