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平定灵界
    第二魔域,依然有众多妖魔族族人残存。
      聂天携带五大邪神,前往第二魔域轰杀炼狱大尊,势必也会导致不少妖魔的死亡。
      阎魔大尊虽为妖魔族叛逆,可毕竟也是妖魔族族人,他还肩负着,在元魔大尊消失之后,去统帅妖魔族的重任。
      因此,他不想在第二魔域,看着聂天对付炼狱大尊时,使得众多同族惨死。
      在聂天离去后,他先处理第六魔域,烬骨大尊遗留的死亡精芒,又去镇压封禁死亡丧钟,再将聂天斩杀烬骨大尊的消息,以秘密的方式,传递向灭星海,令那些和墟界三大奇族战斗的战友,能再做调整。
      ……
      第二魔域。
      和第六魔域不同,第二魔域远远看去,非球状形态,而是一片辽阔陆地。
      不规则的陆地,被紫黑色魔气界壁遮掩,以聂天的视线去看,都看不清陆地上的状况。
      动用生命血脉,方能隐隐感知到,一簇簇的生命气息。
      “咦!”
      他皱眉轻喝,脸色渐渐冰冷,“炼狱大尊,并不在第二魔域!”
      “不在?”嗜杀邪神一惊,旋即便动用血脉秘术,一团青蒙蒙的魂力云彩,从其眉心棱晶漂浮出来,就静止在第二魔域。
      云彩中,众多魂灵探测的光华绽放。
      聂天能看到,下方第二魔域的妖魔族族人的灵魂波动,都受云彩的感应显化。
      “还真的不在。”
      嗜杀邪神以灵魂探察的血脉秘术,判断出第二魔域的妖魔族族人,血脉等阶最强者,不过是八阶的血脉战士。
      “炼狱大尊飞逝的方向,就在第二魔域。”怨恨邪神插话,“我烙印了一缕怨念,混入他血肉。那一缕怨念,随着他来到第二魔域,然后才被他察觉,通过炼狱血海给炼化掉。他肯定到了第二魔域,然后应该是通过第二魔域的什么空间阵法,直接遁离。”
      “我也认为应该是这样的。”嗜杀邪神道。
      其余三个邪神,相继开口,讨论炼狱大尊的动向。
      他们的意见,迅速统一了——炼狱大尊由第二魔域遁离。
      然后,不消聂天吩咐,五大邪神以锋锐的躯身,破开第二魔域的界壁,像是狰狞的恶鬼般,齐齐降临第二魔域。
      而聂天,只是矗立在星河之外。
      忽然间,他意识到五大邪神恢复智慧以后,已经不再是所谓的傀儡。
      他们有血有肉,有灵魂、有独立意识,就是曾经在墟界横行的,五位高阶的大尊!
      “难道,仅仅只是天魂印的作用?”他暗自疑惑。
      被施加到五大邪神的天魂印,如五块棱晶,嵌入他们的眉心,像是强行扭转、改变了他们的思想,令他们认同自己。
      天魂印,如所有邪冥族眉心的棱形晶体。
      可那时的五大邪神,残魂、意识还没重聚,还对他满怀恶意。
      不知不觉间,五大邪神就在转变,变得……渐渐认可他,接受他为新主,心甘情愿为他去战斗。
      “真正的变化,除了天魂印外,还有一个关键点!”聂天眼睛一亮,“冥河!我在寂星海,在七星界海,在灵界。我参悟的冥河真谛,融入的冥河,加幽魂权杖!或者说,慢慢地,我真正得到了天魂大尊的传承!”
      一念至此,他觉得豁然开朗了。
      真正令五大邪神承认他的,可能天魂印占一部分原因,然而最重要的,还是他像是继承了天魂大尊的魂术精妙。
      他还承担着,指引邪冥族,帮天魂大尊的血脉后裔,找到归宿的责任。
      甚至,还要帮天魂大尊,洗涤暗魂域的那条被污秽冥河!
      “墟界,暗魂域!”
      那条被不知名力量污秽的冥河,也是天魂大尊遗留,造福了众多冥魂族族人,还有众多天魂大尊的魂之奥妙。
      “等灵界、人界事了,等战争平复下来,或许应该去暗冥域。”聂天思忖着,“有幽魂权杖,有五大邪神,加上我熔炼的一条条冥河。那存在于冥魂族本土,暗冥域的冥河,一旦剔出其中污秽,应该也能认可我!”
      “嗤嗤!”
      黑紫色界壁,被恐惧邪神的锋锐手臂,硬生生破开。
      天穹如被撕碎!
      辽阔的第二魔域,终在聂天眼底,清晰地呈现。
      陆地中央,乃一巨大坑洞,从那坑洞中透出浓烈气血。
      “主人,那边是炼狱血海。”嗜杀邪神站在巨坑上方,解释道:“炼狱大尊离去前,把炼狱血海的海水,都给抽离了。烬骨大尊释放的,一道死亡血脉,也延伸于此。但那死亡之力,在炼狱大尊临走前,给抹去了。”
      恐惧邪神发话,“炼狱大尊,通过一座祭台逃离。祭台逃离的方位,乃人界,原虚灵教副教主玄光羽的领地。”
      “玄光羽!”聂天一惊,“虚灵教的副教主,难道曾经和妖魔族,暗通款曲?”
      这个答案,怕是没有结果了。
      因为玄光羽,已经被裴御空所杀,魂飞魄散。
      “炼狱大尊,必然是隐匿了气息,流窜于人界。”嗜杀邪神很是遗憾,“人界广袤无垠,还有许多星河未被探测。他身为高阶大尊,一心要潜隐逃亡,是极难捕抓的。除非是精通空间力者,且具备极深造诣,才有希望在茫茫人界,将其感知锁定。”
      “大尊饶命!”
      “饶命啊,我们妖魔族和你们邪冥族,可是世代交好的!”
      “宽恕我们吧。”
      血水干涸的巨坑周边,散落着数百位,等阶在八阶、七阶左右的妖魔族族人。
      他们抬头,无比恐惧地看着五大邪神,发出祈求。
      五大邪神眼神冷漠,无动于衷。
      “这里,就交给阎魔大尊处理。”聂天沉吟一下,再次发话:“你们活动一番,在第一魔域,第三、第四、第五魔域,都搜寻看看。看看除了炼狱大尊外,还有没有别的妖魔族大尊,偷偷潜隐。”
      “好!”
      五大邪神飞身而去。
      妖魔族的六大魔域,距离相隔不算远,以五大邪神如今的力量,穿梭于星河,如青电划空。
      他们个个精通古老的魂术,气血和魂力相合,能在一个个魔域,轻易地找到至强者。
      并没有太久。
      五大邪神相继归来,重新在聂天身旁落定,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主人,强大的妖魔族族人,不在任何的魔域。另外几个魔域,最强者,也仅仅只是八阶血脉。”
      “他们的数量,也很少,残存者加起来,不过区区三千左右。而且,很多的血脉等阶,在七阶一下,不具备远渡星河的血肉强度。”
      “主人,第一魔域内,也没有储备什么魔力结晶,没有强大魔器,没有魔血存在。”
      “应该,都早早地,被迁移走了。”
      “……”
      聂天听完,神色愕然,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通知阎魔大尊,要他整合灵界的妖魔族族人。人界那边,有数量更多的妖魔,也需要他去坐镇主导。至于你们,你们分出几个坐镇灵界,然后再去几个到人界。”
      “人界那边,也有很多邪冥族族人,在冥河大尊、邪风大尊或消失或死亡之后,只有你们的存在,方能镇住他们。”
      聂天吩咐道。
      五大邪神拥有智慧后,许多事情一点就透,于是连连表示明白。
      “主人,您……不需要我的力量?”嗜杀邪神奇道。
      “暂时不用。”聂天给予回应,“我要去中州域,弄清楚中州域的诡变,源自于何处。我也要和那一株生命古树,再做交流一番。等这些处理好,我兴许会去墟界,或去灭星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