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疑云重生
    董丽一脸错愕地,去看聂天。
      以魂魄呈现的聂天,驾驭着幽魂权杖,除了为虚幻形态,和本体容貌几乎无差。
      他神色从容淡然。
      “你早知道?”董丽顿时反应过来,“那层奇异的膜,是怎么一回事?我的魂力,被黑暗光轮增幅,都再难渗透一丝。”
      “一层有众多怪异能量,精炼而成的能量膜。”聂天点头,“能量膜,应该在保护着什么。中州域的奇变,从地底深处激发,是突如其来的。我猜测中州域的地心,定然发生异变。”
      “你的魂念,能渗透进去吗?”董丽问。
      “还没有找到办法。”聂天坦然道。
      之所以释放出九大分魂,就是想知道分魂凝炼的魂力,有没有可能透过那层能量膜,入中州域地心。
      他记得,当年炎陆时,因那一簇神火,因聂炎的存在,地心结构便发生巨变。
      神火和聂炎,强行扭改大地脉络,于地心深处造就岩浆潭,再顺势铺展出,蕴藏天地极致炎力的繁复神秘大阵。
      大阵形成,炎陆开始向极炎星域,向周边域界汲取炎能。
      浓郁炎能的汇聚,造就了炎陆,使得阿加斯,还有众多修炼火焰灵诀者,认定炎陆将超越火灵域,超越圣炎山,注定成为三界所有火焰生灵圣地。
      炎陆,也确实朝着那方面衍变。
      而中州域,近期连番出现寒潭,金山,雷霆秘地,草木生机,是不是也预示着地心的结构,被悄然扭转改变?
      神火和聂炎,造就了炎陆,那么会是什么人,会是什么东西,去改变中州域?
      和大荒域的白骨门遗址,能阵法互通的秘阵,又是什么人构筑的?
      以赵山陵所言,那空间秘阵内,不存在所谓的气血之力,那就是和虚空灵族无关。
      没气血,和别的异族,也该没有牵连。
      三界众生,没有独特血脉的生命种族,除了人族,也有一些,可中州域和大荒域,都为人族领地。
      那么,造就阵法者,极有可能就是人族。
      “虚灵教的某物大贤或教主?”
      一念至此,他神色一肃,询问姬元泉,“姬老,你们虚灵教的历史上,可有精湛空间灵诀的大拿,曾在大荒域定居?或者说,有没有那位大拿,在我们陨星之地走动过?”
      “你是认为,大荒域的那座秘阵,出自于虚灵教的强者?”姬元泉一下子就领悟过来。
      “不是虚灵教!”赵山陵沉喝。
      聂天愕然。
      “虚灵教的空间灵诀传承,我通过虚灵塔,参悟了众多。”赵山陵表情严肃,“大荒域的空间法阵,和虚灵教的体系,根本就不一样!”
      “他既然这么说,和我们虚灵教,就应该没关系。”姬元泉顺着话,往下说:“那座虚灵塔,的确留有我教的传承。他说和我们虚灵教的体系不同,那就是不同。而且,我从知道这里,从知道有空间秘阵,就琢磨过。”
      “我确信,我们虚灵教应该没有什么前辈,在大荒域活动过。”
      “大荒域的空间秘阵,还有中州域的阵列,该和虚灵教无关。”
      俞素瑛、血灵子和尹行天等人,相继收回力量,撤销魂力。
      面面相觑时,他们都在摇头。
      神域中期的俞素瑛,连那层能量膜,都未能感知。
      更不要提,以魂力渗透那层能量膜,洞悉地底玄奥了。
      “呼!呼呼呼!”
      分散在外的,聂天的九大分魂,一一逸入第三代生命古树扎根地,重新融入本体。
      唯有其主魂,还是不死心地掌控着幽魂权杖,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尝试。
      借助黑暗光轮,艰难将魂力延伸到地心的董丽,都将黑暗之力给收回,表态道:“或许因为我的境界不足,我能做的,就是感知到那层能量膜的存在。想要渗透到下面,我目前还做不到。”
      战力的强大,并不意味着魂力一样精妙。
      董丽是因为黑暗魔石,因为黑暗光轮加黑玄龟,才能力抗大尊,令被黑暗之王血脉压制的魔族、妖魔族,处处受制。
      可她的真实境界,其实还不及聂天,未入神域。
      “我再试一次。”
      犹豫了一阵子,聂天的主魂,猛地激发幽魂权杖的力量。
      三条浑浊的溪河,从权杖内飘逝而出,居然朝着大地延伸。
      “冥河!”
      俞素瑛等人惊喝。
      三条虚幻冥河,如水融大海,就在中州域大地消逝。
      幽魂权杖绽放出青冥光幕,将周边虚空遮掩,而御动权杖的聂天主魂,则是从清晰形态,逐渐模糊化。
      众人一看,就知道魂影模糊,乃魂力急剧流失导致。
      看来,牵引出三条冥河,同时向大地渗透,极其消耗聂天的魂力。
      ——即使有幽魂权杖帮助。
      聂天的意识,仿佛和三条虚幻冥河融为一体,在他的感知中,有三个他,以虚无飘忽的形态,齐齐深入大地。
      不久,董丽所能感知的能量膜,果真就出现。
      “魂之渗透!”
      三条虚幻冥河,骤然大放清濛神辉,数不尽的魂文,如星璀璨,激发出种种魂之奥妙,向能量膜硬闯。
      “哧啦!”
      诡异的能量膜,突迸射出众多不知名的力量,硬是歼灭消泯了,冥河内的万千魂文。
      “这种能量,好奇怪。”聂天暗暗深思,“早年游奇邈,还在涡流域时,拉扯出一条混乱的能量溪河,要来攻击我。却在我的浑沌乱流下,受我的磁场牵动,反而被我掌控。我还借助那股力量,横行碧霄星域,毁去碧霄宗。”
      “有点相似,又似是而非。碎灭战场底部,埋骨混乱巨兽的奇地,那玄妙空间,气息也类似。七星界海的海水,也是由诸多力量混杂而至。”
      须臾后。
      聂天寄托在三条冥河的魂力,已快要流失殆尽,可那层能量膜,依旧不破。
      无奈下,他被迫收回力量。
      三条延伸向大地的虚幻冥河,又飞逝出来,融入幽魂权杖。
      “不行。”
      他摇了摇头,通过本体的分魂,和第三代生命古树沟通,“即使利用幽魂权杖的力量,以魂念渗透,也没办法透过那层能量膜,窥视到大地深处的场景。”
      “你试试,烙印在你胸口的碎星印记。”生命古树忽然道。
      “碎星印记?”聂天愕然。
      ……